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喜歡的九爺圖就想玩設定的習慣大概是改不了了(。

 

 

 

 

在陽界與陰界的交接處,有一種介於神與鬼之間的第三者,被稱之為「替」。

他們沒有共同的特徵,可能是人死後的鬼魂、也許是動物修練而成的妖怪、甚至還有物品隨著時間而開化的靈智。他們唯一的共同點是,身上都戴著被紅線繫著的「寄魂鈴」。

 

從來沒人知道成為「替」的條件是什麼,但「寄魂鈴」的事情卻人人皆知。

鈴鐺本身隨著「替」的功德增多而漸漸形成,鈴心則是「替」解決執念之後才會出現。在「寄魂鈴」完成的瞬間,「替」就會成為「神」。

 

只是在這數千年的時光裡,最後成為神的替實在是太少了,大部分的替都在漫長的過程中迷失自我,最後選擇摧毀寄魂鈴,以殘缺的魂魄投入輪迴,忘盡前塵。

 

在眾多的「替」之中,最光陰是離神最近的,因為他的寄魂鈴只剩下鈴心尚未出現;同時,他也是距離神最遠的,只因他遺失了過往的記憶,尋不回心中執念為何。

最光陰並不急著將記憶找回,反而是朋友先看不下去,建議他換個世界待,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

由於最光陰穿著古裝,所以一直都在時空遠古的世界徘徊,在友人的提議之下,最光陰第一次將目光投向那些充斥著高樓大廈的世界。

 

「不如去這個世界吧。這裡有個因為犯錯而被貶下凡歷劫的神,算一算,對方差不多能回去了,你先跟他打好交情,等他回歸仙位後,也許能幫忙尋找關於你的資料。」

 

就算被貶下凡忘記一切,骨子裡依舊是高高在上的神祇,對方會是那麼好接近的人嗎?更何況最光陰本身就不是什麼善於交際的個性。

 

最光陰不想潑朋友冷水,他點了點頭,主動詢問:「那個人是誰?」

 

「他現在的身分是特殊辦事處的負責人,名字是九千勝。」

 

 

 

 

夏季的日落比較晚來臨,放學之後結伴而行的女學生聊了將近二十分鐘才到家。

在夕陽的照耀下,她們跟警衛室的伯伯打聲招呼,走進了公寓。

眼尖的女生發現正在闔上的電梯門,一邊大喊「等一下」一邊抓著同學跑過去。

 

修長的手指按住電梯門,讓它重新打開。

 

女學生衝進電梯之後,抬頭正要道謝,就因為對方精緻的容貌而失神。

 

「怎麼了?」與秀氣的長相不同的是,對方的嗓音十分低沉。

 

「沒、沒事,剛才謝謝你幫忙按住門……」女學生道完謝,看到對方閉上眼靠著牆壁的模樣,只能按下十二樓的按鈕,轉頭跟同學小聲討論。

 

十二樓到了,電梯門緩慢的開啟,離門口比較近的兩位女學生走了出去。

 

她們邊聊邊走,突然想到那名幫忙開門的少年,轉頭望向電梯的方向,只看到關閉的電梯門,一旁的螢幕顯示電梯正在上升,卻沒有樓層數字。

 

「這棟的頂樓不是十二樓嗎……?」

 

整條走道上,只有她們兩個,剛剛與她們搭乘同一個電梯的少年,去哪了?

 

 

叮!

清脆的聲音提醒電梯裡的人,目的地到了。

 

少年走出電梯,他的眼前只有一扇木門,旁邊的牆壁上掛著「特殊辦事處」的牌子。

他敲了兩下,直接推門而入。

 

「新人報到,最光陰。」

 

在逢魔時刻,藉由特殊的電梯,穿越時間的縫隙,便會來到不屬於現實世界的十三樓。

而專門處理特別事件的「特殊辦事處」就在那。

 

辦事處裡面只有一名正在收拾文件的女子,她側過頭看向最光陰,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咦?不是明天嗎?糟糕……先生他們目前都不在。」

 

最光陰瞄了一眼牆上的電子時鐘,坦率地承認自己的疏失,「我記錯日子了。」

 

「也不能讓你白跑一趟。」女子想了想,將幾張紙遞給最光陰,「你先填一下資料,晚點先生回來之後,就能根據資料找一個帶你的人。你明天過來報到就不用等太久。」

 

「多謝。」最光陰填完資料交給女子,又問了一些關於工作的事情,他發現對方看了他手腕幾秒,便低下頭,視線停留在腕間,從袖口露出被紅繩繫著的寄魂鈴。

特殊辦事處並不是第一次見到替,應該早就看過不少寄魂鈴的模樣,「怎麼了?」

 

「阿,抱歉。」查覺到這樣的視線似乎有些唐突的女子道歉,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說出真正的原因,「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完整的寄魂鈴呢。」

居然會覺得寄魂鈴上頭有先生的氣息……她應該是這陣子太忙太累了,才會產生這種錯覺。

 

「無妨。」最光陰搖搖頭,等到女子確認資料無誤後,轉身離開了。

 

當最光陰走到公寓門口,剛好遇到迎面而來的一群人,他稍微側過身,讓他們先進來,才踏出大門離去。他只想著別碰到人的身體,以免讓他們發現自己的奇特之處,完全沒發現寄魂鈴晃了晃,發出幾不可聞的聲音。

 

走在人群最前面的九千勝回過頭,看了最光陰的背影一眼。

他與少年擦肩而過的瞬間,耳邊響起心臟的跳動聲。他不會認為那是自己的心跳,那道聲音有著與他胸口平穩的脈搏完全不同的雀躍。

 

身旁的人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低聲問:「先生,那個人有問題?需不需要屬下去查他的來歷?」

 

「……不,回去吧。」沉思一會,九千勝決定當作是自己聽錯了,卻遲遲無法放下心中無來由的在意。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