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並沒有參加社團,所以社團的迎新活動跟他沒有任何關係,剛下課的他正打算回宿舍,就被朋友抓住肩膀。

 

「江湖救急啊啊啊啊啊大哥!!!!」

 

最光陰甩開肩膀上的手,誰知下一秒朋友整個人直接巴住他不放,「……一句話解釋清楚。」頓了一下,又補充他得回去的理由:「小蜜桃的糧食吃完了,牠現在應該餓了。」

 

「小蜜桃這個月的狗糧我包了!」看了看周遭還留在教室聊天的同學,他低聲在最光陰耳邊哀求:「你能不能陪我參加晚上的社團迎新?」


「原因?」


「社長說要帶我們參觀學校的不可思議傳說當作迎新,我最怕這種東西了嗚嗚。」


「你不是高爾夫球社嗎?」


「社長的女友是靈異研究社的,這是兩個社團一起舉辦的迎新。」


「……」


最後,最光陰還是答應了。

兩人先去買小蜜桃的食物,回到最光陰在學校附近租的宿舍,待到時間差不多到了才出門。

 

對最光陰來說,夜晚與白天的學校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他偏頭跟緊抓著他手臂的朋友說:「你靠太近了,很熱。」

「會嗎?我怎麼覺得有點冷……」

 

最光陰盯著朋友臉上細小的汗珠,過了一會,他轉頭望向正在解說的社長,默許了朋友的舉動。

 

其實並不可怕。

雖說是介紹不可思議的傳聞,但一路上,社團的學長們幾乎都是在說趣事,那些傳聞反而只是用幾句話帶過。

也許是氣氛輕鬆的緣故,周圍的人開始聊天說笑,然而最光陰的朋友卻開始顫抖。


最光陰發現朋友的臉色十分蒼白,他本來還有些困惑,直到他想起朋友的體質有點特殊。

「還好嗎?」

 

朋友搖搖頭,「整個走廊,都是腳步聲的回音……蓋過了說話聲。」

最後一句幾乎是用氣音說的,要不是最光陰的聽覺靈敏,還無法捕捉到這句話。


但……
即使一行人有說有笑,真正產生回音的,也只有寥寥無幾的大笑聲。

 

看樣子,臨時參與的「人」可不少。

最光陰看了一眼時間,「還有十分鐘,撐著吧。」


社長稍微介紹了一下這棟大樓的歷史,「你們應該也發現到了,這棟樓的裝潢跟其他教學大樓完全不同,這是學校裡頭最舊的建築物,除了音樂教室,其他的一般教室幾乎都空著,偶爾會讓即將畢業的學生用來上課,或是重修補考。」

「不過這棟樓近期就會開始整修,這大概會是新生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看到它的樣貌。」

「這裡就是音樂教室,也是學校最後一個不可思議的傳說,無人演奏的鋼琴。」社長一邊說一邊打開了門。

在門完全開啟的那一刻,鋼琴聲從裡頭傳了出來。

教室裡頭沒有人,但是鋼琴聲還在持續演奏著。

 

社長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自從傳說出現後,總是會有無聊人士把錄音機放在裡面嚇人。」

他走進去,打算像之前那幾次一樣,把錄音機從鋼琴底下拿出來,可是等他靠近鋼琴,卻驚恐地發現到琴鍵在動!

仿佛真的有個看不到的人在那邊彈奏鋼琴似的。

 

「你們在做什麼?」

此時,一道陌生的嗓音從社團人員的後面傳來。

 

有膽子比較小的人被嚇到叫出聲;膽子比較大的,則是回頭看向聲音源頭。

 

「學校不是說,這棟樓不准進來嗎?」出聲的人指向隔壁棟亮著的教室,「我在那邊看到你們往這裡來,新生不知道就算了,帶頭的也不知道嗎?」

 

「對、對不起。我們馬上離開,請學長別說出去!」副社長喊了社長的名字,看對方依舊站在那邊,乾脆衝進去拖著人走,「被抓包了,還不趕快跑!」

 

「……有、有鬼!鋼琴在動!!」

 

副社長看了一眼鋼琴,「哪裡在動?你眼花了吧。」

 

「真的……咦?」正要爭辯的社長發現琴鍵完全沒有變化,剛才的一切,就好像是他的錯覺。

 

「隔壁樓研究室的學長發現我們擅闖了,還是快點閃人吧!!」

 

一行人請求學長保密,得到對方的答應後,不禁鬆了口氣。他們又跟學長聊了幾句,才轉身離開。

走在最後頭的最光陰回頭看向學長,揚起嘴角笑了一下。

他身旁的朋友在學長出現的那一瞬間,終於放心了。

 

一行人往下一個目的地走去,這時,不知是誰提出了問題:「這時期的研究生不是幾乎都跟著導師出國了嗎?」

 

「你也說了是幾乎啊,總會有一、兩個還在學校裡吧?」

 

「研究室的燈關掉了!!!」

 

「應該是學長離開了,他剛不是說自己要回去了嗎?別自己嚇自己!」

 

 

最光陰側過頭,用唇語問走在他身旁的透明人影。


──怎麼不是假扮成老師?

 

那人笑瞇了眼。

 

──跑進那棟樓會被記警告,老師就不太可能只是口頭說說而已了。

 

 

最光陰點頭表示明白,任由那人湊過來摟他的腰。

 

 

在那人出現之後,最光陰的朋友就跑去找有點交情的同學。

「嗯?你怎麼沒繼續巴著最光陰啦?」

 

「太熱。」

人家的男朋友已經來了,他是嫌命太長才會繼續賴著。

反正有那人在,其他東西是不敢靠近的。

……真要說有什麼不好的,大概就是這份閃光只有他看得到吧。

 

 

 

 

END

 

-----

其實這篇是九最,還有個九爺是鬼王的設定

只是我越寫越多想法跑出來,又不想開新坑

就、任君腦補了(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