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最、架空

劍宿真的好難寫(撲街

 

 

 

 

在他的故鄉,所有族人皆在七歲那年便能獨當一面。

年幼的他本來打算要離鄉出外遊歷,只是碰上一點事,因而不得不將這個念頭拖延一些時日,這一延,便是十數年的時光逝去。

 

當他到了弱冠之年,他終於踏出故鄉的土地,朝外頭未知的世界邁步而行。

 

剛開始,他前往那些與故鄉一樣的世外之境,也認識了幾名年歲相仿的好友。

他們都對紛擾的人世有著一份好奇心,有人提議不如他們就結伴去人間一趟,這個想法馬上獲得大家的贊同,除了一人之外。

 

「抱歉,吾去不了。」

 

唯一出聲拒絕的紅衣少年頓時成了眾人目光的焦點,當他們想起少年的來歷,立即恍然大悟。

「也對,畢竟你得守城……那等我們回來,再跟你說人世的事情。」

 

「好。」紅衣少年點頭,平淡的神情並沒有洩漏一絲情緒。

 

但他似乎看見少年頭上出現了垂下的犬耳,原本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因為交情不深而作罷。

即使彼此相識的時間並不算短,但紅衣少年大多時候都待在城內,很少出來與他們聚會,也不太出聲。紅衣少年就算難得與他們見上一面,也只是坐在一旁默默看著他們談天說笑。

 

他們前往人間的那一天,紅衣少年並沒有來送行,通往人界的入口與少年出生的城幾乎是反方向,無法離城太遠的少年沒辦法送他們一程。

 

這時,空中降下滿天光點,仔細一瞧,是散發微弱光芒、雪花形狀的時晶。

 

沒有人對突然出現的奇景感到意外,他們都明白這是紅衣少年的餞別,希望他們這趟旅途順利而進行的祈福儀式。

 

「居然撒了這麼多,他會被城主罰吧。」

 

「看來回頭得帶多一點人間特產給他,才對得起他等會兒挨的那頓罰。」

 

「說的也是。」

 

他們一邊談笑一邊踏入人界,走上未知的旅程。

 

 

人間塵世的風波遠超過他們所預想的凶險,雖然結交了不少江湖俠士,但也遇上了許多惡徒小人。

在世外之境成長的他們還不夠了解人心險惡,明明做的是行俠仗義之事,卻成了他人口中作奸犯科的惡魔,人人得而誅之。

好幾次,他們不但被逼上險路,還被潑了一身髒水。

初時在心口洶湧的熱血,經過江湖風波洗禮之後,終究是冷了。

 

直到此時,他們終於懂了書上那句話的無奈之處。

 

一入江湖行,再無回頭路。

 

在人間待了數十年後,曾經結伴而行的好友一一離他而去。

到了最後,竟只剩他一人獨活。

 

倦怠塵事的他,決定回到故鄉歸隱。

 

回鄉途中經過了一座城,護城人就是當年送他們一場光雨的紅衣少年。

 

景物依舊,人事全非。

也不知過了這麼多年,對方是否還記得久遠前的短暫情誼。

 

他心念一動,變了腳下行走的方向,轉身走向那座城。

當他到達城門處,一名灰衣青年從裡頭緩緩步行而來。

他尚未看清楚青年的容貌,就被那雙平靜的眼眸吸引了注意力。

 

灰衣青年的眉目,與記憶中的紅衣少年相差無幾。

 

青年淡然的雙眸掃了他一眼,啟唇:「你回來了。」

 

明明是毫無語氣起伏的一句話,卻讓他心頭泛酸,如死水般的心緒再度起了陣陣漣漪。

心中的千言萬語最後只是化成一句輕嘆:「好久不見。」

 

 

一別多年,護城者依然在原處等待倦鳥歸來。

而游子則是在面目全非的歸處,尋到熟悉的過往時光。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泠 的頭像
冷泠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