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年退隱賀文

※人魚綺總&天使小最

 

 

 

 

離宴會開始的時間越來越近,會場門口聚集的客人也越來越多。這是一場私人舉辦的宴會,主辦方特地派人在門口確認來賓身分。與主人熟識的面孔就直接讓人進去,如果印象不深就得請對方拿出邀請函。

在陌生的白髮青年走過來時,他伸手攔下對方,「先生,請出示邀請函。」然後,他就看到眼前的青年揚起嘴角,張開嘴用陌生的語言說了一句話。

接下來的事情,他就完全沒有任何印象了。

 

等他回過神,就發現主人正在大發雷霆,主人最近買了幾個很稀有的收藏品,今晚的宴會就是因為主人想將這些收藏品拿出來炫耀,沒想到收藏品居然不見了。在收藏品消失的前十分鐘,所有的監視器畫面突然陷入一片黑暗,等它再度恢復畫面,原本關在籠中的收藏品就不見蹤影了。

 

「有看到可疑人士嗎?」主人一一問過在門口核對身分的屬下,結果都是否定的回答,氣得他責罰了所有屬下,並重金懸賞那些收藏品的下落。

 

但是他們都很清楚,追不回來的可能性極高。

畢竟,那是異族的幼崽阿。

能夠無聲無息將那些收藏品帶走,也只有異族才辦得到。

 

 

 

 

綺羅生的父母在他出生不久後就出了意外,之後就由族人扶養他長大,直到他有能力狩獵食物為止。

跟不喜愛去陸地上的族人不同,當綺羅生能長時間離開水時,他就常常跑去人界逛一會。等他成年之後,他就在人界的某座城市住了下來。

 

人類將他們這些非人族稱為異族,如非必要,很少往來,但卻很喜歡買賣異族的幼崽來圈養、收藏。幼崽還無法完全轉變成人形,多少會保有原形的特徵。這樣年幼的孩子,通常都會被家長保護得很好,只不過,還是會有幼崽被騙走,甚至被強行帶走的例子。

 

綺羅生是無意之間得知這場宴會的事情。

雖然其中沒有人魚的幼崽,但既然宴會場地離他不遠,他就順路將那些幼崽帶了出來。

沒想到還因此認識一名天族。

 

當時混進去會場的他一邊避開監視器一邊跟人打聽消息,花了一些時間終於找到幼崽被關著的地方,等他推開門,就跟正從窗戶進來的天族對上視線。

 

那名天族半蹲在窗檯上,背後的翅膀未完全收起,還有一部分被擋在窗外。

 

綺羅生察覺到天族不太友好的目光,似乎是把他當成綁架幼崽的人,他舉起雙手,將耳朵變回原形,露出自己身為人魚的身分。

於是天族的敵意少了一些。

 

天族收起翅膀跳進房間,他走到籠子前,一彈指就將上頭的鎖給弄斷。籠子裡的四個幼崽正在呼呼大睡,對外界變化毫無反應。

他看了看幼崽們,又看了一眼綺羅生,「你兩個、我兩個,賞金平分。」

 

「嗯?什麼賞金?」綺羅生問完就看到天族沉默了,他想了想,認為還是快點離開比較重要,就講了一個附近的地標,「先兵分兩路離開,其餘的,到那裡會面再說。」

 

「恩。」天族拎起兩名幼崽走到窗邊,轉眼間就跳出去了。

 

「……」綺羅生瞄了一眼那名天族在夜空中很顯眼的雪色雙翼,他彎腰抱起兩名幼崽,稍微喬裝後,就混在人群中,從側門離開了。

 

會合之後,天族帶綺羅生到一棟不起眼的住宅,並稍微解釋了一下。

直到這時,綺羅生才知道人界有異族的仲介所,不僅處理異族在人界的身分,也會發布一些任務讓異族賺取金錢。

 

也許是上岸的人魚太過少見,他們走進去後,仲介所的人看到綺羅生時,也愣了一下。

當天族將一半的金錢遞給綺羅生時,他沒有收下。兩人僵持了一會,直到天族說他剛來人界不久,需要綺羅生跟他講關於人界的一些事情與規矩,這筆錢就當作是委託金,綺羅生才答應。

 

「對了,我們還不知道彼此的名字。我叫綺羅生,你呢?」

 

「最光陰。」

 

後來,綺羅生才知道最光陰之所以敢正大光明的在夜空中飛翔,是因為有仲介所的人會幫忙擦屁股。

 

「這樣不會太麻煩他們嗎?」

 

「我來人界以前,族中的人都跟我說『既然仲介所會抽成,那就不要浪費,儘管用』。」

 

「……原來如此。」

 

 

最光陰跟綺羅生講關於仲介所的事情與規定;綺羅生則是教他怎麼隱藏身分,偽裝成普通人。

為了方便找人,最光陰一開始是在綺羅生住家附近租了一間房。等到兩人交情深了,綺羅生就另外收拾一間客房,叫最光陰不用跟房東續約,直接搬過來和他一起住就好。

 

他們平常都是各忙各的事情,有空檔的時候再去接個任務兼職。如果兩人剛好都有空,才會一起做任務。

這次他們有了兩周的假期,仲介所也沒什麼任務可做。

 

綺羅生就問最光陰要回去天族待一陣子嗎,最光陰搖搖頭,「來回要一個月,時間不夠。」

 

「那你要去我的故鄉看看嗎?」

 

於是就有了最光陰坐在礁石上,低頭看著綺羅生陪人魚幼崽在水中玩鬧的景象。

 

綺羅生看幼崽玩累了,就讓他們先回家睡一覺。等到幼崽走了,他才游到最光陰待著的礁石附近,「抱歉,你在旁邊看著很無聊吧。」

 

「不會。」最光陰想起了一些關於人魚的傳聞,「我似乎沒聽過你唱歌。人魚的歌聲真的有誘惑人心的能力嗎?」

 

綺羅生不答反問,「你想聽嗎?」

 

最光陰點點頭,就看到綺羅生往後游,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他正疑惑對方的舉動時,就聽見對方的歌聲。

綺羅生用人魚的語言唱歌,最光陰不知道歌詞的意思,只覺得一股暖意隨著嗓音在他的心中泛起陣陣漣漪。

很溫柔的歌聲,就如同綺羅生給他的感覺一樣。

 

在歌聲停止的瞬間,最光陰也回過神了。

這時,他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了水,如果不是綺羅生扶著他,或許他早就沉下去了。

 

「看來傳聞是真的。」

 

 

綺羅生只是笑了笑,沒有解釋。

 

 

人魚只會唱歌給心儀的人聽。

而且,

聽到人魚歌聲的人,必須將人魚放在心上,才會被歌聲誘惑。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