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

※綺總設定來自於小五 

 

 

最光陰發現對方拿著扇子的那雙手變換了姿勢,他用另一隻手握著扇柄,並從中抽出長刀,隨著白光劃過,清脆的破裂聲在耳邊響起。

眼前的空間產生了扭曲,蛛網般的黑線撕裂了產生變化的景色。對方的長刀恰巧被空間的裂痕吞噬,沒傷到最光陰半根寒毛。

 

「哎呀,這麼快就找到了嗎?」似乎並不感到意外的人笑了笑,放開了刀,任由刀的身影化成粉末消散在空中。

 

碎裂聲仍在持續著,最光陰這時才發現聲音的源頭是玉墜,在墜飾完全碎裂的瞬間,他的面前憑空出現一道身影,一道與雪白人影相差無幾的身影。

 

「將仙魄的一部分交給人類,你不擔心這世上又會因此誕生一個妖魔嗎?刀神……喔,差點忘了,已經墮落的神仙只能直稱名字,不能再被稱為神。我說的對嗎?九千勝。」

 

九千勝先確認最光陰的情況,見少年毫髮無傷才淡然地回了句:「分裂出去的仙魄,也不是每個都能遇到雙心的機緣。」

 

也許是因為聽到刺耳的詞語,雪白人影終於收起了笑容。

 

最光陰無意去過問那兩人之間的淵源,他只在意玉墜破碎的事情,不知道這樣一來,是否會對九千勝產生什麼影響。他打斷兩人的談話,伸手抓住九千勝的衣袖,出聲詢問:「你沒事吧?」

 

「無妨。我與他還有點事情要談,你先回去吧。」輕輕地拍了拍少年的手背來安撫他的情緒,卻沒有多做解釋。

 

「這……」最光陰來回看了看兩人,沉思一會才點頭答應。就在他打算轉身離去時,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他緊盯著雪色人影,「說起來,你知道我的名字,但我卻不知道你是誰。」

 

對方眨了眨眼,「那倒是我的疏忽了,在下是白衣沽酒──」

此時,最光陰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名字,他下意識的將那個名字說出口:「綺羅生?」

不僅徹底將雪色人影的未盡之語堵在喉間,也讓九千勝露出訝異的表情。

 

一回神就看見兩人神情各異的最光陰正要問怎麼了,就查覺到他視線所及之處,地上開出一朵又一朵彼岸花,這不知從何而來的花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他吞沒。

他被紅色花海淹沒以前的最後意識,是那兩人朝著他跑過來的身影,以及兩個截然不同的呼喚聲。

 

「小最!」

「北狗!」

 

 

 

 

仙界依據出身而分為兩種人,一種是被自然靈氣孕育出來的仙人,另一種則是藉著修道而飛升的仙人。雖然都是神仙,但前者是高貴又稀少的存在。

最光陰便是前者,他是為了掌管時間而誕生的;九千勝則是修練刀道飛升的刀神。照理說應該毫無交集的兩人,因為前者心血來潮想找人比試刀法的念頭,而有了相識的契機。

 

許多年後,仙界發生了動亂,為了逼最光陰出身的時間城擺脫中立的態度,有人以九千勝為餌,設計一場局對付最光陰,九千勝為了護最光陰周全,狠心切割一部分的仙魄,並將之製成假人,轉移那群人的焦點。後來,兩人逃過了追殺,傷重的最光陰一回到時間城便暈了過去。

等他醒來,就聽到九千勝成了墮仙並離開仙界的事情。

那個被九千勝捨去的仙魄,不知為何去到了鬼界,並擁有自我意識,還成了鬼界某個妖神的屬下新收的義子。

有人以此事來對付九千勝,他為了不讓最光陰也被拖下水,就作出了這個決定。

 

得知事情緣由的最光陰離開了仙界,打算去鬼界尋回那個仙魄,來證明九千勝的清白。

在仙界以外的地方,他都是用「北狗」這個名字。

他花了不少時間去尋找與九千勝年紀外貌都相似的人選,卻沒有任何收穫。

後來,他聽說有些妖神會將領地拓展至人界範圍,便猜想那個仙魄說不定在人界那邊。

在鬼界與人世交集的邊界,他救了一個被欺凌的孩子,因為那孩子渾身是傷,所以他把孩子帶在身邊照顧,直到那孩子痊癒,他才讓那孩子離開。

分別的時候,那孩子問了他的名字,他本來想說「北狗」的,但不知為何,他最後是講了「最光陰」這個名字。

 

之後,他還是有跟那孩子保持聯絡,隨著時間流逝,那孩子逐漸長大成人,看著跟九千勝越來越相似的五官,他想起那孩子說過因為自己的耳朵是綺羅耳,所以義父就幫自己取了綺羅生這個名字。

九千勝提過,他出生於綺羅族,綺羅耳便是他這一族的標記之一。

 

意識到綺羅生可能就是那個九千勝的仙魄之後,最光陰陷入了迷茫,他還沒想好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綺羅生就遇到了死劫。

為了挽救綺羅生的生命,他將自己的心挖了出來,給了對方。

 

最光陰的壽命,就此畫下了句點。

 

 

 

 

等最光陰清醒之後,出現在他面前的是,完全變了一個人的至親們。

「你這回想起他們的速度,比上次快了幾年。」

 

最光陰閉上雙眼,沉默許久後才睜開眼,他咳了一聲,將那個說了十幾年的稱謂給吞回肚中,改成另一個稱呼:「城主。」

 

「恩,這次你的選擇?」指尖輕敲桌面,節奏與周遭的時鐘滴答聲一致。

 

在時間城裡,城主可以將最光陰的時間永遠停在壽限的前一刻。但時間城以外的地方,最光陰就得在壽限即將到來前,將自己的生命倒轉回去,從頭開始新的人生,直到時間再度來到那一個時刻,不斷輪迴。

 

「天池。」

 

「經過這麼多次的輪迴,你依舊不肯回來嗎?」

 

「因為我的緣故,讓他們被貶至凡間,在他們能回仙界以前,我會繼續陪他們。」

 

「距離這次的時限還有十年,等時間到了再說吧。」城主的手指在空中劃出一個法陣,將最光陰送到原來的時空,「我先把你送回去,不然他們就要找過來了。」

 

城主看著眼前空無一人的大廳,輕聲嘆息。

 

是經過無數輪迴依舊想待著的人癡?還是明知對方不記得自己,仍舊想相遇的人癡呢?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