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廉、無寒

※輕鬆向(?

 

 

 

 

 

廉莊的爺爺跟朱寒的爸爸認識,他們經常帶著小孩去對方家玩。 

每當大人在聊天,小孩就會一起去外頭玩。

兩人算是兒時玩伴。

 

幾年後,朱寒家搬到更遠的地方,兩家的來往就少了。

逢年過節時才會上門拜訪,平日偶爾會打電話,聊一會兒。

朱寒說:「我爸爸目前是司機,專門接送少爺上下學。少爺的家人很忙,幾乎都不回家。」

 

廉莊回:「這樣啊,那名少爺一定很寂寞吧。」

 

朱寒問:「對啊。所以我最近都在想,我能為少爺做點什麼嗎?」

 

「你可以找他玩啊。」廉莊提議。

 

「嗯?找少爺玩嗎?」朱寒想了想,「我試試看好了。」

 

一開始,朱寒還會找廉莊討論怎麼跟少爺相處。

後來,廉莊變成聽眾,專門聽朱寒稱讚他家少爺如何如何。

用詞還不會重複,每次都有新花樣。

 

上了國中之後,廉莊當了班長。

她的班上有個經常走錯教室的同學,名字挺特別的,叫北狗。

北狗也不是故意的,就是記性比較差。

幾乎每次上課鐘響前,廉莊看人還沒回到位子上,就得出去找人。

 

新的學期,班長換人當了。

但廉莊已經習慣,在上課前把迷路的北狗帶回教室了。

 

北狗記得的人名不多,除了家人以外,廉莊是他第一次記住名字的同學。

 

由於高中離家比較遠,所以廉莊選擇住宿舍。 

朱寒與她讀同間高中,於是她終於看見朱寒口中的少爺本人。 

  

嗯,不差。

就是看上去不太好相處。

 

對此,朱寒表示:「少爺對我很好,他只是習慣把情緒悶在心底而已。」

  

廉莊原本還懷疑朱寒這句話的可信度,直到朱寒和少爺在她面前聊天,她才知道原來一個人的變化可以這麼大。

 

那名少爺的溫柔,大概全都給了朱寒一人吧。

 

北狗也就讀這間高中,還跟朱寒同班。

廉莊則是跟他們隔了幾間教室。

高中的課業壓力比較大,再加上有的老師為了趕進度會晚下課,廉莊無法每節下課都去看北狗的情況,只能請朱寒幫她注意一下。

 

朱寒說最近北狗下課都趴在桌上睡覺,很少離開教室。

 

廉莊問了北狗,得到「沒什麼,只是太晚睡」的回答。

 

幾天之後,北狗到廉莊的教室找她。

 

「怎麼了?」

 

「喏。」北狗將東西塞到廉莊手中。

 

廉莊低頭一看,是一個鑰匙圈。從吊飾上面的裂痕來看,這個鑰匙圈曾經碎過,卻被人小心翼翼地拼了回來。

這是她最喜歡的鑰匙圈,從國中用到現在,哪怕臟了也不肯換。

上個週末,她們一群人去逛了夜市,回來後,她才發現鑰匙圈不見了。

這件事情,她沒有跟任何人講過。

 

「你……你怎麼知道?」

 

「妳不是很喜歡它嗎?但離開夜市後,我就沒看到它,所以我就回去找,可惜晚了一步,它被人踩壞了。」

 

廉莊抿抿嘴,這個人明明連她剪頭髮都沒發覺,卻比她更早察覺到鑰匙圈不見了。

 

只因為她很喜歡這個鑰匙圈。

 

廉莊做了幾次深呼吸,她抬頭笑著對北狗說:「……謝謝你。」

 

北狗點點頭,繃緊的身軀瞬間放鬆,「那我回教室了。」

 

「好。」

 

廉莊望著北狗的背影,直到他快走到自己的教室,她才轉身進去。

北狗站在教室門口,他轉頭瞄了一眼廉莊的教室方向,看人已經回教室了,便也踏進自己的教室。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泠 的頭像
冷泠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