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黃沙之中,隱約能見到一棟又一棟荒廢的建築物。

曾經,這裡是市區最熱鬧的街道。

直到幾年前發生一場災難,人們搬移到其他星球,無法離開的,便被留了下來,跟著這些房屋一起被沙子掩埋。

這不是第一顆因為資源消耗殆盡而被放棄的貧瘠星球,也不會是最後一顆。

 

久無人跡的星球在今年初迎來一名回家的青年,之後便是一波又一波為了青年而來的訪客,那些客人如同曾經待在星球上的生物,最終都一起被掩蓋在沙漠之下。

星球的氣候還沒惡劣到人類無法生存的地步,青年靠著自己帶來的行李以及那些訪客留下的物品,在星球上待了一年。

 

青年披著黑色斗篷在沙地上行走,剛好跟來到這裡的新訪客打了照面,那是一群拿著槍械的蒙面人。

他反應靈敏地躲到一旁的磚牆後面,下一秒就聽見子彈打在石頭上的聲音。

藉著對地形的熟悉,青年在荒涼的街道裡繞著圈,卻遲遲甩不掉緊追在後的那些人。

 

最後,青年跑進某棟殘破的廢墟,過了一會兒,蒙面人也追了過來。

他們互相看了一眼,決定兵分兩路,一隊進去廢墟,一隊繞到建築物的後面,想前後包抄這趟的目標。

目標只不過是剛滿二十歲的青年,這樣的年紀在他們面前,跟剛學會走路的嬰孩差不多。

他們輕而易舉的,就將目標逼到了絕路。過程太過順利,讓他們不禁感嘆青年實在是對不起自己身為S級通緝犯的身份。

 

殘墟裡幾乎沒有能夠藏身的地方,而青年也沒有躲藏的意思,他坐在半毀的樓梯上,跟拿槍對著他的人們打了聲招呼,那些人給了他一記擦破斗篷的子彈當作回應。

斗篷的破洞下是青年蒼白的肌膚,上頭多了一道擦傷,流出了幾滴血。這時,外頭刮起了風,風聲蓋過了從地下傳來的微弱動靜。

 

帶頭者瞄準了青年的心臟,嗤笑:「給你十秒鐘的時間,有什麼遺言儘管講。」

 

「遺言嗎?我又用不到,當然是沒有什麼好講的。」青年偏頭,「你們好歹也是S級的隊伍,就沒有想過這附近的屋子這麼多,我為什麼偏偏挑這一棟嗎?」

 

他們來不及思考青年話中的意思,就被從地板縫隙鑽出來的蜘蛛絲綁住,伴隨此起彼落的慘叫響起的槍聲,持續了好幾分鐘。

只是被蛛網困住的他們,手上的槍再也無法傷害到青年。

 

青年又等了一會兒,被血液染紅的蛛絲才縮回地上的隙縫裡。

他看著散落四周的血跡肉塊,刺鼻的腥味瀰漫整個空間,青年挑了挑眉,起身走下樓梯,轉頭往不起眼的角落邁步而行。

 

在那個角落有一個手掌大小的洞,像這樣的塌陷,在廢墟裡多得是,並不起眼。除非長時間往洞裡看,才會發現藏在地底下的那顆巨繭。

 

當青年來到這顆星球上時,那顆繭只有他的掌心大,經過將近一年的餵養,才漸漸長成與人同高的大小。

 

「我該稱讚你終於懂得吃營養的部位,還是該煩惱你開始挑食的壞習慣?」青年對著洞裡的繭,似抱怨似調侃地問著。

 

而後,從洞裡傳出一聲冷哼。

 

青年揚起嘴角,「能出聲,看來恢復得差不多了。還需要我找食物過來嗎?」

 

「不用。」

 

「好吧,我可是很期待你出生的那一天啊,畢竟是我含辛茹苦……」青年還沒說完,就被噴了一身蜘蛛絲。

 

「廢話就收起來。」

 

「真凶。」

青年瞄了一眼身上被子彈擦過的地方,傷口剛好被蛛絲包起來。他沒有再開口說話,只是心情愉悅地哼起歌來。

 

星球上的基地台已經廢棄,只有用特製的儀器才能與外界聯絡。

青年拿出同僚交給他的通訊工具,一開機就收到對方傳來的十幾則訊息,內容不外乎就是問他們何時收假回來上班,他都快過勞了。

毫無同事愛的青年馬上戳破同僚的謊話,對方不甘示弱,兩人鬥嘴好一會兒,青年才拉回正題。

 

戮世摩羅:下個月就回去,不用再丟誘餌了。

 

雖然同僚馬上就已讀了,卻過了幾分鐘才回覆。

 

策君:朕知道了。

 

戮世摩羅:人在旁邊說一聲就好,有必要看這麼久嗎。

 

青年看著「對方正在輸入訊息」的狀態跑了幾秒,就變成「對方已下線」,猜想大概是同僚在搶回去的過程中,又不小心摔壞了吧。

 

他伸了個懶腰,環視周遭景色。

雖然在這裡生活了十年,但在災難來臨前,他只看過兩次地面上的風景。

一次是小時候剛被帶來這裡時,回頭看的那一眼,然後他就在地下室當著日復一日的實驗品。

另一次則是循著血腥味而來的魔將這裡的人幾乎吃光,他是唯一的倖存者,因為魔在走到他面前時已經吃飽,就把他帶回巢想做儲備糧。離開之前,他回頭看了一眼生活多年的地方。

 

後來,魔族內鬥,他又換了地方待。

這些年,他從一個沒有戶籍的人類變成S級魔族通緝犯。

 

青年掃了一眼角落的洞,在那下面的,是為了救他而變回繭的魔族。

 

現在的日子,並不算太糟。

 

他想。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泠 的頭像
冷泠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