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關鍵字:毛菇/帝策/雨】

 

 

 

 

在遙遠的時空前,人族與異族的關係十分惡劣,雙方常為了領土問題而爭鬥不休。

直到某一天,最後一個成年龍族在龍族與人族領地交集的邊界被人類斬首。

 

龍族的血液隨著牠掙扎的動作四處噴濺,宛如一場滂沱的紅雨,將大地染上一抹血色。

或許是龍族的詛咒,從那天起,人類與其他異族只要一踏上那片血紅的土地,就會沾染邪氣而亡。只有與龍族交好的種族才能平安無事。

 

久而久之,紅土成了新的邊界。

 

由於龍族是離人族最近的異族,紅土出現之後,再也沒有人類跨越界線,去到另一邊的異族領地。

 

 

隨著時光流逝,發展出科技文化的人類找到了新的居住星球,並全族遷移到那顆星球上。

又過了百年,一顆自稱「魔世」的星球進入人們的視線,有人去追查魔世的資料後,才發現這顆星球的座標跟人類最初生活的那顆母星一模一樣。

 

 

幾十年前,一艘執行機密任務的艦隊正在返回星球的路上。

 

艦長對著籠中的生物不斷咒罵,原本以為這個任務很容易,只不過是去某星球的基地,將裡頭的實驗品帶回研究院而已。

沒想到一隻被長期折磨的玩意,不僅讓他的隊員損傷慘重,差點連他自己都賠進去。

 

即使注射微量麻藥,肩膀被利爪撕裂出來的傷口依舊疼痛不已。

越想越氣的艦長開啟籠子的電流裝置,被關在籠中的生物只是掃了他一眼,就繼續閉上眼睛休息。

 

雖然只有一瞬間,艦長還是看到牠的身體因為電流刺激而顫抖。

畢竟這是要送回研究院的任務目標,人家還指名要活的,艦長也不敢玩得太過火,電個幾下就收手離開了。

 

艦隊預計再過幾天就能回到母星,卻在途中遇到了一些變故,艦長跟母星回報返回的日子必須延後一段時間,他一邊尋找附近可以降落的星球,一邊等待母星那邊的回應。

很快的,母星就給了他回覆,並要求每天回報情況。

 

等艦隊降落到某顆星球上之後,艦長將目前情況與星球座標回報給母星,他看著緩慢前進的進度條,乾脆轉身去找隊員商量事情,所以他並沒有見到傳送失敗的通知。

 

艦隊的人清點了所有物資,認為數量無法讓他們撐到回到母星那天,於是他們決定離開艦隻,到星球上找尋可以食用的動植物。

他們沒有料到的是,在他們的腳底踏上大地的那一刻,粗大的荊棘破土而出,把他們連同艦隻包圍起來。

 

當他們要拔出武器剷除眼前的荊棘時,一道聲音打斷他們的動作。

 

「給我住手停手放下手上的刀──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從荊棘後面探出頭的少年對著他們眨眨眼。

 

沒有人願意相信陌生人的話,於是他們仍然拔出了武器。

 

銳利的刀口還殘留著血液,那股血腥味使得荊棘更加狂暴。

 

「在龍族的領地上拔出沾著龍血的刀,真的是絕對是果然是──活膩了。」

 

少年蹦蹦跳跳朝著艦隻的方向前進,身手靈活地躲過隨著荊棘揮舞而噴灑過來的肉沫與殘骸。

不到三分鐘,少年眼前只剩下關著生物的籠子,艦隻與所有人都成了地上的碎塊。

 

「嘖嘖嘖,我就說那群人族沒事拿死蛋做什麼。你現在就是虎落平陽,不,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好像也不是,算了算了,反正你回來了,也不用再擔心什麼。」少年邊碎念邊折斷籠子的鐵條,讓裡頭的龍族能夠走出來。

 

當龍族與少年對上視線的那刻,少年對牠行了禮,「歡迎你再度歸來,帝尊。」

 

 

多年前,他們在紅雨中離別。

多年後,他們在血海裡重逢。

 

 

除了少年,星球上還有其他種族存在,再加上龍族偶爾會去別處撿回來的人事物,他們的人數越來越多,勢力越來越龐大。

 

在人族離開的百年之後,這顆星球迎來了新的名字──魔世。

 

 

 

 

END

--------------------------------------------

看到雨的第一直覺就是「漫天血雨」(根本離題

明年布翁4/13,要開始把筆撿回來了←鹹魚太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