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黑的天際隨著時間過去,顏色漸漸變淺,當日光劃開雲層,淺淡的光色照耀在塵間的那一刻,綺羅生睜開了雙眼,他坐起身,抬手掀起床廉,環視了由於光線不夠充足而顯得有點陰暗的房間,房內唯一的光源是穿過了窗紙灑落進來的陽光,樹葉的剪影貼在窗戶上頭,偶爾隨著微風而晃蕩幾下,發出沙沙聲響。

 

綺羅生撥了幾下頭髮,剛睡醒的腦袋還有點昏沉,原本空白的思緒,在意識漸漸清醒之後,逐漸浮現記憶的片段。以前都是想起在師門生活的點滴,但今日卻有點不同。

在久遠前,和犬妖友人一起結伴行走的日子裡,他們偶爾會在野外露宿,那時的友人都會變成原型,直接窩在他身旁睡著。

雖然犬妖的人形髮色是灰白的,但原型卻是一個雪白的獸犬。

每次他醒來,都會發現犬妖變回了人形,明明少年與他的身材差距不大,卻總是因為角度的問題,而成為日光與他之間的屏障。

 

剛結識的時候,並不是這樣子的。

他們會各自找個地方休息,還會保持一定的距離,等到熟識之後,那段距離才縮短許多,但仍是存在的。

是在什麼時候消失的呢?

 

綺羅生只穿著裡衣,下床走到了窗邊,修長白皙的手指稍稍推開窗戶,狹長微彎的紫眸透過細小的縫隙,觀望著窗外的景色。

此時才剛日出,時辰尚早,人們似乎都還在睡夢中,庭院除了樹葉飛舞的沙沙聲,就只剩下鳥兒的叫聲,幾乎可以稱得上一句安靜。

 

根據那段一起相處過的回憶,最光陰大概還要半個時辰才會醒來。

雖然說是今早一起出發,但他們並沒有決定詳細的時間。

 

綺羅生想了想,在道之會的空閒時間,他們會一起到人世逛,如果是一樣的時間,那就還有兩個時辰的空檔。

他轉身穿上外衣,稍微梳洗一下就離開房間,打算到人世那邊繞一會。

 

昨晚,殊離山的掌門和他說了一些事情,那就是犬妖友人並沒有和他提起的真正來歷。

最接近神獸的族群──

就算是修真界勢力最龐大的世家,對於這樣的存在,也會起了心思,想要不擇手段的奪取。

 

如果當年知道犬妖的血脈那麼純粹,他就會更注意一點,說不定就不會被人發現友人的身分,並引來那場劫難了。

 

不,說到底,修真者與精怪的關係本就不好,終究是他大意了。

他曾經看過關於神獸的記載,也知道犬妖友人的原型與其有相似之處,卻沒放在心上過。

友人信任他而絲毫不隱瞞自己的來歷,但他卻辜負了這份信任,讓有心人藉著他的師門接近友人,並設下那場殺局……

 

綺羅生看了一眼殊離山休息居所的方向,邁出腳步朝人世走去。

 

命數的軌道不會被外力改變,只有當事人才能去扭轉。

就算他們的時間因異法倒轉而重來一次,已經注定好的劫數依舊存在。

不管如何躲避,命運都會用其他方式將劫難重現。

 

想至此,綺羅生緊握著拳。

 

這一次,他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到最光陰。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