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羅生十六歲那年與一名孩童相遇,雖然兩人只相處了幾天,但那短暫的時光卻刻畫在他腦海裡,從未退色。

在他二十四歲這年,已有百年沒辦的道之會,再一次舉行了。

 

道之會,是由各方門派的年輕弟子出來互相切磋彼此的道之路。

修道門派眾多,有人以武修道、有人以術入道,除了這些,當然也有鑄造、煉丹等等,專心修練這些輔助修真之路物品的道者。

修真者的道之路各有千秋,雖然無法比出高下,但切磋能讓修真者碰觸到完全不同的領域,有緣者甚至能夠有所領悟並讓自己的修為上漲。

 

照理說,依照掌門往年帶著大師姊前往聚會的習性,綺羅生原本以為這次的道之會依舊是由大師姊跟著掌門前去參加,但綺羅生沒想到掌門卻指定由他跟著前去。

 

「這……」

 

見小師弟遲疑的模樣,大師姊抬手搭上他的肩膀,笑說:「雖然道之會基本上是由親傳弟子或是天資聰穎的門派新秀前往,但畢竟還是有年齡限制阿──咱門派只有你沒超齡,所以就只能讓師父帶你去啦。」

 

「原來是這樣。」

 

二師兄走過來搭著小師弟另一邊的肩膀,補充道:「雖然我們不能下去比試,但我會在場外幫你加油。小四也會去,所以你儘管放心,不管你被打多慘,有你四師姐在,保證隔天又能活蹦亂跳。」

 

對於二師兄的安慰,綺羅生只是微笑不語。

他想二師兄還在記恨上次他把師兄心愛的藥草剪錯枝葉的事情。

 

數周後,綺羅生與掌門還有眾位師兄姐動身前往道之會的舉辦地點,至於門派就由師叔伯與長老們顧守。

 

雖然道之會已經限制了各門派參與的人數,但真的能進入議事大廳的只有各派掌門以及下場切磋的年輕弟子。

綺羅生站在掌門身邊,面帶微笑地走神,任由台上的人滔滔不絕地說著,他一個字都沒往心裡去。

等到主辦人說年輕弟子可以先行離開,另外還有事情需要各位掌門留下商討的時候,綺羅生毫不猶豫告別了掌門離開了議事大廳。

雖然主辦人並沒有強硬要求年輕弟子離開,要是想留下來繼續聽也可以……但是好不容易終於告一段落,他當然要先走。

 

幾乎大部分的年輕弟子都離開了議事大廳,有人直接往自家門派的休息居所走去,也有人轉身去找交好或交惡的門派弟子。

 

綺羅生站在原地思量了一下,想起三師兄說要帶他去附近逛逛的事情,他決定先回去一趟。

正當綺羅生要邁出腳步的時候,就見到一名灰衣少年朝著他的方向走了過來。

 

綺羅生對上那名少年的琥珀色雙眸後,腦中突然浮現八年前那名孩童的模樣,那個只聽聞過一次的名字突然湧上心頭。

 

「最光陰。」

 

「你認識我嗎?」

 

聽到少年的問話後,綺羅生才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經意間開口喚了那個名字,在他思考要怎麼回答少年的問題時,少年又轉移了話題。

 

「你便是他們口中所說,近十年最被看好的刀神候選人,白衣沽酒綺羅生?」

 

「我名喚綺羅生沒錯,但刀神……」

 

「那麼,相殺吧。」

 

綺羅生望向直接打斷他的話,拿刀對著他的少年,不禁拿起扇子輕敲額頭,低嘆一聲。

少年這種個性要是遇到一個心性不佳的,肯定會被記恨。

 

他把少年的刀收回刀鞘,然後就拉著人,一邊走一邊說:「相殺要有愛才精彩,我們先建立相殺的基礎吧。」

 

綺羅生帶著一臉不解的最光陰與三師兄碰面,而後,三人在凡間的市集逛了一整天。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