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裝綺、執事最

※輕鬆向的校園劇(???

 

 

陽光穿過窗戶的縫隙,灑落在教室靠窗的座位上。本該是空無一人的教室,卻有一名灰髮少年正趴在桌子上睡覺,從縫隙跑進來的光線剛好照在少年的髮絲上,少年動了動,似乎快被頭上傳來的炙熱感弄醒。

此時,剛好經過門口的白色人影放輕腳步走進教室,將窗戶關上後就要轉身離開,卻被醒過來的少年抓住了衣襬。

 

少年恍神了一會,才看向被他抓著的白色人影,等他看清楚對方的裝扮以後,一向淡然的容貌不禁做出了困惑的表情,「綺羅生,你穿女裝做什麼?」

 

綺羅生不答反問:「我倒是想問,外面那麼吵都還睡得著,怎麼我一走進來你就醒了?」

 

這棟教學大樓的旁邊就是操場,那裡目前正在舉辦趣味競賽,場上充斥著加油聲、音樂聲以及主持人講解的聲音,就算這間教室的窗戶全都關上了,從操場傳來的聲響依舊很吵。

 

「我聽到你的腳步聲,就醒來了。」少年鬆開手,伸了個懶腰,「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不知道怎麼吐槽前面那句話的綺羅生乾脆換了個話題,「最光陰,你忘記下午有話劇比賽了嗎?」

 

最光陰瞄了一眼腕上的手錶,「還有四小時,你不用這麼早換。」

 

「班長讓我們現在換上,當作是做宣傳。」綺羅生看著最光陰頭上翹起的一撮髮絲,忍不住用手指去撥弄那撮頭髮。

 

「……我們?」聽到關鍵字的最光陰望向綺羅生手上拿著的袋子。

 

「看你在睡,我本來想說算了。不過既然你醒了──」綺羅生晃了晃手上的袋子,笑說:「做朋友的,有難同當。嗯?」

 

最光陰沉默了一會,伸手接過袋子並放在桌上,他也不在乎綺羅生就站在他面前,直接脫掉了上衣,從袋子裡頭拿出襯衫穿上。

 

來不及阻止的綺羅生看了一眼無人經過的走廊,「我去把門關好、窗簾拉上,你先別換褲子。」就算沒看到最光陰的臉,他也能猜到對方會開口說些什麼,所以他乾脆說明原因:「校慶的時候,教官不會管服裝儀容,但我想他們不會寬容到容許裸奔吧。」

 

「我沒有奔。」最光陰反駁。

 

「恩,你只有裸。」綺羅生將窗簾拉上,「好了,你可以繼續換衣服了。」他沒有回頭,而是注視著窗簾,等最光陰換好衣服。

剛才他雖然馬上別過頭去,但還是注意到最光陰的胸口有道很長的猙獰傷疤。即使已經癒合很久了,但仍然可以看出那道傷口是多麼的深。

──明明小時候還沒有那個疤痕的。

 

 

衣料窸窸窣窣的聲音停止之後,綺羅生聽見最光陰抱怨了一句:「嘖,真熱。」他轉身去看,只見最光陰推開了窗戶,靠在一旁吹著風。

 

微風吹拂過少年的臉龐,他瞇起眼,似乎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白襯衫最上頭的兩個鈕扣並沒有扣上,而背心跟長褲的布料剪裁,凸顯了最光陰的腰身跟腿長。

 

綺羅生的眼角瞄到跟袋子一起被放在桌上的領帶,他走過去拿起領帶,「你少穿了一項。」

 

「我不會打領結。」最光陰說完就看到綺羅生拿著領帶朝他走了過來。

 

這時的他才仔細打量綺羅生身上的服裝,發現他們穿的衣服是一對的,差別只在他穿的是長褲,而綺羅生則是裙子。

因為班上的男生比較多,所以演出話劇的時候,有幾個男生得穿女裝,為了以示公平,當時是用抽籤來決定人選。那套衣服本來是最光陰得穿的,只是綺羅生偷偷跟他交換了籤。

 

最光陰盯著正在幫他打領結的綺羅生,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口:「為什麼要跟我換籤?」

 

「你當時的臉上寫著你很困擾。」綺羅生輕笑,「反正去年我就穿過了,就當作是每日一善,拯救轉學生?」

 

「是這樣嗎?」最光陰總覺得眼前的人沒有回答真話。

 

「還是你比較喜歡『英雄救美』這個回答?」綺羅生眨眨眼,瞧見最光陰扭頭就走的模樣,不禁笑了出聲。

 

誰知最光陰走了幾步後,轉身對他行了一個禮,彎腰問:「這位美人,請問我有這個榮幸,與您共行一段路程嗎?」

 

「噗,走吧。」綺羅生勾著最光陰的手往外走去,離開教室前不忘拿走袋子。

 

 

綺羅生曾經改過名,他以前的名字是「白小九」。

白小九曾經有個身體不好的童年玩伴,那是他當時唯一的朋友。

朋友的家人不知道從哪聽來的消息,讓朋友穿了幾年女裝,誰知道身體就真的越來越好了。

之後,那個朋友就搬走了。

而白小九那個童年玩伴的名字,就叫做最光陰。

 

 

想至此,綺羅生悄悄地看了最光陰一眼。

 

如果那些過往,只有他記得──

那便只是曾經。

 

現在的他,是綺羅生。

有一個剛剛認識的朋友,名叫最光陰。

 

如此而已。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