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九千勝託人找來那所學校的資料。檯面上的資訊不難找,但有些消息卻得找同行問。

學校窗邊那個陣法存在已久,只有符合特定條件才會發動。這樣的陣法對於傳承也有條件,據他所知,最後一名傳人已在一百多年前過世,正好是那所學校創建的隔年。

 

或許是太過嚴格的關係,那所學校的畢業率只有六成,再加上每年招生名額並不多,在眾多學校之中,那所排名只能在中上,但還是有不少人搶破頭,想就讀那所學校。

外頭的人們只關注歷屆畢業生後來的事情,對於那些無法畢業的學生,很少有人去問他們的情況。

所以,外界沒有人知道,無法畢業的那四成學生,不是失蹤就是得了怪病,然後在十年內失去所有消息,連親人好友都會遺忘關於他的一切。

 

九千勝能夠確定的未畢業學生名單,也只有少數一部分。

因為學生的家人朋友曾經向他們這一行求助過,所以才能留下一點資料。

 

檯面上的資料只能找到歷年畢業的學生,至於那些無法畢業的學生,竟然只有九千勝從同行那邊尋來的這些資料。

 

太奇怪了,就算過了幾十年,多多少少還是會留下一個人存在過的痕跡。

 

九千勝手上的學生資料只有兩位數,還不到整所學校歷年未畢業學生總人數的百分之一。

學校在十一年前倒閉,但最近的一個委託是三十年前的事情,而那位雇主也在去年走了。

他能找到的線索並不多,大概還要去學校幾趟。至於是獨自一人,還是帶上最光陰一起去,他還沒想好。

 

深吸一口氣,九千勝起身倒了杯水喝。

 

敲門聲響起,離得比較近的最光陰去開門,過了一會抱著幾本冊子進來了。

「對方說這是報章雜誌還有雇主提供的照片,但是毀損不少。」

 

「謝謝,你先放在桌上吧。」

 

最光陰點了點頭,將冊子放在桌上後,回頭繼續研究學校的平面圖。

 

當九千勝經過最光陰身邊時,腳步頓了一下。

 

「怎麼了?」最光陰眼角瞄到九千勝停頓的身影,抬頭望去,剛好與那人對上視線。

 

九千勝率先別過頭去,「不,沒什麼,只是有點累了。」

否則他怎麼會產生最光陰的妖氣中參雜著一絲亡者氣息的錯覺呢。

 

想到九千勝已經看了好幾個小時的文件,最光陰盯著那人的背影,「你要先休息一下嗎?」

 

「等我看完這些。」九千勝從桌上的冊子中抽起一本翻看。

跟之前的資料一樣,只要跟未畢業的學生扯上關係,幾乎都會被污漬或墨跡遮蔽。

九千勝大概看了前幾頁的內容,除了尋人啟事就是學生投稿被刊登的文章,他直接翻到相片的部分,毫不意外看見一堆模糊不清的照片。

一群人的合照,除了雇主委託尋找的學生,其他人的臉不是剛好沾到污漬,就是沒拍好而糊掉。

他翻了翻,正打算拿下一本看時,注意到一張照片,看樣子似乎是學生趁著朋友不注意時,把人抓過來拍的。

那個朋友臉上也被污漬遮住了,但只有上半部分而已。

 

九千勝瞇起眼,覺得下半部的臉好像看過,是在哪看到的呢?

 

這時,最光陰站起來走動的聲音吸引了九千勝的注意,他下意識的瞄了一眼,對方正在彎腰拿東西,從他的視角來看,最光陰上半部的臉剛好被櫃子擋住。

 

「最光陰。」在對方看向他的時候,他抬手遮掉最光陰的上半臉,再與那張照片對照。

 

最光陰見九千勝只是抬起手,沒有繼續說下去,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你剛才有叫我嗎?」

 

「恩。」九千勝從冊子抽出那張照片,走到最光陰面前遞給他,「你看過這個人嗎?」

 

在最光陰看清楚照片中白髮少年的臉後,腦中再度浮現昨天聽到的那句話。

 

“我還是比較習慣聽你叫我一聲好狗兄。”

 

不、不對。

他不是這麼稱呼對方的。

 

「這個人叫什麼名字?」

 

九千勝沉思一會,想起這個人是第十八屆的學生,「無夢生。」

 

在那個名字被說出口的瞬間,最光陰的腦中多了一段記憶。

 

 

“在『它』的面前不能說本名,我們要想個稱呼來取代名字。”無夢生笑了笑,“之後你們在外面,就叫我『三餘』吧。”

 

昨天最光陰在隧道看過的人都在,每個人都幫自己取了一個新稱呼,只剩下他。

 

“那麼學弟打算取什麼暱稱?”

 

他能感覺到自己張開了嘴,卻聽不見自己說了什麼。

 

“哈。”無夢生朝他眨了眨眼,“你比我還早來到這個地方,那我以後不就得叫你一聲好狗兄了嗎?”

 

他也跟著笑了,“好狗弟。”

 

 

從來沒有學生進到那個地方還能活著出來。

要不是他遇見了那個人,他本來也是同樣的結局。

那個人──是誰?

而他,又為自己取了什麼暱稱?

 

他的直覺告訴他,問題的答案跟那段空白的記憶有關。

 

 

九千勝看對方一直沉默不語,試著出聲拉回對方不知道雲遊到哪去的思緒,「最光陰?」

 

「九千勝,我想再去一次那所學校。」最光陰強調,「就我一個人去。」

 

「我正打算再去一趟,既然順路,我就載你一程吧。」

 

最光陰還要繼續講,就聽到九千勝輕嘆:「接下委託的人是我,你只是陪著我跑一趟。既然我們都來到這裡了,那就一起完成吧。」

「誰也不欠誰,不要有所負擔。」

 

「……好。」

 

 

 

 

----------------------

夢到被九爺摸頭,所以更新了(膚淺

剎那居然快一萬字了(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