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架空

※接「圈養

 

 

最光陰是被臉上的灼熱感給弄醒的,他張開眼,雙眼被明亮的光線刺激出眼淚,抬手用掌心捂住眼睛,等到感覺好多了才坐起身。他揉了揉臉,驅散掉殘留的睡意,下床離開房間。

他走到一樓,打算去浴室洗把臉,遇到正從廚房走出來的北狗。

 

「你醒了?早餐在桌上,要我幫你熱一下嗎?」

 

「不用了,你今天不用上課?」最光陰說完就被北狗捏住臉頰拉了幾下,反正也不痛,他就任由對方捏。

 

北狗很快就收回手,「我昨天就畢業了,你還有過來參加典禮,你忘了?」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頓了頓,最光陰上下打量穿著白色襯衫的北狗,「那你穿這套衣服要去哪?」

 

「去綺羅生的店打工啊。」北狗偏頭,「哥,你可別又跑錯地方上班喔。會被飲歲笑一整年的。」

 

「……我知道,你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記得別超速,不然車就不借你了。」最光陰一邊說著一邊走進浴室裡。

 

「好啦好啦。」北狗往門口的方向走了幾步,像是想起了什麼,回過頭叫了一聲最光陰,他還沒得到回應就繼續說了下去:「對了,九哥在客廳等你。」

 

正在漱口的最光陰差點被水嗆到,等到他聽見北狗說「我哥他醒了,等等就會出來,九哥掰」的時候,只想把弟弟抓回來,問他讓人家等多久了。

 

 

奔跑的腳步聲從遠到近,還沒見到人,就能從中發現腳步主人的慌亂情緒。

 

九千勝的視線離開了手機,他轉過頭看向站在客廳門口的最光陰,也許是太過匆忙的緣故,那人的臉還是濕的,不斷有水珠往下滴落,「早安。」

 

「早,你等多久了?」

 

「我才剛來。你先去吃早餐吧,今天有世家的會議,可以晚點出門。」九千勝的拇指輕輕磨蹭食指,將心中的念頭壓下。

 

最光陰抹去滑落到他眼角的水滴,「會議的事情是由飲歲處理的,如果今天要開會,他不會這麼早出門。」

 

「因為之前的你還是學生,才由他出面,既然你已經進入公司了,也該開始接觸這些事情。」看出最光陰的遲疑,九千勝放輕了嗓音,笑說:「這次只是例行公事,只需要聽報告,不用討論。我會跟你一起去,這沒什麼的。」

 

「好。」最光陰點頭表示知道了,「你吃了嗎?」

 

「嗯。」九千勝應了聲,他看了看最光陰走遠的身影,而後低頭望向手機,手指在螢幕上頭輕點,快速的打了好幾句話來回覆訊息。

 

過了一會,腳步聲再度從遠而近響起,最後在他身邊停下。

 

「九哥。」隨著一聲呼喚而來的是,東西被放在桌上的聲響。

 

九千勝抬頭看了一眼,他面前的桌上多了一杯茶。

「謝謝。」說完,他伸手摸了一下最光陰的髮尾。

 

最光陰眨眨眼,微微揚起嘴角。

然後,九千勝也跟著笑了。

 

 

吃完早餐的最光陰回去房間,他找了一套比較正式的服裝換上,之後就搭著九千勝的車,一同前往開會的地點。

 

另一方面,

飲歲盯著手機看了很久,直到世家會議結束,他都沒收到最光陰傳來任何訊息,不禁冷哼一聲來表達內心的不滿,「還真是被他說中了。」

 

居然沒有來問他會議的事情,最光陰就這麼相信那個人說的話嗎!

當年就不該讓那兩個孩子跟那對兄弟走得太近,不管是北狗還是最光陰,在他們那邊待的時間都比留在家裡的時候多!

真是,氣死他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