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人綺總&魔族小最

※雖然出坑了,但還是想說句:「綺與最的故事,永遠的未完待續。」

 

 

 

 

暗夜的雲遮住了星空,獨留血色的月亮,今晚是十年一次,屬於魔族的「狂歡夜」。在這個夜晚,所有魔族的功力都會倍增,比平常更難應付。因此,除非是開出令人心動的高價酬勞,否則是請不了驅魔人出手的。

 

一道白色的人影快速穿梭在漆黑的樹林中,在他經過之後,旁邊的草叢與樹木都被銳利的物品給砍半,要是他再慢個半步,被砍中的就是他了。

 

綺羅生一邊閃躲魔族攻擊一邊在心中計算距離,現在已經離村莊夠遠,就算魔族察覺不對勁而逃跑,他也能在對方接近村莊以前就將人解決掉。

這次的狂歡夜委託多到不尋常,即使報酬很高,他還是沒有接下任何委託,並回到出生的村落。

十年前的那次狂歡夜,他剛被送到教會沒多久,還沒正式接觸驅魔的事情。他跟其他人在教堂裡待了一晚,隔天就聽到有高階驅魔人的故鄉被魔族毀掉的消息。

 

 

追在綺羅生後頭的幾名魔族發現前面的人類停下了腳步,他們彼此對看一眼,將這名人類包圍起來,站在綺羅生面前的魔族挑起眉頭,「嘻嘻,不跑啦?我還沒玩夠呢。」

 

「換個遊戲玩而已。」綺羅生說完,手中憑空變出一把扇子,在魔族看清楚那把扇子的模樣後,全都沉了臉色。

 

雖然驅魔人的武器有很多種,但使用扇子的驅魔人只有一個。

 

認出對方身分的魔族往後退了幾步,觸發了人類不知道什麼時候設下的咒印,被金色的枷鎖捆住了腳,「綺羅生,你該不會以為一個人就能對付我們吧?」

 

綺羅生側過身避開魔族尖銳的指甲,抬手在對方額頭打下一個咒印,「不試試看,又怎麼知道能不能呢?」

毫髮無傷是不可能的,不過這些魔族的功力也無法將他逼上絕路。就算魔族抱著同歸於盡的念頭,頂多只是讓他重傷罷了。

 

似乎是被綺羅生的話給激怒了,魔族毫不猶豫就進入了狂化。狂化會將魔族的功力激發到極限,但會讓魔族失去理智,完全憑本能戰鬥。

這情況也在綺羅生的預料中,只是比他預估的時間還要早發生。

 

綺羅生以手臂被劃一道傷口為代價,重創其中一個魔族的心臟,胸口被開了一個大洞的魔族很快就變成灰燼消散了。

顧不上因為太深而血流不止的傷口,綺羅生轉身用扇子擋下魔族的攻擊,並反手攻向另一個魔族。

 

專心打鬥的驅魔人與魔族都沒有注意到,當人類的血滴落到地上後,地面出現了深紅色的咒紋,並逐漸向四周延伸,直到它包圍了整座樹林,完成一個巨大的咒陣。

在咒陣出現的瞬間,位在樹林深處的一座廢墟倒塌了,碎裂的牆壁底下,是一名沉睡的少年。少年的睫毛動了動,慢慢睜開了眼,當他醒來之後,龐大的魔氣壟罩了整座樹林。

少年望向綺羅生所在的方向,邁出了腳步。

吸引他的血腥味來自於那裡。

 

 

綺羅生轉頭看向樹林深處,那裡突然出現一股濃厚的魔氣,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厲害的魔族。

 

見綺羅生分心,魔族抓準這個時機,正要撕裂人類的身軀,卻被斬斷了手臂。

 

因為魔族慘叫而回頭的綺羅生,對上一雙淡然的琥珀色眼瞳。

下一秒,綺羅生就發現對方身上的魔氣,與樹林深處那股強烈的魔氣是一樣的。

 

少年握住綺羅生的手腕,低下頭想舔舐對方手臂上的傷口,卻被對方迴避了。他抬起頭,平淡的神情多了一絲疑惑,「九千勝大人?」

 

聽到那個名字後,綺羅生想起小時候曾經聽過的傳聞。

 

百年前,有名人類與魔族沉睡在樹林的某一處。

人類的名字是九千勝,是很有名的驅魔人,但他與魔族相愛之後,他的名字便被教會抹去,很少人知道他的存在。

至於魔族,除了名字,沒有任何紀錄。

 

「最光陰。」綺羅生將魔族的名字說出口之後,見到了少年的笑容。

 

雖然只是微微揚起嘴角,卻在他心頭刻下一道痕跡。

從此難忘。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