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無鄉輕撫倦收天的頭髮,曾經如晨曦般閃耀的金髮,如今卻如同雪一般的銀白。

 

倦收天將原無鄉的神情看得清清楚楚,包含那稍縱即逝的黯然,他沒開口解釋,只是沉默著將兩人的髮綁在一起。

 

鮮紅的細繩將兩撮銀白的髮纏在一起,就好像在映照髮絲的主人被看不見的紅線牽在一起這件事情。

 

見狀,原無鄉細長的睫毛輕顫著,最後仍是選擇不發一語。

要說什麼呢?

若是知道失去他的倦收天會執著成魔……也許他依舊會做出一樣的決定。

畢竟這是損失最小的選擇。

南神君可以換人,但神君府卻不能消失。

 

「你在想什麼?」倦收天挑起原無鄉的下巴,讓那人與他對上視線。

 

「沒什麼。」原無鄉歛了眼眸,他想別開頭卻被對方扣住了下巴。

 

「無鄉,你知道你說謊的時候總是會有個小習慣嗎?」倦收天輕啄一下那人的唇瓣,因為情慾而暗啞的嗓音隱約帶點誘哄意味,惹得原無鄉不禁紅了耳尖。

 

「什麼習慣?」

 

「一個……很可愛的習慣。」倦收天低笑一聲,他吸吮那人豔紅的嘴唇,舌尖熟練的撬開了唇間,舔拭那人嘴中敏感的部位。

每當原無鄉不想說實話時,就會抿一下嘴,那模樣在他眼裡看來,真是惹人憐愛的很,讓他很想要……好好的親親他。

於是他願意放任那人的隱瞞、願意耐心等待他想說的那一天。

但那也只是當年的事情。

任由那人不坦承的代價就是他差點永遠失去了他。

既然如此,

就將人緊緊抓著,連一絲喘息的空間都別給,就可以了。

 

「唔!」

 

 

“輪迴之後的南神君,依舊是他嗎?”

大概是明白朱雀星君不會任人擺布,於是苟延殘喘的陰謀家見他入魔後,便想刺激他,趁他被魔念引得分心時,解決他。

可惜,

他還不夠了解鳳凰一族。

 

倦收天揮劍之後,側身避開飛濺的血液,而後他捻指輕劃,炙熱的火焰吞噬了一切,包括還來不及慘叫就魂飛魄散的元神。

鳳凰真火可燒毀任何事物,只有策畫整件事情的陰謀者,他絕不放過。

 

而那個問句聽在他耳裡當真可笑至極。

 

對鳳凰來說,歸巢是本能。

而原無鄉的靈魂,是倦收天認定的歸處。

 

記得也好、忘卻也罷,只要原無鄉仍然是原無鄉,便夠了。

既然南神君要背負的責任太過沉重,那他便許那人無憂一生。

 

只是他沒想到,原無鄉會為了一個答覆而再次歸來。

回到、倦收天的身邊。

 

倦收天緊緊將原無鄉擁在懷中,這是他失而復得的珍重之人。

也是他此生唯一的去處。

 

原無鄉能感覺到倦收天昂起的慾望抵著他,明明發情期還沒結束,但對方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抱著他,讓他搞不懂倦收天的想法。

只是沒來由的,他感到了一絲心疼。

 

於是,他抬手拍了拍對方的背,嘆道:「吾在。」

吾在這,會一直在這,再也不會離開。

原無鄉,這次會待在倦收天的身旁,不會離去。

 

倦收天想起那些不斷跑來這,要求見原無鄉一面的友人們與對他忠心耿耿的神官……喔,還有那個新任的南神君。

他瞇起雙眼,張嘴輕咬原無鄉的耳垂,強調道:「你也只能在這,神君府的一切與你再無關連。」

 

「誰說的?只有神君有能力將你的神格還給你。」語落,原無鄉發現對方收緊了懷抱,「等等,那次閉關你完全憶起了鳳凰傳承?」

 

「嗯。」

 

「那你應該知曉分享神格的意義?」

 

鳳凰一族人數稀少,卻個個天生就擁有神格,不必像他人一樣經過長久的修練方能獲得。

鳳凰重情,認定了就絕不改變,他們會跟唯一的伴侶分享神格,而後,與伴侶同生共死,再無涅槃之生機。

 

「你既已應允,又何必多問?」

 

但你與吾分享神格時,吾尚未拿回記憶,根本不知道嚴重性。再說,吾原本以為還要過段時間你才會繼承到那部分。

原無鄉張了張嘴,最後仍是換了種說法。

「吾如今只是一介凡人。」要是有心人為了加害倦收天而對付他該怎麼辦?

 

「神君抑或凡人,有差別嗎?」倦收天輕笑,「終究是倦收天的無鄉。」

 

原無鄉本來還覺得倦收天不懂他的意思,後來轉念一想,從對方養育他的方式就能得知其佔有慾──

倦收天想將他困在這。

讓原無鄉的世界,只存在倦收天。

 

「……」

想至此,原無鄉忍住抬手扶額的念頭,他當年培養小鳳凰的時候應該沒用什麼邪門法子吧?那怎麼長成了這副模樣?

 

似乎知道原無鄉在想些什麼,倦收天歛了眼眸,低笑一聲:「我早該這麼做。」

他已經忘了自己花了多久時間才將原無鄉四散的魂魄收集完整,在那一段彷彿沒有盡頭的旅途,只有對那人的思念支撐著他,讓他繼續走下去。

 

我很想你,無鄉。

 

想念那抹雪白的身影、思念那道帶笑的嗓音……念著念著,就這樣將相思之情深刻入骨,而後衍生了執著魔念。

 

對於什麼都不記得,從幼時被他養育成人的無鄉,他還能收斂執念;但換成了有南神君記憶的無鄉,他就無法克制了。

他只想將那人緊緊的禁錮在身邊。

永生永世,再不放開。

 

「你曾說過『難道無鄉,當真漂泊』,當時,我問你倦收天能否成為你的歸鄉,你說等我閉關出來再回答。」

「現在我問你。」

「原無鄉可願成為倦收天的歸處?」

 

如果倦收天無法讓你相信你已有所依靠,那麼,就讓我陪你一同漂泊可好?

並肩而行看遍世間風景,倒也是另一種滋味。

 

原無鄉抬頭與倦收天對上視線,兩人無聲相望一會兒後,原無鄉揚起嘴角,微彎的眉目隱約能見到溫柔情意,笑說:「吾既已應允,你何必多問。」

 

倦收天愛極原無鄉此時的笑顏,他輕吻那人的臉,從眉間一路往下輕啄,當四唇相交的那刻,他加深了這個本該一觸即分的吻。

 

原無鄉終究歸鄉,倦收天也已歸巢。

從此,再不分離。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