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9 Mon 2018 16:31
  • 闌珊

九千勝沉思一會,問最光陰屋內只有那名魔物嗎,後者閉上眼,半分鐘後搖了搖頭,「雖然很微弱,但是還有另一個魔物……應該是被困在某種容器裡。」遲疑了一下,他還是將剛剛發現到的事情說了出來:「那個容器上頭的氣息,跟你很像。」

 

「我明白了。」九千勝點點頭,猜測這名雇主大概是隱瞞了什麼。

雇主說他和魔物做了交易,他幫魔物找東西,魔物幫他做事,只是將東西運回來的路途中出了點差錯,眼看期限快到了,他怕會被魔物報復,就委託他們,希望他們替他跟魔物談判,看能不能將日期延後一個月。

 

跟雇主交易的魔物是一種低階魔物,雖然外表兇惡,但脾氣卻是與外貌完全相反,是魔族裡頭最和善的一脈。

這個委託並不難,被他交給經驗只有幾年的手下。跟他所預料的一樣,過了幾天,手下就回報任務完成了。只不過雇主擔心魔物反悔,苦苦哀求能不能找人保護他,手下被吵煩了,就借給他一個法寶,可以讓低階魔族無法靠近他。

那是很常見的法寶,九千勝並沒放在心上,就算雇主遲遲不歸還,他也不在意。

 

但是現在看來,那個法寶似乎被雇主拿去其他地方做了點手腳,變成困住魔物的容器了──

 

 

「要殺進去嗎?」最光陰的眼神掃了一圈悄悄朝九千勝靠近的荊棘,也許是畏懼他的存在,它們又縮回原地。

 

「你將刀收起來吧。」九千勝嘆了口氣,「我們一起走進去就行了。」

 

「恩。」最光陰將獸刀變成雪色狗尾巴,掛在手腕上揮了揮,「走吧。」

他與九千勝並肩走向被荊棘包圍的屋子,在他們離大門只有幾步之遙時,纏在鐵柵欄上頭的荊棘往旁邊挪了一些,露出只容許一人行走的空間。

最光陰眉毛一挑,腳下的步伐沒有一絲停頓,反而是荊棘在即將碰到他的時候,迅速地撤開了。

 

兩人一走進去,第一眼見到的就是躺在花園的草皮上,被藤蔓纏繞的人們。

九千勝很快就認出自己的手下在哪,他偏頭對最光陰說了句:「等我一下。」就走到手下的身旁,蹲下去查看他們的狀況,發現人只是昏過去後就放心了。

 

在九千勝靠過去的瞬間,纏繞在人們身上的藤蔓就朝他飛了過去,眼見只剩下幾公分的距離時,就被一道透明的牆給擋住了。

九千勝一個一個查看手下的情況,似乎沒發現那些想纏上他的藤蔓,等他回過身走向最光陰,藤蔓就縮回到草地上,沒有追上來。

 

「久等了。」九千勝笑了笑,與最光陰一起走到主宅裡。

 

裡面只有兩位魔物,一名人類。

一個魔物被困在精緻的瓶子裡;另一個魔物則是沉著臉,瞪向緊抿著唇的人類。

 

當九千勝一踏進屋子,沉著臉的魔物用眼角瞄了門口一眼,在他看清楚前者的長相後,臉上閃過一瞬的錯愕。

即使只有一瞬間,還是被九千勝捕捉到了。他正要開口說話,魔物就甩手丟出沾染魔氣的小刀,在刀尖離九千勝的眼球只有兩指的距離時,被最光陰伸指抓住了。

 

妖氣從最光陰的指間竄出,層層包住了小刀,將上頭的魔氣全數吞噬以後,攪碎了刀子,最光陰輕彈手指,將殘留的鐵粉弄掉,「對沒有恩怨糾葛的人類出手,違反了規則。」

 

魔物哼了聲,「那個困住我朋友的法寶上面有他的氣息,這還不算嗎?」

 

「百分之一而已,當然不算。」最光陰又補了一句:「要破壞那種程度的東西,對你來說輕而易舉。」

 

「你要為他擔保?」魔物勾起嘴角,「你知道後果?你不怕──誤信了人嗎?」

 

最光陰與九千勝認識的時間並不久,但他仍然沒有片刻猶豫就回答了:「當然,他沒做錯,我該怕什麼?」

 

眼前的場景跟記憶深處久遠前的景象漸漸重疊,魔物心情極好地放聲大笑。

「我朋友跟人類交易,他給人類偏財運,人類幫他找東西,可惜人類被錢財迷花了眼,不肯將東西交出來……還困住了他。」魔物撇了人類一眼,「等我問出東西下落,我就會帶朋友離開,不會奪走任何一條人命。你們不放心的話,可以在一旁看著。」

他非常清楚像九千勝這樣與妖魔打交道的人,不插手的界線在哪裡。這段話既是解釋,也是一種允諾。

 

九千勝與魔物對視,過了一會,他轉過頭望向最光陰,「我們去隔壁房間待一會吧,就一個時辰。」

既然是雇主毀約在前,那他不會插手管這件事情。不過魔物並不能待太久,就算他沒有傷害人的心思,他身上濃厚的魔氣也會對這片土地造成影響。

這就是高階妖魔不會輕易踏入人界的原因,即使他們無意,也很容易對人間造成影響。若是為了償還因果來到人界,天道還會幫忙約束妖氣魔氣所帶來的影響。

 

 

最光陰點頭應允,而後跟著九千勝一起到隔壁房間待著。

 

魔物注視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許久,直到身影消失在房門口,也沒有移開視線。

 

很久很久以前,在他還是幼崽的時候,他看過一名大妖護著人類少年的背影,只是人妖殊途,最後的結局是避不了的老套悲劇。

大妖帶著人類的屍體離開世人的視線,再無任何消息。

 

沒想到──

 

 

魔物輕笑一聲,眼中的情緒分不清是懷念,還是悲傷。

 

也罷,好歹那一妖一人在他最脆弱的幼崽時期,還是挺照顧他的,他也不好讓他們為難,還是快點處理好事情,早點……回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冷神隱中 的頭像
阿冷神隱中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穗
  • 看到藤蔓的時候以為這篇要開車(ㄍ
  • 嗯?藤蔓PLAY我應該寫過了(?
    欸不對,開車會鎖阿(重點錯

    阿冷神隱中 於 2018/07/09 18: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