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秩序者分為三派──公會、教會、學院。

學院又分為兩系,有天賦異能者為武系,畢業後就是公會成員;天生靈力敏銳者為法系,畢業後成為教會的一員。

他剛進入學院時,學院為了他的系別傷透腦筋。他的天賦無法用來攻擊,卻足以影響世界秩序;他的靈力天分極高,但他卻在教會的黑名單裡頭。

 

「啊啊──那個混帳又把燙手山芋丟給我們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辦事人員對著他的檔案抓狂大叫,他則是坐在一旁喝著茶,悠閒地欣賞別人苦惱的模樣。

 

「讓他進入武系吧,」聽說是武系最資深最老的咒語法師頂著娃娃臉做出無辜表情,「靈力天賦高的話,使用咒語,殺傷力應該不輸給異能吧。」

看到辦事人員猶豫的神情,娃娃臉開口補上一刀:「他用初級火球祈禱詞把今年的教會新成員殺得片甲不留,而且還沒用符咒那些輔助道具喔。懷疑的話,可以去醫療部膜拜那些焦炭。」

 

「……你們這群人間凶器。」辦事人員把程序辦好後,將學生證遞給他。「從今天起,你就是武系的新生。那個娃娃臉是你的導師,他會帶你去教室,別看他那樣,他上周剛過完N萬歲生日。」

 

「你沒聽說過年齡是男人的秘密嘛!」娃娃臉抗議。

 

「所以我很好心的用N消音了。」

 

然後,他愉悅地看完一場唇槍舌劍的好戲後,開始了他的學院生活。

 

 

學院為了讓學生提早適應畢業後的工作內容,不管是武系或法系,每學期都有一堂叫做「實戰」的必修課,這堂課是根據公會、教會給的積分算成績,至於積分多寡則是看任務困難度而定。最簡單是E級、最困難是A級,依此類推。

 

他看著手上那張公會交給他的強制任務單,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第一個任務就是A級啊……看來這學期的實戰可以稍微打混摸魚了。

彈了彈任務內容,笑容多了一絲嘲諷。

阻止世界崩潰,的確只有他能做到。

用他的天賦。

 

之後,他走到學院的傳送門面前,將任務單放在門旁的桌子上,傳送門上面的法陣開始運作。很快的,門就開了,他將任務單收起來,走進門的另一端。

 

這是一個修真小說的世界,故事內容簡單說就是主角從默默無名的弟子逐漸爬到高峰,但在升仙的天劫到來的前一刻,他的道侶被人算計而死,他因此走火入魔,差點被天劫劈得魂飛魄散。最後,他替道侶報了仇,在他與道侶相遇相識相愛的地點隱世而居,成了一個人敬三分的散仙。

如今,這個主角卻跑到同人世界去。公會、教會接到通知後,因為這事情的難度不高,所以將任務轉交給學院。學院派出一組人馬負責去將人抓回來,並且處理後續,將偏移的故事導正。他則是在主角回來之前,穩定世界,避免崩塌。

 

「真是……」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色,他自嘲般地笑了。

在故事裡,提到他的只有這句:「……的玩伴因為沒有靈根所以無法成為弟子,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聽到這位玩伴的消息。」

他的天賦不屬於金木水火土任何一種,因此被判定是沒有靈根天分的廢物。

只不過離開不到半年的時間,這些事情卻好像是上輩子發生似的,感覺那麼遙遠。

 

他搖搖頭,閉上眼冥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再度睜開眼,這時,他的面前多了一個孩子,孩子對他笑著打招呼:柰柰,好久不見。

 

「別叫我那個小名。」他無奈地戳了戳那孩子的額頭。

那孩子是這個世界的「規則」,他的天賦就是與「規則」溝通。

 

孩子眨眨眼,澐澐呢?

 

「他嘛,跑出去玩了,不過很快就會被趕回來。」

 

哼,居然背著我偷跑。孩子嘟起嘴。

 

「吶、要不要看澐澐的好戲。」他惡劣地笑了。

 

他在冥思的那段時間與同人世界的「規則」搭上線,他蹲下去在大地上畫個咒陣,陣法發光後,變成一個圓形的鏡子,鏡中是同人世界的場景。

 

 

「你不屬於這個世界,迷惘之人將會在主神的指引下找到歸處。」教會小組一半的人困住男子,一半的人佈下強制返回法陣。

公會的人則是在旁邊消除女子的記憶。

 

「翎兒……這世界的我將翎兒保護得很好。」男子看向昏迷過去的女子,而後一臉滿足地笑了,「既然翎兒過得開心,那就好了。嗯,這樣就很好了……」

只要別像那個世界的他們一樣,陰陽兩隔就好。

 

然後,教會、公會的小組在男子被強制送回自己的世界後,開始收拾殘局以及處理後續事項。

 

回到原本世界的男子笑嘻嘻地躲過友人的攻擊。

 

「要不是這世界沒了你會崩潰,我真想將你大卸八塊然後來個碳烤火煮冰凍等一百種吃法。」他挑起眉,順手丟了幾個攻擊法咒。

 

「哎,火氣別這麼大嘛。多虧你的幫忙,這世界才能撐到我回來。」

 

「所以,你那個很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去看一下翎兒的笑容啊,我都快想不起她的容貌了。」

 

「……」啪的一聲,那是理智斷裂的聲音。

 

「等、等等,手下留情啊!」

 

「就為了這種小事,花費那麼多時間精力找公會發任務給我接?」

 

「哎呀,別生氣嘛。」男子的笑容多了些許苦澀,「翎兒她已經逝去太久太久了……雖然我不想,但她的一顰一笑仍會在歲月的沖刷下退色……我不想忘記她。」

故事的結局是他成了世外高人、從此遠世而居。

於是,他只能待在那個、與翎兒相遇之處,看著依舊華美的房舍、涼亭,日復一日地感嘆景物依舊、人事全非。

 

「看在你這麼悲慘的份上,我就放過你這次的任性。」

 

「真是感謝你大發慈悲。」

 

「別謝,你的處境提醒我並不是每個當主角的人都很爽快。幸好我只是路人甲。」還是那種只有一句話稍微提到的炮灰路人。

 

「請不要在別人的傷口上灑鹽。」男子無奈。

因為他是這世界的主角,所以他不會死也不能死。即使他多麼想隨著翎兒入黃泉。

永恆地活著、獨自一人活著,是最殘酷的事情。

 

他只是看著男子的苦笑沉默不語,他知道,他們都無法改變所謂的命運,所以終究會學著接受、懂得將傷痛降到最低。

除了這樣,他們別無選擇。

 

 

任務結束之後,他看著實戰科目現在擁有的積分,冷冷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