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夢中,他在與一個人交纏著。

汗水浸濕了他的眼眸,他看不清那人的長相,但他的心告訴他,那個人可以信任,於是他安心的把自己的一切全都交給那人。

 

情事終了,那人在他眼角落下一吻。

 

“以吾之心,換你之命。”

那人說完後,就握著他的手將刀刺進自己的胸口。

 

他開口喊了什麼,似乎是那人的名字,那人一如往常地親他臉頰安撫他。

“吾會去找你,等吾。”

 

而後,夢醒了。

 

他一睜眼就見到熟悉的天花板,這裡是他從小生活到大的房間。他伸個懶腰後看向床頭的鬧鐘,在鬧鐘發出擾人的鈴聲前就把它按掉了。

換好衣服的他走出房間,一走進飯廳就看到正在悠閒喝茶的老爹以及正在把煎蛋端上桌的飲歲。

 

「最光陰,今天怎麼沒聽到你房裡那個吵死人的鬧鈴?」

 

「作夢了。」

 

他失去了十九歲那年的記憶,在那之後他總是經常作那個夢。他曾經問過家人,但他們都說他失蹤了一年,一年後被發現昏倒在醫院門口。

心口的失落感告訴他要將失去的那人找回來,但他卻無從找起。

 

夢裡的那人說他會來找他,然而他等了好幾年,依舊沒等到。

他連那人長什麼樣子、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只是固執地相信那人會說到做到。

 

「想不起來就別想了,先來吃早餐。」

 

「恩。」


 

章一 公車

 

 

最光陰靠在公車站牌上,一邊等車一邊低頭回手機裡飲歲剛剛LINE給他的訊息。

 

六塊肌的人生是寂寞的:家裡那位老人家要吃草莓蛋糕,還指名他愛吃的那間,反正順路,你就順便買回家。

 

最是光陰化浮沫:反正很近,你自己出門去買。

 

六塊肌的人生是寂寞的:家裡有客人,沒空。

 

最是光陰化浮沫:客人?

 

六塊肌的人生是寂寞的:你也知道那位老人家幾年前是做什麼的,那個客人是別人介紹的,老人家剛好欠介紹人的恩情,所以就只能摸摸鼻子認啦哈哈哈。

 

最是光陰化浮沫:你不用在那邊幸災樂禍,反正到時候跑腿的事情都是你要做,他沒差別。

 

六塊肌的人生是寂寞的:……孩子大了果然就不可愛了。

 

最是光陰化浮沫:回憶過去是老化的徵兆之一。

 

這時,最光陰眼角瞄到有公車停在他面前,於是他抬頭看向那輛車,發現是沒看過的車號。

 

抵達地,玉家莊……?

 

最光陰抬手捂住隱隱發疼的心口,腦中浮現出一個朦朧的畫面,看起來似乎是間挺大的紅磚屋。

他下意識地就想踏進公車,在他腳底即將碰到公車階梯的時候──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公車司機拉了拉帽子,開口問:「你要上車嗎?」

 

回過神的最光陰搖搖頭,「抱歉,我看錯班次了。」

 

最光陰看著公車門關上後緩緩駛離,他不懂為什麼心口會突然疼痛起來,而腦海浮現的畫面又是哪裡?

還有那句話──

聲音跟夢中那人完全一樣。

 

 

「他沒上車,你失望嗎?」司機從後照鏡看了坐在最後座的青年一眼。

 

青年輕笑,「他上不來的。玉家莊可是一個離開後就不能再回去的地方。」

 

「可惜了,我還想知道那位刀神再度見到他之後會露出什麼表情。」

 

「你不知道玉千勝已經離開了嗎?」

 

「怎麼可能!他不是把心交給琅華了?必死無疑的他怎麼可能離開得了?」

 

「是還給他。」青年訂正司機的說法,「他本來就是代替別人進去玉家莊的。」

 

青年看向窗外,眼神流露出一絲懷念的情緒,「我那時本來是要坑那隻狗的,誰知道他從哪弄來了生死蠱代替那隻狗進到玉家莊。」

「但他一定想不到他進到玉家莊後會遺忘過去成了玉千勝,而心心念念想帶著琅華離開玉家莊的玉千勝……也預料不到他會忘記玉家莊的一切而變成最初的他。」

 

一個等待玉千勝的琅華、一個只記得那隻狗的他,那兩人相遇之後一定會很有趣吧!可惜,他還要過一陣子才能離開玉家莊,無法即時觀看一場好戲了。

 

 

「我回來了。」最光陰提著蛋糕盒往客廳走去,還沒走到就聽到老人的哀求聲。

 

「大師你一定要幫幫我!這個孩子不久前突然恢復了神智,但總是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最重要的是,他的五官居然開始產生變化了!跟他原本的模樣天差地別!」

 

「人的面貌本來就會隨著心思產生改變。」

 

「不,那是因為您沒見過他之前的模樣!」

 

最光陰把蛋糕交給飲歲處理,他轉身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間,剛好與站在老人身旁的少年對上視線,而後,兩人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這裡不能講出真名。”

“你就叫琅華吧。”

“既然你之名是吾給的,吾便會讓你平安離開。”

“記住了,吾之真名是──”

 

「九千勝!」

「北狗!」

 

見到熟悉臉孔的兩人卻聽到對方喊出陌生的名字,瞬間愣了。

 

那是誰?

 

 

 

 

這是2017/02在噗浪發的段子,因為沒人回,所以我就沒正式開坑了XD

 2016/12回坑後,痞克第300篇更新居然是一年半前的

生死蠱是劍三90年代五毒門派事件的物品,每個被種生死蠱的人都喜歡自絕經脈(。

劍三〈烽火長歌〉這首曲子裡,五毒的口白是這麼說的:生死蠱一擲,我願舍命換你平安,也算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羽穗
  • 發現糧食
    生死蠱真的很浪漫,九最真的也是生死蠱欸(?
  • 放久了還可以繼續吃的糧食(?
    以命換命的浪漫TT

    冷/夜羽 於 2018/10/05 19:07 回覆

  • 卡羅
  • 2017/2我還沒入坑....求補後續啦...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