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關鍵字:卡羅/九綺最/壁咚】

像壁咚這麼校園偶像劇的梗,最適合無緣的初戀了(被打

 

 

 

 

經過歲月長期的沖刷之下,巨大的鐵門披上一層鏽斑的外衣,隨著機關運作的拉扯,腐朽的零件不堪承受而斷裂,毀損的部位從機關脫落,掉到早已崩裂的地板瓷磚上。

在鐵門緩慢開啟的這段時間,不斷有鐵塊從機關上頭掉落,砸毀了地面,使得原本就殘破的廢墟變得更加殘缺。

 

離牆壁比較近的鐵塊在即將砸到地上時,就會被突然出現的能量罩彈到一旁。

就這樣過了一會,直到鐵門完全打開,機關停止運作,廢墟才回到了之前死寂的狀態。

大部分的地板都被落下的零件二度破壞,只有一小塊地方在能量罩的保護下逃過一劫。

 

「結束了嗎?」綺羅生得到最光陰肯定的回答後,關閉了能量罩。

 

最光陰盯著眼前將他護在自己與牆壁中間的人,抬手輕拍他耳旁的手臂,引來那人的注意,「你沒必要這樣做,我不會受傷。」然後,他的手掌漸漸變成半透明的模樣,穿過了綺羅生的手臂。

 

「即使不會受傷,但親眼見到物品穿過身體,這感覺並不好。不是嗎?」綺羅生說完就發現最光陰的身影淡薄了幾秒,這表示對方又想起一些記憶,他從不過問最光陰的事情,只擔憂對方的情緒,「你還好嗎?」

 

「……無礙。」最光陰搖頭,他用雙眼描繪綺羅生的五官,與記憶中的那人,有著九成的相似度。

       

 

最光陰出生的地方十分特殊,他故鄉的科技發展遠遠領先於其他星球,再加上他們並不喜歡與外人來往,導致每座星球只有一名指定的人能與他們聯繫。

 

他決定出門旅行的那年,選擇前往的星球就是苦境,接待他的,就是那個人。

在他的要求之下,那個人幫忙隱瞞他的來歷,讓他能以普通人類的身份在苦境遊玩。

 

那個人明明知道他真實的身份,卻還是在災難發生時,把他護在身下。

 

「身體不會受傷,不代表心就不會難受。」

 

那是他第一次被當作「人類」來對待。

 

後來,他們成了朋友。

 

他給了那個人很多的允許權,讓那個人能夠幫忙苦境的技術進步……他只是想幫朋友,卻害死了朋友。

 

聯繫他故鄉的人選從來都是由城主決定,怎麼可能用算計就能取代呢?

 

他帶著那個人逃過一波又一波的追殺,可是人類的身體實在是太脆弱了。

不管用多先進的醫療手法,也無法阻止那個人日漸衰弱的生命。到了最後,他只能讓那個人在醫療艙裡沉睡。

 

「最光陰,取消所有『九千勝』的允許權。」

 

「嗯,晚安。」

 

「……晚安。」

 

這是他們最後一次的對話。

 

後來,他將醫療艙藏在不會有人發現的地方,並取消了那人全部的允許權,他記不清楚自己在那裡待了多久。

 

然後……

 

他給予那人喚醒的權利,便進入了休眠模式。

只有那個人才能讓他再度蘇醒。

 

最後,他等到了綺羅生。

 

苦境用九千勝基因研究出來的人造人。

 

 

最光陰休眠了太久,又沒有補充能源,導致記憶有大部分的空白。

綺羅生則是將沒有實體的最光陰誤認為靈體。

 

兩人就這樣誤打誤撞相處了一段時間,隨著認識的時間越長,最光陰想起的記憶也越多,直到剛剛,他終於想起了全部的過往。

 

「綺羅生,我想起所有事情了。」最光陰邊說邊走進鐵門內。

 

「那我倒是該說一聲恭喜了。」綺羅生笑了笑,沒有追問。

 

門的另一端是由複雜的道路所組成的迷宮,最光陰腳步不停的往迷宮深處走去,跟在後頭的綺羅生雖然疑惑,也沒有出聲詢問。

 

在迷宮的盡頭,是一個醫療艙。

 

最光陰擦掉上頭的灰塵,露出裡頭那人的容貌。

當綺羅生看清楚那人的長相,臉上終於做出驚訝的表情。

 

「他是九千勝,我的朋友。」最光陰轉頭直視綺羅生,「我的名字是最光陰,來自時間城。苦境的人都叫我『人工智慧』。」

 

最光陰毫無情緒的聲音宛如一顆子彈,打在綺羅生的心上。

 

 

 

 

END

----------------------

       

補充設定

1.小最在時間城內是有實體的

2.九爺的祖先是人龍混血,到他這一代時,龍族的部分已經十分微弱,直到他沉睡之後,龍族血脈才開始活躍,所以醒來之後的九爺會變強勢

 

沒有後續,因為再寫下去我就要面臨設定帶來的修羅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