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一手抓著九千勝的衣服,一手捂住嘴巴打了個哈欠。

九千勝擰乾毛巾後,便蹲下身用毛巾擦了擦最光陰的臉龐,他見那孩子隨時都會睡過去的模樣,不禁笑了,「很睏嗎?」

 

閉上眼任由九千勝幫他擦臉的最光陰點了點頭。

 

「都睡了八小時,還睡不飽?」九千勝一邊說著一邊捏了捏最光陰的臉頰。

 

最光陰抿起嘴,他開始揉著自己的手指,並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腳尖,沒有回答九千勝的問話。

 

想起最光陰的睡姿,再加上那孩子現在的反應,九千勝思考了一會,才開口用試探的語氣問他:「是睡不習慣嗎?」

 

「……」繼續玩手指。

 

「可是家裡沒有多的空房了,可能要委屈你和我睡同一個房間,你會介意嗎?」

 

最光陰瞬間抬起頭看向九千勝,用力地搖了搖頭。

 

「那就這麼決定了。」九千勝抱起最光陰後,轉身朝飯廳走去。

 

「我可以自己走。」最光陰扯了一下九千勝的領口,出聲抗議。

 

九千勝拍了一下最光陰,「但這樣比較快。」

 

最光陰正要開口就聽見自己的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的聲音,紅了臉的他將臉埋在九千勝的頸肩,安靜了。

 

笑得雙眼彎彎的九千勝忍住聲,並加快了腳步。

 

裝作沒發現九千勝因為忍笑而鼓動的胸膛,最光陰靠在對方的身上,聞到了一股若有似無的淡香。

那個味道讓他想起了哥哥們,哥哥們的身上也有著淡淡的香味。

在他被送到叔叔家以前,他總是窩在哥哥們的懷中……

他很想見到兩位哥哥、很想和哥哥們繼續生活、很想、很想──

但他很清楚,他繼續留在那的話,只會讓哥哥必須分神照顧他,他不想給哥哥添麻煩。

所以,就算再怎麼想念、再怎麼難受,他也只會笑著跟哥哥說,他過得很好。

 

只是到了晚上,他獨自一人待在房裡看向漆黑的窗外時,就會將那些念頭全都拋開,滿腦子都是想著回家。

他想回去,想回到有兩位哥哥的家。

 

明明是炎熱的夏天,為什麼他卻覺得有點冷呢?

他用棉被將自己包起來,並窩在角落,似乎這樣就能覺得溫暖一點。

 

哥哥說,過段時間就會過來接他。

所以,只要再等一段時間就好。

只要再等一下,就可以回家了。

 

 

「最光陰?」

 

隨著呼喊聲而來的,是溫暖的掌心輕撫他臉頰的觸感。

最光陰睜開眼望向那雙手的主人。

 

九千勝歛了眼眸,他將最光陰抱到椅子上以後,嘆息道:「如果真的很睏的話,至少先吃一點食物再睡回籠覺吧?」

 

「恩。」這時,最光陰才發現到餐桌上擺放的早餐是他習慣吃的。

 

「我問過你家人了,只是不知道我家廚師的手藝合不合你的口味。」

 

「謝謝。」

 

「呵。」

 

飯廳裡頭只有九千勝和最光陰兩人,他們都沒有進食的時候聊天的習慣,於是,整個廳室只剩下餐具碰撞的聲音。

最光陰一邊吃著一邊偷偷瞄了九千勝幾眼。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那位大哥哥和他一樣寂寞。

但這是錯覺吧?畢竟大哥哥就待在自己的家裡呢。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