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勝看了看桌上的家長會通知單,又看了看站在他身旁的最光陰,那孩子仰頭望向他,什麼也不說,沉默地看著他。

因為他尚未成年的緣故,所以他是找了一個屬下來當最光陰明面上的法定代理人。他最近收到一個消息,那孩子的哥哥已經在主家取得相當重要的地位,要是跟他們講一聲,讓他們抽空來參加家長會也不是不可能,只是……

 

那一天,他的學校因為運動會的關係而補假,所以他也能去。

 

「最光陰。」九千勝蹲了下來,與孩子平視,「你希望誰去參加?」

 

那孩子想也不想地回答:「哥哥。」

 

九千勝歛了眼眸,他抬起手輕輕摸了幾下最光陰的瀏海,「晚點我會打電話給你的哥哥,讓你親自邀請他們,好嗎?」

 

誰知,最光陰搖了搖頭,又對著九千勝重複了一次:「哥哥。」

他見九千勝沒反應過來,就伸手抓住那人的手指,「我希望哥哥你,能參加家長會。」

 

大概是相處的時間久了,這孩子開始會跟他撒嬌了。九千勝一邊在心裡感嘆,一邊逗他:「可是我要上課呢。」

 

「騙人。」最光陰馬上拆穿了九千勝,「那天你休息,我問過了。」

 

「喔?」九千勝正要問最光陰是從哪邊得知這件事情,就聽見那孩子小聲補了一句:「如果哥哥有其他事情要忙的話,就當作是哥哥要上課沒辦法去吧。」

 

「……」

九千勝見最光陰說完就低下頭鼓起臉頰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抱歉抱歉,我的確是有空去。沒想到居然會被你拆穿了呢。能跟我說一下,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呢?」

 

「因為哥哥最近去地下室的次數變多了,我就想是不是哥哥的學校有活動。剛好班上有同學的姐姐跟哥哥同校,我就去問他了。」最光陰抬起頭,眨了眨眼,「運動會那天,哥哥會下場比賽嗎?」

 

「會,你要來幫我加油嗎?」

看到最光陰點頭的那一瞬間,九千勝無法形容心中湧起的這股感受是什麼,那是一種很陌生的暖意,雖然不習慣這樣的情緒,但他並不排斥。

 

「哥哥要比什麼?」

 

「秘密。」九千勝笑了笑,將最光陰抱起來,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我不說,直接帶你去看,不過你可要保密喔。」

 

「恩。」最光陰用手指在嘴巴比了個叉,「我不會跟別人說。」

 

九千勝笑彎了眼,偏過頭蹭了一下最光陰的臉龐。

 

 

真是糟糕……

他開始捨不得最光陰了。

甚至有那麼一點點,不想把這孩子還回去的念頭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