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羅生比約定好的時間提早了幾分鐘到達鐘塔,手錶的指針隨著時間流逝而轉動,等到分針指到五都還沒看到人時,他不禁開始擔憂徒弟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而耽誤了。直到他收到徒弟發的簡訊,說他會晚點到,才又放下心來。

 

一陣風吹來,綺羅生聞到風中隱約夾帶的一股味道,便抬頭望向天空。厚重的雪白雲層漸漸壟罩了蔚藍的天際,雖然沒有一絲灰雲的蹤影,但他還是傳了簡訊給徒弟,說自己將見面的地點改成附近的咖啡廳,並讓徒弟注意一下天氣變化。

他很快就收到對方的回覆。

──好,再五分鐘,我就到了。

 

誰知綺羅生一踏進咖啡廳裡,身後就傳來巨響,他轉頭看向店外,發現外頭下起了滂沱大雨,粗大的雨滴打落在街道上,街上的行人紛紛跑到屋簷下躲雨。

咖啡廳的店員朝他走過來,他說了句不好意思,推開門走了出去。他往旁邊走了幾步,依舊待在騎樓的範圍,卻不會擋到其他人的路。

 

綺羅生拿起手機,點開通訊錄,滑到徒弟那一攔,按下撥號。

電話響了三聲就被接了起來。

 

「師父?」

 

即使雨聲佔了大部分,綺羅生還是能從其他細微的聲音判斷出徒弟正淋著雨跑過來這件事。

「你在哪裡?」

 

對方說了個路名,離綺羅生的所在地還有兩條街的距離。

 

綺羅生想了一下,讓徒弟去那條路上的某間店門口等他,然後就直接掛斷電話,轉身走進一旁的便利商店裡,買了傘跟毛巾。

之後,他撐起傘,往徒弟所在的那條街走去。

 

也許是這星期經常下午後雷陣雨的關係,街上的人並沒有很多,等到綺羅生到達那條街時,遠遠就看到店家門口只有一個人站在那低頭盯著手機。綺羅生慢慢走向那個人,才瞧見水珠從那人微濕的頭髮滴落到因為淋濕而顏色變深的衣服上。

 

……不覺得冷嗎?

 

綺羅生停下腳步,再次撥打徒弟的電話,等那人接起後,笑說:「你看一下左手邊。」

 

那個人轉頭看向綺羅生,當兩人對上視線的瞬間,他愣了一下。

 

綺羅生邁出腳步,走到徒弟面前,他將先前買的毛巾拿出來,蓋在那人的頭上,稍微擦了幾下,「好狗兒,我來找你了。或是──我該叫你最光陰呢?嗯?」

 

最光陰眨了眨眼,語氣並不肯定地喊了句:「師父?」

 

見徒弟還沒回神,綺羅生晃了晃拿著的手機,讓最光陰看一下顯示通話中的螢幕,「如果你還不相信,我可以給你看遊戲照片。」

 

「不用。」最光陰搖頭,掛斷了通話。

 

綺羅生確認最光陰的頭髮不再滴水後,才收回了毛巾。他轉身推開店家的門,側過頭對徒弟笑了一下,「走吧。」

 

“走吧,小最。”

恍惚中,最光陰似乎看見小時候總是走在他前頭,陪著他去做檢查的玩伴。

 

「怎麼了?」綺羅生看著沒有反應的最光陰,發現對方居然恍神了。

頓時哭笑不得的他正打算叫對方回神,就聽到那句低喃。

 

「小哥哥,我回來了。」

 

“小哥哥,我很快就會來看你的。”

 

綺羅生皺起眉頭,他靠著門,抬手緊捂著額頭。腦中曾經空白的年幼記憶,在一道劇烈的頭痛中,浮現了片段的記憶碎片。

 

幼時的他正在和一個小孩打勾勾,許下了約定。

 

說好了再度相見,卻再也沒見到面。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