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黃的燈光是小巷唯一的光源,寫著巷名的路牌被綁在燈桿上,經過長年的風吹雨淋,牌子上頭的字跡早就模糊了。

全身穿著深黑色衣物的人站在路燈底下,仔細辨識路牌上的巷名。就在這時,燈管閃爍了一下,燈光映照在地上的人影多了一個。

 

「反應倒是挺快的。」最光陰兩指扣住刀身,銳利的刀尖離他雙眼不到一公分的差距,卻再也無法逼近半分。

在巷子陷入黑暗的一瞬間,黑衣人將隨身攜帶的刀拿了出來,根據直覺刺向剛好從頂樓躍下的最光陰。

黑衣人很快就判斷出兩人之間的實力落差,於是他放開刀柄,轉手攻向最光陰的頸側,在對方側身閃避攻擊的同時,抬手用指尖在空中劃出一道裂縫,想趁機脫逃。

 

自從知道這次的任務目標是能劃開空間任意穿梭異地的種族,最光陰就請九千勝幫忙,動用他的人脈關係,弄來可以暫時封印空間裂痕的符令。

「休想逃。」最光陰拿出了符紙,他正要貼在裂縫上,防止黑衣人逃跑時,眼前的景象發生了異變。

 

一半的身體都已經進入裂痕的黑衣人突然慘叫一聲,下一秒,黑衣人離開空間裂縫並後退了好幾步,他剛才進入裂縫的半邊身子,衣服被不知名的銳利物弄得破碎,露出底下密密麻麻的細痕。

黑衣人死死盯著裂縫,狂風吹過的呼呼聲從裡頭傳了出來,在漆黑的縫隙中,隱約可見幾道白光劃過。

他遇過很多次空間被干擾的情況,隨著原因不同,空間的變化也不一樣。而這樣的情形,是因為空間遭受了時間的阻礙。

可以跨越空間的種族不少,但能夠影響時空的人,據他所知,只有──

 

「怎麼可能!」黑衣人瞪向最光陰,「時間城的人很少入世,也從來不干涉外界事務。你這是什麼意思?」

 

「受人所託,忠人之事。」最光陰轉了轉被黑衣人捨棄的刀子,然後將刀尖抵在後者的脖子,「你是要自己走去仲介所,還是要等他們來擒拿你?」

 

像是聽見什麼荒唐的事情似的,黑衣人表情猙獰地笑了,「居然跟仲介所來往?看來時間城也沒多重視當年的那個孩子嘛。」

 

從沒聽過時間城的最光陰想了想,雖然對方將他誤認成來自別處的人,對於任務結果並沒有任何影響,但他還是開口解釋了。

「我的擔保人來自於綺羅族。」

 

黑衣人睜大了眼,而後大聲狂笑起來。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哈哈哈。綺羅族與時間城居然會扯在一起?雖然很想知道後續發展,但是看樣子是無法了呢……」

 

察覺不對勁的最光陰想用刀背打昏黑衣人,卻還是慢了一步。對方毫不猶豫地直接將心臟挖了出來,徹底斷絕自己的生機。

 

「嘖。」

雖然任務內容說不論生死,但生擒的獎勵還是比較多的。

 

最光陰打了通電話連絡仲介所,在原地等了一會就見到趕來的仲介所人員。他打了聲招呼便轉身離開,誰知才走了幾步就被仲介所的人喊住。

 

「請問,他有說什麼奇怪的話,或是做出奇特的舉動嗎?」

 

根本沒把黑衣人的話往心裡去的最光陰搖了搖頭,「還有其他問題嗎?」

 

「沒有,辛苦您了。請早點回去休息吧。」

 

 

這晚的事情很快就被最光陰拋到腦後,他也沒跟九千勝提起黑衣人講的那些話。直到後來發生那一件事,將他們全都扯進一件懸案。最光陰才發覺當時仲介所那句問話的用意。

 

然而,已經太遲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