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寂靜的深夜下起了雨,狂風吹打樹葉的聲響、雨水拍打窗戶的聲音,掩去大部分的腳步聲。

每棟教學大樓的一樓走廊以及樓梯都佈滿沾了泥沙的鞋印。

 

雨水特有的味道蓋過了其他氣味,不管是香水、汗臭,還是血腥味。

女人的尖叫聲從某棟樓傳了出來,還沒等站在校門口的人們辨認出聲音源頭,就被接連不斷的雷聲給打斷了。

 

帝鬼看了一眼浮現在空中的紅字,抬腳步進校園裡,「走吧。」

 

 

人族

進場隊伍:3存活人數:20

魔族

進場隊伍:2存活人數:15

鱗族

9分14秒後入場

 

遊戲開始時間倒數:39分14

 

 

帝鬼選了位子在校園中間的辦公室大樓,沒想到當他們走上二樓的瞬間,樓梯的鐵門拉下了。

灰色的鐵門上頭漸漸浮現了鮮紅的字。

 

封印倒數:59分59秒。限定種族:魔。

 

「是道具,還是能力?」

 

每個進入遊戲的玩家都會隨機獲得一項能力,遊戲場所是一座校園,這裡除了道具還有NPC的存在,NPC會跟玩家請求幫助,算是一種支線。支線可能會影響某個種族的主線任務,也可能是給予玩家重要的破關道具。

沒解到最後,你永遠不知道這個支線是有益的、還是有害的。

 

 

隊伍裡唯一有偵查能力的魔靠近鐵門,他伸手碰觸紅字,閉上眼,過了一會才睜開眼,「是可以重複使用的道具,不過每使用一次就需要補充能量。」

 

能夠補充能量的地方只有三個,他們所在的辦公大樓就是其中之一。擁有這個道具的玩家一定離其他兩個地方不遠。

對方可能猜測他們會這麼想,並守株待兔。

 

帝鬼一邊往上走一邊拿出手機,在遊戲的干涉下,他們只能聯絡同種族的,以及同陣營的玩家。

他打了一句話,傳送給兩個人。

 

 

 

 

公子開明瞄了一眼手機螢幕,他眨眨眼,正打算打電話過去唸對方,號碼按到一半,就看到不遠處被陷阱困住的人族隊伍,他改變了主意。

他身手靈活的翻到樓下,趴在離人類隊伍最近的欄杆上,笑問:「要不要來做個交易?」

 

毫不意外的被人族拒絕了。

 

「雖然我真的不想非常不想超級不想這麼快就使用它──不過──」公子開明歪了歪頭,放輕了嗓音,「如果只有魔族的行蹤被洩漏,是不是不太公平呢?」

 

 

等人族隊伍回過神,他們已經逃離那個陷阱,並躲進教師辦公室。暫時安全的事實讓這個隊伍鬆了口氣,有心情說笑了,聊了幾句之後,每個人開始介紹自己的名字跟能力。

 

「說起來,我們能夠逃出來,還是得感謝你的能力阿。請問你的名字是?」隊伍的所有人族看向最後一個還沒自我介紹的「人」。

 

「我叫雲海過客,至於我的能力,在場的人都見識過了。」說完,他提起其他話題轉移了人族的注意力。

等到大家的視線都不在他身上之後,他開啟只有玩家本人才能看到的面板。

 

名字:公子開明/雲海過客(失效倒數:2小時47分27秒)

種族:魔/人(失效倒數:2小時47分27秒)

陣營:魔

 

嗯嗯,還有兩小時多,足夠了。

不知道小屁孩那邊會採取什麼行動。

 

 

 

 

在道具發揮效果之後,人族隊伍開始討論後續戰略,但只有擁有道具的玩家跟隊長在談論,其他人就各自待著,等隊長下達指令。

 

戮世摩羅待在窗邊,毫不在意從窗戶縫隙濺進來的水珠,專心的玩著手機遊戲。

對人族來說,他的臉孔很陌生,但是想過來探聽他來歷的人,都被他肩上的蜘蛛給嚇跑了。

 

螢幕上方跳出一個通知視窗,戮世摩羅沒有理會,等到這場結束才離開遊戲看那個新訊息,看完之後就刪了。

他戳了戳肩上的蜘蛛,不在乎指尖傳來的針刺般的痛,反正只有一下。

「別睡了。」

 

蜘蛛順著戮世摩羅的手臂爬到地上,牠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角落中。

 

討論完畢之後,隊長給每個人分派了一個任務,輪到戮世摩羅的時候,他隨口問了句:「你的蜘蛛呢?」

 

「啊,他肚子餓了,我就讓他自己去覓食啦。」戮世摩羅聳聳肩,「這裡又沒什麼能吃的,總不能讓他吃你們吧。」

至少現在還不能。

 

隊長也不在意答案的真偽,「我記得你的能力是護甲吧?」

 

「是阿,但只有我一個人可以用,無法轉移也無法保護其他人。」戮世摩羅傾身在隊長耳邊低語:「所以你打算讓我打前鋒嗎?」

 

