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一種前世來生本的宣傳(?

雖然是還沒開始動筆寫的空氣新刊(#

 

 

 

 

雪地中,一抹身影緩慢地走著。

在他身後,是一行深深刻印在白色大地上的腳印,與伴隨足痕一路滴落的血珠。

那並非他的血,而是從殘留在刀刃上的鮮紅落地而成的血跡。

頭一次,他覺得手上的刀是如此沉重,沉得他喘不過氣、重得他舉步維艱。

但,他仍要繼續走下去。

哪怕江湖無奈,時時考驗初心。

 

只是,從今以後……

刀,從此藏鋒;刃,不再傷人。

 

 

 

 

裊裊白霧瀰漫在江面上,隱約可見有艘畫舫在江中漂泊。

畫舫之上,刀者與劍客一邊飲酒一邊回憶年少趣事。

他們互相打趣對方以前的短處,雖然如今已經克服,但偶爾提起仍會有一絲無法形容的情緒殘留在心中。

 

刀者對於曾經懼怕的事物,已經想不起緣由,腦海中模糊不清的印象,讓他猜測恐懼的源頭似乎是來自於一場夢境。

 

夢中,他的視線從漫天星空移到深不見底的崖谷,下一秒,他跳了下去。

胸口瞬間傳來的痛楚,分不清是因為心臟承受不了而發出的疼、還是因為失去了重視之物而產生的悲。

 

 

 

 

時光殘忍,又仁慈。

歲月毫不留情演奏出一首首故事的終曲,卻又在記憶深處埋下熟悉的音節,只為等待時機來到,便藉由埋藏的音調引導人們回想起遺落的樂章。

 

時間無所不在。

流動的風是時間、鳥兒的鳴是時間、揮舞的刀是時間……閃爍的星也是時間。

他在一夜夜的星空下,聆聽天上的星訴說的故事。

誕生、離別、隕落等等,如同時間樹的光葉,夜空也在說著塵世中上演的人生百態。

 

他早已忘了追尋的緣由,只是習慣這麼做。似乎只要繼續堅持下去,總有一天,他就能找回失落的星。

 

隨著耳邊響起的輕笑,頭上的面具被人掀起,他睜開眼,望向笑得眉眼彎彎的白衣人,哼道:「無聊。」

 

在漫長的夜晚過後,曙光再度照耀了他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泠 的頭像
冷泠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