※現代、九最、年齡差

※文不對題(。

 

 

他們相識的契機,來自於瞬間的眼神交錯。

 

那一晚,最光陰接到了朋友的求救電話。

朋友的弟弟因為失戀跑去他打工的夜店喝酒,結果等朋友一回頭就發現弟弟醉得不醒人事,他還要一段時間才能下班,又不放心弟弟繼續待著,只好拜託最光陰過來接他弟回家。

 

最光陰根據朋友所說的,發現了在吧檯那邊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青年,當他準備往青年的方向走去時,便看到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兩名陌生男人一人一邊扶起青年,想要將青年帶走。

 

沒聽說朋友還有找其他人幫忙的最光陰皺起眉頭,他一邊加快腳步一邊質問:「你們是誰?」

 

男人們離開的腳程更快了,察覺不對勁的最光陰要他們站住,但是音樂聲掩蓋了他的嗓音,加上夜店裡頭擁擠的人群變成了一種障礙,最光陰眼見雙方的距離越拉越大,正思考該怎麼辦才好的時候,就見到一名白髮男人從遠方的轉角處走了出來。

當兩個人隔空對視的霎那,最光陰想都沒想地出聲了。

 

「幫我攔住他們!」

 

白髮男人眨眨眼,他看了看正朝他走來的兩名男人扶著一個醉死的青年,又望向不遠處著急跑過來的少年。

把喝得爛醉又長得好看的陌生人帶走,類似的事情在這裡並不少見。

只是沒想到他難得和朋友過來這喝點酒也會碰到這種事。

 

朋友的包廂就在右前方,他可以當作沒發現少年的要求,直接走進去,不管這件事情,但──

 

兩名男人即將與白髮男人擦肩而過的那一刻,後者輕輕地嘆息一聲,而後便動手將人撂倒。當然,他有伸手幫忙抱住青年,以免人倒落在地。

 

最光陰跑過來以後看了一會青年的狀況,確定人沒有什麼大礙,只是睡死而已,才轉頭向白髮男人道謝。

 

白髮男人笑說,「舉手之勞而已。」

 

但,誰叫這少年不管是容貌還是氣質都很合他的喜好呢。

為了有認識的機會,他只能管一管這閒事了。

 

他本來想邀請少年進去包廂與他好好聊聊,但少年似乎趕著離開,於是他只能遺憾的從少年口中套出些許資料後才讓人離去。

 

「最光陰……原來還是我學弟呢。真巧。」白髮男人輕笑低喃,他抬起手推開了包廂的門,還沒走進去就聽到了朋友的抱怨。

 

「怎麼去一趟廁所這麼久?該不會順便『獵食』了吧?」

 

「唔,路見不平做了一件善事而已。」白髮男人坐了下來,托腮笑說:「再說,我可不是你。沒點感情基礎,我才不會下手。」

 

看著隨時都在散發賀爾蒙的白髮男人,朋友翻了個白眼,「你這招對我沒用,少做點無謂的事情,九千勝。」

 

「哎呀,我做了什麼嗎?」一臉不解。

 

「……」朋友與九千勝無聲相望一會,他在心中感嘆自己太久沒有見面,都忘了眼前這傢伙經常撩人卻不自知,「沒事。」

 

 

另一方面,幫忙照顧朋友弟弟的最光陰直到朋友回家才起身離開。

 

「麻煩你了,下次約個時間出來吃飯,我請客。」

 

「不用。」最光陰頓了一下,「但我想向你問一個人,一個包廂的客人。」

 

「啊?今天訂包廂的人還滿多的,說包廂數字我可不一定知道喔。」

 

「那名字呢?他叫九千勝。」

 

「喔,我有印象,今天有大我們幾屆的學長姐過來聚會,那屆最傑出的學長好像就是這個名字。當年帶他的人剛好是你的指導教授,你去問教授應該能知道更多事情──你怎麼會突然問起他?不對,你怎麼會認識他?」

 

「他幫了我一個忙。」

 

「瞧你耳朵這麼紅,該不會是被英雄救美,所以你想以身相許吧?」

 

「想太多。」最光陰一邊說著一邊往門外走去,他在關上大門前,順口補了一句:「而且,他救的人是你弟。」

 

「……等等你給我解釋清楚。」

 

最光陰沒有回答朋友的疑問,掉頭就走。

反正他也不怕對方追上來,畢竟朋友是不可能放他弟一個人在家的。

 

「九千勝,是嗎?」

他終於、知道了那個人的名字。

 

他讀高三的時候,學校帶他們去各所大學參訪,就是在那個時候,他遠遠見到了那人與別人談笑的畫面。

似乎是注意到過來參觀學校的高中生,那些人側過頭對他們笑了一下,然後轉回頭繼續聊天。

 

就是因為那個人,他才會來這所大學就讀。

只是後來,卻再也沒見過對方。

 

現在算算,那人當時已經四年級了,在他入學前,那人就已經畢業了。

但幸好,

現在有了相遇的機會。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