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勝與最光陰牽著手在街道上行走著,他們發現前方不遠處停著許多綁著紅緞帶的車子,九千勝想了想,還是沒更改路線,他牽著最光陰繼續走著。

在他們經過車子旁的人群時,人們正好在拉著花炮慶祝,鮮豔的亮片隨著彩帶緩緩飄落,九千勝見到有彩帶落在了最光陰的髮上,他伸手幫對方弄掉。

 

當兩人走遠之後,最光陰回頭看了一眼,「他們在做什麼?」

 

「迎娶新娘。」語落,九千勝看向突然抬手摀住他雙耳的最光陰,他正要發問的時候,就聽見了震耳欲聾的鞭炮聲。

最光陰專心注視著九千勝的表情,確認對方是否有一絲不適。

人魚望著少年眉目間隱含的擔憂,他的唇角揚起一抹繾綣的弧度,紫眸充斥著眷戀情意,這是九千勝唯一的溫柔樣貌,只展現在最光陰的面前。

他低頭與少年額頭相抵,並抬手環抱少年的腰。

 

「小最。」

 

「嗯?」

 

「你想不想要一場儀式?」

 

「什麼儀式?」

 

「用人類的說法,大概是結婚典禮吧。」

 

「……你有身分證?」

 

「吾原本是指人魚的儀式。」畢竟今生的小最並沒有前世結契大典的記憶,「不過若是你比較喜愛人類的方式,也可以,吾並無差別。」

 

「辦不辦有差別嗎?」既然他們都已經決定在一起了,家人也不反對,又何必舉辦什麼結婚典禮?

 

「吾想讓天下人都知道你是吾的。」

人魚說出充滿獨佔慾的話語讓少年愣了一下,對方幾乎都是用行動來表達他的佔有欲,但直接說出口還是第一次。

 

「為什麼?」明明知道我只會對你動心,那還需要儀式來證明什麼嗎?

 

「這樣他們才不會跟吾搶。」九千勝想低頭親吻最光陰,卻被後者用手摀住了嘴,他眨眨眼,伸舌舔了一下少年的手掌心。

感覺到手心被溫熱濕滑的柔軟物體掃過的最光陰紅了臉,他睜大眼睛瞪視著九千勝,與人魚的紫眸對視的那一刻,心裡那種若有似無的搔癢感越來越深。

 

看到少年失了神的模樣,九千勝輕笑一聲,他移開少年的手,然後扣著那人的後腦,低頭吻了下去,他輕易撬開少年的齒關,吸吮那人唇間的美好滋味。

 

少年回神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禁錮在人魚懷中深吻,然後他後知後覺想起他們正處於大街上,一想到他們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做出這種親暱舉動,最光陰只想原地消失。

 

「唔……九、嗯!」最光陰扯著九千勝的衣袖,讓對方收斂點,結果換來的是人魚的舌尖與他的交纏,人魚親吻少年好一會才放開他,他看著最光陰氣喘吁吁的模樣,笑著舔舐掉少年嘴角沾到的唾液。

最光陰瞪了一眼九千勝,伸手推開了他,扭頭就走,卻被人魚抓住了手腕,「放開。」

 

「抱歉。」九千勝注視著被他惹惱的最光陰,心裡苦笑一聲,正當他思考要怎麼哄人的時候,就聽見有人喊他的名字。

 

「九千勝?」

人魚與少年同時看向聲音的主人,發現是方才迎娶隊伍中的新郎。

 

九千勝打量了新郎幾眼,想起了對方的身分,「是你?沒想到你還有被人套牢的一天?」

 

「……都過這麼久了,你怎麼還記得我當年在大典上說的話阿。」新郎看了一眼最光陰的容貌,而後他拍了拍九千勝的肩膀,「沒想到人魚還挺癡情的阿,居然真的找到了轉世。」

 

「吾也沒想到多情的狐狸也有想定下來的這天。」九千勝發現最光陰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們,於是向少年介紹:「他算是吾多年不見的朋友,是個狐狸精。你叫他狐先生就可以了。」

 

新郎跟最光陰打了一聲招呼後,提議道:「既然剛好遇見了你們,不如就來參加我的婚禮吧?」

 

九千勝轉頭問了最光陰的意見,少年想了想,便點頭答應了。

 

現在,最光陰與九千勝正坐在教堂的長椅上,親眼見證一場婚禮。

 

「……沒想到狐狸精結婚是用西式婚禮。」

 

「對吾等來說,重要的是結成連理,而非儀式過程。使用哪種儀式,都是看伴侶的意思。」

 

最光陰轉頭看著九千勝的側臉,在結婚典禮舉行前,他剛好在洗手間入口碰到了新郎,那時新郎主動開口跟他聊了一些話。

 

「如果改天你們要結婚的話,記得找我當伴郎阿。」新郎沒得到最光陰的回應,神情納悶地問:「該不會他沒跟你求婚?不會吧,他的個性不是這樣啊。」

 

「這很重要嗎?」

 

「人類不是都很在意婚姻的權利嗎,怎麼你不在乎啊?」

 

「但那對你們來說,很重要嗎?」

 

新郎愣了一下,做出無奈的表情,「雖然人類的規範不適用我們,但是結婚儀式除了在法律上生效,還算是在向天道宣誓……雖然人類的法律無法管我們,但是天道可以。」

「像我們這種精怪一向不輕易動情,但決定了就不會反悔。」

「一但結婚,就只有共死,沒有離婚。」

「雖然契約已經將你們綁在一起,不過依照人魚的個性,大概是會與每一世的你都舉辨一場大典吧。」

「對了,當他提出求婚後,答應以外的回答都算是拒絕,哪怕是問句也算。」

 

一道嘈雜的喧嘩聲打斷了最光陰的回想,他看向新郎那邊,發現新娘準備要丟捧花了。

只見新郎不知道跟新娘說了什麼,新娘朝他們這邊看了一眼。

而後,新娘的捧花就往這邊丟了過來。

正要跟最光陰說話的九千勝眼角瞄到有東西飛了過來,下意識就抬手接住,等他看清楚手上的東西後,不禁搖頭失笑。

 

「傳說中,接到新娘捧花的人就是下一個要結婚的。」少年的嗓音在人魚的耳邊響起,「九千勝,你說的儀式還算數嗎?」

 

「當然。」

 

花朵遮掩了眾人的視線,在鮮艷的花瓣下,是人魚與少年相觸的唇。

 

願每一次輪迴後,都有你相伴在側。

這便是最美好的時光。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