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像,不過這是蒼最(正經臉

 

 

 

 

燃燒的蠟燭是教室裡唯一的光源。

幾隻幼小的動物圍繞著那道微弱的亮光,用稚嫩的叫聲溝通。

 

即使窗外狂風帶來的巨大聲響蓋過了大部分的聲音,幼獸們仍然壓低嗓音,似乎怕牠們談論的事情被別人聽到。

 

漆黑的深夜方便遮掩牠們的行蹤,相對的,也容易讓牠們忽略掉隱藏在暗處的人。

 

少年借著茂盛的樹叢遮擋自己的身影,他靠著樹幹,雙手環抱胸前,側過頭望向教室裡,正在交頭接耳的幼獸並不知道牠們討論的話題全都被聽到了。

 

這時,一個柔軟的毛茸物品蹭到少年的臉頰,隨後青年低沉的嗓音從上方傳來,「原來都跑到這裡來了?」

 

也許是被嚇到,少年下意識往旁邊移動,眼見人就要踩空,青年伸手去拉人。

 

教室內,察覺到外頭異樣的幼獸們一哄而散。

 

表情毫無變化的少年對著那雙擔憂的蔚藍眼眸,出聲打斷對方尚未說出口的話語,「你嚇到我了。」

 

「……抱歉。」

 

在少年表示無礙之後,青年問:「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休息?」

 

「我出來找小蜜桃。」

 

「需要我幫忙尋找嗎?」

 

「不用。」少年示意青年看向不遠處正在奔跑的雪色獒犬,跟牠背上那群幼獸們,「看樣子,牠們玩夠準備回去睡覺了。」

 

「哈。」青年沒有追問少年是否有聽到幼獸們談論的內容,他認為,對方想說的時候,自然就會跟他提起了。

 

「既然小蜜桃走了,那我也要回去了。」少年順口問一句:「剛好順路,要一起走嗎?」

 

「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