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眨了眨眼,此時的他被少年抱在懷中,他的臉頰靠在少年的胸膛上,耳朵似乎能聽見對方的心跳聲。

他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才,少年突然伸出手將他拉了過去,對方說了幾句話後,耳旁出現了巨大的聲響,之後,他就聽到不遠處傳來東西倒地的聲音,他下意識想轉頭看過去,卻被少年按住了後腦,無法動彈。

 

「你再繼續動,我的傷勢會加深的。」少年低嘆一聲。

 

感覺到手心觸碰到溫熱液體的最光陰瞄了一眼手掌,上頭沾染到的鮮紅色彩讓他楞了一下,他顫著身子小聲說著,「我起來,不壓著你。」

這時的他,連呼吸都小心翼翼,就怕弄疼了少年。

 

「但我覺得有點冷,你讓我抱一下,好嗎?」少年一邊說著一邊抱緊了他。

 

「……好。」

 

雨水打在身上,弄濕了衣服,潮濕的水氣帶來了些許冷意。

最光陰看著那把落在地上的雨傘,想把它撿回來卻又不敢亂動,覺得有些冷的他下意識往少年的懷中躲,想尋找多一點的溫暖。

 

少年與孩童在雨中緊緊依偎,互相尋求暖意。

 

就這樣過了一會,九千勝發現懷中的孩童實在太過安靜,於是他低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孩子竟然睡著了。

他瞬間哭笑不得。

居然就這麼放心嗎?

能養出這種個性的孩子,想必他的家人一定很疼愛他吧──

 

想至此,九千勝歛了眼眸。

他抬起手輕撫著孩童白皙豐腴的臉龐,修長的手指沿著線條描繪而下,到達了脖頸,指尖輕按著肌膚,感受著在皮膚底下跳動的脈搏。

在指尖躍動的節奏,讓九千勝清楚意識到,這是一個人的心跳。

堅強,卻又脆弱的生命。

 

 

「九爺。」

一聲呼喊打斷了九千勝的思緒,他轉頭看向姍姍來遲的屬下。

「名單上的人都已經依照您的吩咐,帶到老爺子面前了。」

 

「嗯,也該是時候讓他知道,手伸太長,就得有被剁掉的覺悟。」九千勝察覺到屬下的視線停留在他懷中的孩童身上,他收緊了懷抱,「帶回去養著。」

「今天過後,院中會變得冷清許多,有個孩子待著也好。」

 

「是。」屬下原本想抱走那個孩子,卻被九千勝制止了。

 

九千勝借了屬下的力,抱著孩童起身,而後往停在巷子外的車子走去,當他經過倒在巷子口的身軀時,連看都沒看,只說了一句,「那個也帶走。」

 

能跟這孩子的家人交涉的籌碼,多一個是一個。

 

雖然世家與他們是完全沒有交集的存在,但能多一個盟友也是不錯的。

 

九千勝想起敵對幫派近期拉攏各方勢力的舉動,不禁輕笑一聲。

只要這個主家的小少爺還在他手上的一天,分家就不敢輕舉妄動。

至少檯面上不敢。

 

 

最光陰翻過身,習慣性地想伸手去拿床頭櫃的東西,卻只摸到陌生的紋路觸感,覺得怪異的他睜開了眼,映入眼眸的,是一個日式風格的房間景色。

他茫然地看著這個陌生的地方,心中湧起的不安感讓他漸漸紅了眼眶。

 

「你醒了?」

 

最光陰看向聲音源頭,說話的人是一個很好看的少年。

他呆了一下,入睡前的記憶逐漸回籠。

 

「大哥哥?」

 

「要不要和你的家人說說話?」九千勝將他面前的筆記型電腦轉向最光陰的方向,看到螢幕中熟悉的人,最光陰睜大了雙眼,小跑步跑到九千勝身旁,九千勝將他擁入懷中,讓孩童坐在他的腿上。

 

最光陰滿心都是他許久沒見到的家人,並沒有在意少年的舉動,「哥哥!」

 

螢幕中的青年看著孩童這副好拐的模樣,咬牙切齒道:「最光陰,我們過陣子就會去接你,在這之前,你先待在那裡吧。」

 

「嗯?」最光陰不解地偏了偏頭。

 

「你後面那個人會照顧你,你就待在那裡,別去叔叔家了。」

 

最光陰轉頭與九千勝對上視線,他給了對方一個笑容後,又轉回頭跟青年繼續聊天。

 

九千勝一邊聽著青年與孩童的對話,一邊用手指梳理孩童有些亂的頭髮。

 

那般細心愛護的模樣跟剛剛討價還價的樣子簡直是不同人。

青年瞇起眼睛,心裡十分不悅。

要不是現在他分身乏術,護不了這孩子,不然哪輪得到這傢伙。

反正小孩子的忘性大,把人接回來後,過沒多久就會忘了他。

到時,那些說好的契約也都不算數了。

 

本就不相干的世界,終究會回到陌路。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