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他想跟他最敬重的師伯問一個問題。

 

師伯,你恨我嗎?

 

每個人都會犯錯,但不是都會有彌補的機會。

他害他的師伯遭逢了大劫,那一劫讓師伯失去了朋友,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

在那場劫難之後,他的師伯變成了小師弟。

重生的小師弟沒有師伯的記憶,但他一直都記得。

每當師伯提起他那個朋友時,臉上的笑容多麼開心、多麼溫柔。

那是他再也看不到的笑顏。

也是他的、過錯。

 

那一年,他識人不清,將心懷鬼胎的……友人介紹給師伯認識。

友人說他因緣際會之下找到了一處秘境,於是他就聽信友人的話語,拉著師伯與他的朋友進入了秘境。

沒想到,那是一處為了坑殺師伯朋友設下的圈套。

師伯直接將他送出秘境,當時的他憤怒又驚慌地向師父求救,師父很快就趕來並強勢打開封閉的秘境,然後,他們一進去就見到了師伯緊抱著朋友,周遭的土地全被血肉染成了艷紅色。

 

「師伯……」

 

師伯沉默地抱著朋友走向秘境出口,懷中已沒了氣息的那人逐漸從人形變化成犬型,他見那模樣,很快就想起那是只出現在上古典籍的神獸。

 

「你想做什麼?」

等到師父出聲攔住師伯後,他才發現師伯臉上浮現出了牡丹花紋。

 

「救他。」師伯像是怕懷中的人覺得不適,小心翼翼地換了個抱姿,「這劫,是由我帶給他的,我歸欠了他一條命。」

 

「那值得你用族中密術還他一命嗎?」

 

「修道之人,最重視因果。欠他的,我會還他,而後便再無相欠。」師伯甩開了師父的手,抱著朋友走出了他們的視線。

那是他最後一次見到師伯。

過沒多久,門派裡屬於師伯的本命燈,熄滅了。

 

這件事情成了他的心魔。

從那之後,他的道行再也沒有進展,師門的人都以為他是因為師伯的殞落受了刺激,畢竟他跟師伯的感情很好。

他說不出口,師伯之所以會殞落,全是因為他。

都是因為他誤信小人。

 

很久很久以後,師父帶回了一個小男童,並表示這是他最後一個徒弟。

他看著男童與師伯宛如同一個模子刻印出來的容貌,紅了眼眶。

後來,師父私底下跟他說,小師弟是師伯的轉世,既然已過輪迴,前塵過往就讓它隨風消散。

他當時也相信了。

 

師父會教導每個徒弟不同的武學,最初,小師弟是學艷身與箭術。

直到那一天,小師弟過來找他。

 

「三師兄。」

 

「嗯?」

 

「我可以跟你學習刀法嗎?」

 

「為何?」

 

「有時候,我會聽見有人跟我說『只要你再握起刀,我們就能再度相遇』。」

 

「這是你想學刀的原因?就為了一句沒有來由的話?」

 

「雖然我不知道說這句話的人是誰,但我總覺得我得找到他。」

 

他不發一語地看著小師弟好一會兒,見對方已經下定決定的模樣,最後只得嘆了一口氣。

「你真要學的話,我去跟師父講一聲吧。」

 

而後又過了幾年,在小師弟十六歲時,因為跟大師姊打賭賭輸的關係,得被大師姊裝扮一番並在市集待上一天。

小師弟並不知道,其實他們都躲在暗處偷看。

來來去去的百姓很多,卻沒有人多看小師弟一眼。

 

「哎!有個孩子停下腳步了。」

 

當他看見那個停留在小師弟攤子前的小男孩時,愣了好一會。

他突然覺得,

也許有些事情,早在冥冥之中就註定好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