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不是說過要找到證據才可以出手嗎?」看著青年別過頭緊抿著嘴的模樣,男人抓了抓頭,「對方現在緊咬著逮捕令還沒下來就被抓這點,指責我們執法不當。」

 

「該不會阿浪要被懲處吧?」從青年的口袋傳出一聲大叫,青年拍了一下口袋,依舊沉默。

 

男人對此並不感到驚訝,似乎已經習慣這樣的事,「這個嘛──那傢伙說他會處理,也不知道談得怎麼樣了。」

 

青年終於轉頭對上男人的視線,「那傢伙?」

 

想起青年對某人的態度,男人摸了摸鼻子,嘆了一口氣,「就是你想的那個人。」

 

青年輕皺眉頭,正要開口說話,看見男人背後朝向他們走來的身影後,又收回尚未說出口的話語,輕哼一聲側過頭去。

 

「怎麼了?」男人注意到青年突變的態度,剛問出聲,就被人搭上了肩。

 

「哎呀,原來你們在這阿。」來人的語氣一如往常的輕佻,如同那總是微微上揚的嘴角。

 

在那人說出什麼惹惱青年的話之前,男人開門見山地問:「所以,結論是什麼?」

 

「前輩真是心急。」來人拉開男人身旁的椅子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壺跟杯子,替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在其他兩人的耐心消耗完畢前,那人終於開口了,「嘛,我就省略過程的長篇大論直接說了,結論就是你們得換個部門待了。」

 

意料外的結果讓男人挑起了眉,「那麼,是哪個部門?」

 

「今天正式成立的『特殊小組』,成員六人,專門處理混入人群的妖魔鬼怪。順帶一提,我也是六人之一。」來人托腮,對男人笑說:「以後請多指教啦,組、長。」

 

男人深吸一口氣,不禁思考當時自己到底是吃錯了什麼藥,才想不開讓那人出面去談。

 

「幸好及時發現嫌犯是妖怪,他使用的人類身分是真的,但那個人類早被他吃進肚子裡了。」那人哼了哼,「既然是妖族,那就不適用人類的法律,他所提出的控訴全都無效。」

 

男人扶額,「什麼妖阿魔的,又不是在拍電視劇。」

 

那人掃了一眼青年的口袋,「既然有言靈附身之物存在,那麼有妖魔鬼怪什麼的,也不奇怪了。」

 

「你有什麼目的?」

 

「妖族那邊有我想要的玩具,而他適合追捕妖族的工作,不如一起合作,雙方都獲利,如何?」

 

男人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反問:「你剛才說六人,除了我們三人還有誰?」

 

那人示意男人看向不遠處的兄弟倆,「剩下那個,之前跟我打了賭,大概正在踹某個罪犯的老巢,過段時間才會出現吧。」

 

男人想了一下,除了他以外的五個成員,幾乎都是常被懲處警告,讓長官頭痛的存在。

靠直覺行動的青年、看心情做事的來人、要給個能說服他的理由才肯出手的哥哥、眼中只有自己武器的戀物癖弟弟,以及素有殺神之名的某個人。

 

……流年不利阿。

 

 

------

別名:每天都看到殤叔一臉心累

這是全員歡樂向,然而我不會寫(ㄎ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凝 的頭像
冷夜凝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