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最、網游、合作接龍

 

 

最光陰是被簡訊的通知聲給吵醒的。

昨天他打完本,跟隊裡的人說了幾句話就下線休息了。在他睡著前看了一下時間,當時已經將近凌晨一點了。

雖然他跟師父說今天是早八的課,但事實上,他今天只有下午的課。早上的課因為老師今天有事,老早就調過課了。

 

最光陰解開螢幕鎖,手機顯示的時間是七點五十七分,他打開簡訊查看才發現是師父傳給他的。

 

──早安,昨晚睡得好嗎?這是剛才看到的天空,覺得很美就想給你看一下。昨天還來不及跟你說一聲,我之後無法上線,最快也要下周末才能陪你,想解日常的話,可以找我幫會的人,他們平時也會解好幾隻角色的日常。

 

附件是張照片,純白的雲朵在湛藍色的天空飄浮著,刺眼的太陽被白雲遮掩了一半,些許光線穿過了雲間的細縫探出頭來。

 

最光陰看了一會,輕輕地勾起唇角。

 

剛從外頭買完早餐回來的室友一打開門就見到最光陰盯著手機微笑的模樣,他挑起眉頭,「你不是早上沒課?居然這麼早醒?」

 

「你不也是一樣?」最光陰翻過身,手指在螢幕上寫著字,他很快就回傳簡訊給師父。

 

──早安。我知道了,師父要記得按時吃飯跟早點休息。

 

「就選修課的組長說等等要在圖書館討論報告……早知道我死也要拖著你一起選修這門課了。」

 

「然後把報告丟給我做嗎?」最光陰直接戳破室友的心思,他放下手機正打算起身去刷牙洗臉,就聽到簡訊通知聲再度響起。

 

──你也一樣,上課要專心,別顧著玩手機。

 

最光陰摸摸鼻尖,決定晚點再回覆這封簡訊。

 

「等一下,你可別誤會,雖然我老是麻煩你幫忙趕報告沒錯。這堂課報告至少要兩個人一組,但我的課表都跟他們錯過,除了今天早上,就沒有其他時間可以討論了。要是和你一組,時間上的安排還比較方便。」室友一邊吃早餐一邊抱怨。

 

「你每次都這麼說。」最光陰吐槽完室友,就下床往衛浴間走去。

 

「我哪一次是讓你做白工的!」

 

「你哪一次不是臨時才跟我講的?」

 

被堵得無話可說的室友轉移了話題,「那,我回來的時候差不多快中午了,要順便幫你買午餐嗎?」

 

「不用,我會出去吃。你記得帶鑰匙出門就好。」

 

最光陰將下午的課本還有錢包跟手機通通放進後背包後,就揹上背包出門了。他在外頭逛了半天,在這期間回了一兩次師父的訊息,等到下午的上課時間快到了,他才朝著教室的方向走過去。

 

下午的通識課是在視聽教室上課,當最光陰要推開教室的門時,隔壁的門剛好打開了,於是最光陰就這樣與那名走出來的人打了個照面。

那人微笑著朝最光陰點了點頭,最光陰下意識的也跟著點頭,等到他走進教室後,他才想起那個人似乎就是上次與他相撞的人。

 

那人是從隔壁走出來的,視聽教室的隔壁不就是碩士生專用的教室嗎?

所以那個人是碩士班的學長?

 

最光陰甩甩頭,將腦中的思緒忘掉,他覺得自己似乎太在乎那個人了,明明他對自己來說只是一個有點熟悉感的陌生人罷了。

而那股不知來由的熟悉感,他暫時不想去追究緣由。

 

到了晚上,最光陰遊戲一上線,就看到﹝絕代天驕﹞找他過日常任務的密語。

他答應了邀約,點了﹝絕代天驕﹞申請入組。

進組後,便發現隊友都是昨天一起打本的ID。

一連幾天,他都是和那群人一起解日常一起聊天。

很快的,他的好友名單越來越多人。

即使每天上遊戲都有人找他、就算每天都能用手機和師父聊,但那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那些人,終究不是﹝九千勝﹞、不是﹝江山快手﹞。

不是師父。

不是他。

 

最光陰看了一眼螢幕中聊得正開心的好友頻,低下頭歛了眼眸。

 

他有點想他的師父了。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