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最、網游、接龍 

 

 

最光陰縮小遊戲畫面,點開網址搜尋這個奇遇的攻略,卻發現之前觸發這個奇遇的人都沒有完成,他關掉網頁切回遊戲畫面,看到好友頻的道賀回了句感謝,他根據奇遇介面的提示,花了一點時間找到了NPC所在的茶館。

 

他跟NPC對話,接到了聽完故事的任務,於是他走到茶館裡頭唯一的客人NPC面前,那是一名老者,他不斷摸著窩在他膝上的雪色幼犬,偶爾才會抬手拿起桌上的茶喝一口。

 

其實最光陰很喜歡犬類,他靠近老者截了幾張幼犬的圖片,才與老者對話。

 

﹝北狗﹞:這位老人家,請問您看過這張紙條嗎?

 

﹝老者﹞:當然知道。而且那張紙阿,還是我幫那孩子寫給刀神大人的。沒想到後來,那孩子繼承了刀神的名號呢……

 

﹝北狗﹞:聽起來,其中似乎有段過往。

 

﹝老者﹞:如果少俠並無它事要忙,可否聽我講一個故事。

 

而後,老者說了一個跟竹寺那名江湖人身世有關的故事。

 

幾十年前,因為權力爭奪而引發了一場戰爭,各地都有土匪趁機到處搶奪,使得一般百姓原本就不好過活的日子變得更難熬了。

但這個村莊的日子卻十分安穩,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只因村裡有名身手非凡的刀客待著,附近的匪徒礙於那名刀客的威名,都不敢過來找麻煩。

 

刀客有個釀酒的嗜好,他會把自己釀的酒分給別人喝,自己卻從來不碰。有村民問過他怎麼不喝,刀客回他酒量很差,之所以會釀酒,是因為他的朋友很喜歡喝。雖然那名朋友不在了,他也改不過這習慣了。

村民沒有問那名朋友的事情,只是笑著拿其他物品過來跟刀客換酒。

 

刀客偶爾會離開村莊幾天,村民都習慣刀客突然不見蹤影的事情。

老者還記得那是一個雨夜,白天刀客才提起他要遠行,晚上就帶著一名高燒的嬰兒過來找他。

那孩子是刀客在路上撿到的,刀客在附近找了一遍都沒看到人,就大概猜到嬰兒是被親人放棄了。

 

嬰兒在他們一天一夜的照顧下退燒了,後來刀客收留了那個嬰兒,並扶養了十年。

在那孩子十歲那天,刀客說他有事外出,然後就再也沒回來了。

一年後,有幾名門派弟子經過村莊的時候,看上那孩子的天分,起了收徒的念頭。

 

那孩子請老者幫他寫一張紙條轉交給刀客,便跟著那些門派弟子走了。

隔天,老者發現紙條跟刀客養的雪獒一起消失了。

 

﹝老者﹞:十年後,那孩子已經繼承刀神的名號,還帶著一隻雪獒回來請我幫忙照顧。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老者﹞:算一算,也過了許多年了,不知道那孩子現在過得好嗎?少俠若是有遇到他……看看我這記性,少俠與他素昧平生,碰到也不會認得。

 

下一秒,最光陰的背包多了一個任務物品。

 

﹝老者﹞:若是有緣遇到他,請少俠替我轉告一句安好,勿念。

 

最光陰點了兩下任務物品,那是一本只有兩頁的畫冊。一張是男子牽著孩童,另一張則是江湖人抱著雪獒的畫面。

覺得男子有些眼熟的最光陰翻了一下遊戲截圖的資料夾,發現那名男子跟江湖人的友人十分相似。

雖然一個是刀客,一個是體弱多病的平凡人,但……

 

 

「最光陰,你還不睡?明天你不是要出門嗎?」

 

室友的話打斷了最光陰的思考,他看了一下時間,十一點多還不算晚,但明天他還得跟師父見面,還是早點睡吧。

 

在好友頻說了句晚安,最光陰將遊戲下線並關了電腦。

他拿起手機,再度跟師父確定了一次時間地點,然後兩人又聊了一會,才互相道晚安。

最光陰回想了一下遊戲的那個故事,心想:也許只是剛好撞臉吧,畢竟NPC的臉並沒有太多差別。

他晃了晃頭,閉上眼放空思緒,很快就睡著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