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兵與嚮導的能力互補,然而兩者之間的關係,更像是一種共存的依賴。


哨兵需要嚮導來梳理精神思維以免情緒越來越躁鬱,最後徹底失控,成了敵我不分的人形兵器,走上自我毀滅的結局。
而嚮導,強大的精神力能夠讓他們入侵別人的意識,也能建起精神屏障隔絕外界來保護自己。
越是高階的嚮導,能建構的屏障就越大,如果他們想,他們可以將真實的自我徹底與外界隔離,少掉情緒的干擾,能讓他們做出更中立明確的判斷。但這樣的存在,不僅容易被別人忌憚,也會因為少了情感的表達,而被當作可以任意捨棄的棋子。


就算能力再怎麼強大,沒有任何弱點的嚮導,公會是不敢留著的。當公會判斷這名嚮導是無法控制的,就會將嚮導列入「不穩定因素」,盡量讓嚮導去執行危險的任務,想盡辦法將之除去。

 

在九千勝遇見最光陰之前,也曾經一度被嚮導公會列入觀察名單中。


事實上,最光陰成為E級哨兵後,哨兵公會曾私底下詢問嚮導公會,是否要提升最光陰的待遇。
歷年來,不是沒有資歷相差巨大的搭檔,級別比較低的那方,要與別人相同待遇、還是看在搭檔的面子上提升獎勵,都是由兩邊的公會根據當事人的情況來協議。
九千勝身為一個被S級哨兵避之唯恐不及的嚮導,這次難得看上一個哨兵,原本以為嚮導公會那邊給的答案是肯定的,哨兵公會都把資料準備齊全了,結果卻收到讓他們楞在原地的回覆。
「在他升到C級前,不用特別關注。」

 

明白低階哨兵多不受重視的公會再次確認了答覆,「C級前,最光陰的待遇與同級哨兵相同?」

 

對於哨兵公會的疑問,嚮導公會的回答是:「『刀神』仍在觀察名單之中。他對於這名哨兵的青睞,是一時興起,還是真的在乎,或是演給我們看,還得繼續觀望情況。」

 

至於之後,為此被九千勝暗中捉弄多次的哨兵公會做何感想,就不是嚮導公會在意的了。

 

 

九千勝有個不為人知的小煩惱。

 

哨兵每次使用能力之後,起伏的情緒多少會影響到思維,一次兩次不會有差別,但日積月累之後,沒有嚮導的精神梳理,哨兵就很容易發作狂躁症。

 

即使低級哨兵的任務不會太困難,九千勝還是很關切最光陰的狀況,幾乎每次任務結束之後,他都會查看一下最光陰的精神思維,結果卻發現沒有任何一絲變化。
發覺不對勁的他花了幾天旁敲側擊,才得知最光陰從朋友那邊學到一些小技巧,可以大幅降低發動能力對精神意識的影響。


這是沒有嚮導搭檔的哨兵,才會使用的小技巧。

 

雖然大概能猜到少年只是想減少他的負擔,但九千勝還是稍微動怒了。

 

最光陰原本正在和精神獸玩,隱約察覺到精神聯繫有點變化,便抬頭望向九千勝,「九千勝……你在生氣?」

 

「最光陰。」九千勝走到少年面前,「為什麼使用那種招數?你知道那是沒有嚮導的哨兵才會用的嗎?」

 

「我知道。」最光陰主動抱住九千勝的腰,蹭了一下對方的肩膀,「但總有一天,我們會一起執行高階任務,我不能總是麻煩你。」

 

你可以多依賴我一點。
九千勝最終仍是沒有說出這句話,而是拍了拍少年的頭髮,不再提起。

 

他希望少年倚靠他的能力,卻又覺得少年努力追上他的模樣很可愛。

 

說不出更想看到最光陰哪種樣子的九千勝,今天依舊煩惱著。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