「目前隊裡沒有攻擊方面的能力與道具。」隊長用平淡無波的語氣繼續說下去:「當我們再次遇到那群吃人的怪物時,要請你往別的方向跑,引開牠們。」

 

「喂,雖然牠們啃不下我的肉,但我也是會痛的欸。」

 

「那又如何?遊戲裡又死不了人,再說,咬個幾口會有多痛?」隊長沉了臉色,「隊伍裡只有你的能力最適合這個任務,派其他人去只會造成無謂的損失。我們是一個團隊,別只想到自己。」

 

似曾相似的話語讓戮世摩羅回想起令人不悅的過去,他嘖了一聲,轉身就走,「真兇。」

 

「你要去哪裡?」

 

「廁所。」頓了頓,「你如果不放心,可以一起來啊。」

 

沒有人理會獨自離開教室的戮世摩羅,因此,也沒有人發現他往樓上的音樂教室走去。

在他推開門走進去後,眼前跳出一個系統視窗。

 

 

名字:戮世摩羅

種族:人

陣營:魔(有1次更改成人族的機會)

 

是否更改?

是/否/稍後決定(15分)

 

 

戮世摩羅點了稍後決定,走向教室裡的那台鋼琴,他的目標是放在鋼琴上的琴譜。

他翻了幾頁就找到夾在琴譜裡的道具──「名單」。

 

雖然遊戲進場是用種族來區分,但是實際計分卻是以陣營來算得分。

每個種族都有像他這樣的「臥底」,也同樣都有一次「回頭」的機會。除非跟種族隊長見過面,不然就連隊長也無法得知臥底在其他種族的同陣營是誰。

 

誰知道魔族視力那麼變態?

他跟這群人一起待在離校門最近的大樓,從三樓觀察進場的隊伍,結果魔族一抬頭,就發現他了。

 

「名單」是不會刷新的唯一道具,只有「臥底」才知道它的存在,這個道具記錄所有「種族與陣營不一樣」的玩家,一旦「臥底」選擇了「回頭」,名字就會從道具上消失。

 

戮世摩羅一目十行的看完名單,目光在最後一行逗留了幾秒,才摺起來塞進口袋,若無其事的回到教室裡。

 

 

※名字解鎖條件:曾經接近道具五百公尺內。

 

名字/種族/陣營

 

戮世摩羅/人/魔

──/魔/人

───/鱗/人

───/魔/NPC

……

玄之玄/人/NPC

 

 

那個玄之玄,他記得就是提供道具,還跟隊長討論很久的人類。

沒想到NPC除了觸發支線,還有玩家隱藏在裡面阿。

 

戮世摩羅完全不打算提醒這群人,隊伍裡有「臥底」的存在。

他走在隊伍的最後面,不跟其他人交談,也不回覆魔族那邊傳來的訊息。

 

直到他們所在的建築物一樓刷新了怪物群,擋住了他們前往下一棟教學大樓的路。

隊長轉頭看向戮世摩羅,示意他去引開怪物。

 

一般而言,引開怪物的人會往另一棟建築跑,想辦法甩掉怪物後,再跟隊伍會合。但戮世摩羅不想這麼做。

他走到另一端的走廊盡頭,爬上花台,朝著隊伍的方向笑了一下,轉身跳了下去。

 

眼睜睜看他跳樓的人族楞了一會才回過神,等他們跑到陽台邊,只看到一樓的怪物們不斷往他跳下去的地方跑過去。

人們找不到戮世摩羅的身影,轉頭問向面無表情的隊長該怎麼辦。

 

隊長瞄了一眼,快步向樓梯間走去,「路開了,走吧。」

 

「不用救他嗎?」

 

「他有護甲,死不了。」背對人群的隊長,看不到他的隊員們臉上驚慌質疑的表情。

 

由系統隨機分配的隊伍,彼此之間的信任度是最大的弱點。

 

 

怪物擠在一樓的階梯前,卻不敢踏上瓷磚一步,只能隔著走廊望向樓梯口的一人一魔。

 

戮世摩羅扯開纏繞在他腰間的蛛絲,剛才在他即將碰到那些怪物時,站在樓梯口的網中人用蛛絲把他給拉過來了。

他掃了一眼那些不敢接近也不願離去的怪物,「網中人阿,你什麼時候收了這些小弟?」

 

「廢話省起來。」網中人冷哼,走上二樓。

 

戮世摩羅跟了上去,看著網中人走到空中走廊被鎖起來的大門前,抬手把門拆了,不禁拍手讚嘆:「不愧是妖神將。」

 

網中人回頭睨了一眼,等對方走過來才繼續往前行。

 

空中走廊連接著兩棟大樓,只是另一棟大樓的鐵門關著,空中走廊也鎖著,所以人族放棄了前往另一棟大樓的打算。

 

此時,空中走廊末端的門也被拆了,一名魔族靠著牆注視著他們,其他魔族則是低頭談話。

 

在戮世摩羅前方,是他熟識的魔。

他悄悄的揚起嘴角。

 

 

系統視窗再度跳了出來,這次,他選擇了否。

徹底加入魔族的陣營。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凝 的頭像
冷夜凝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