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無鄉靠著倦收天閉眼假寐,後者一手輕攬前者的腰,另一手則是用指尖將兩人雪白的髮絲給纏在一起。

 

今天是大年初二,雖然神祇不會過凡人的節日,但倦收天還是問了原無鄉,要不要去神君府看一眼。

原無鄉沒有遺漏到倦收天說到「看一眼」時,那特別加重的語氣,以這人如今的性子,能問這句就是極大的讓步了。

他搖搖頭,笑說:「不用了。」

 

神君府的一切該由現任的南神君處理,就算那名神祇是他曾經的徒弟,也都是前世的事情了。

今生的他,只是一個凡人……不對,是一個跟朱雀分享神格的凡人。

 

倦收天隱約感覺到身旁的人,心情在一瞬間變得很好,他不明白這樣的變化來自何因,而他想知道對方的所有事情,於是他出聲詢問:「你在笑什麼?」

 

「我在笑──」說到一半的原無鄉察覺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氣息,原本他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直到那股氣息越來越近,最後停留在他們的面前。

 

那是南神君的元丹,裡頭蘊含了歷屆南神君的傳承與道行。

神君的元丹只有兩種情況會離開體內,一是神君交接大典,二是神君殞落。

如果殞落的神君已經選好接任的下一屆神君,那麼元丹就會去尋找接任的神君;若無,元丹便會找上前一任神君。

此時出現在原無鄉面前的元丹,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現任的南神君已經殞落了。

 

「怎麼可能!尋蹤他……」原無鄉伸出手輕觸元丹,來自靈魂深處那種親暱的感覺,證明這的確是南神君的元丹無誤。

 

倦收天握緊了拳,沒有制止原無鄉的舉動。

他清楚原無鄉有多在乎神君府,就算要求那人別管這事,那人即使答應了也會記著那邊。

與其讓神君府的事情分了那人的心思,還不如他跟著去一趟,把一切都處理好再回來。

 

「原無鄉。」

 

因為倦收天難得喚他全名而愣住的原無鄉,一眨眼就被對方捏住下巴,低頭親吻,對方的舌頭撬開了他的牙關,在唇舌交纏間,他嚐到了血腥味在嘴中蔓延。

 

倦收天往後退,結束了這個突如其來的吻,他偏過頭,面無表情地看向元丹。

雖然對方從頭到尾沒有解釋的行為,但原無鄉還是明白了。

對方用朱雀的血脈暫時提高了自己的身體素質,好讓他的凡人軀體能夠承受元丹的功力而不爆體而亡。

 

就算知道倦收天的用意,原無鄉還是想抱怨一下,「下次要記得先打聲招呼,給我時間做一下心理準備。」

 

「我有叫你的名字。」然後比平常晚一秒才親下去。

 

「……好吧,說不過你。」原無鄉嘆了口氣,轉身開始專心吸收元丹。

 

倦收天全心全意注意著原無鄉的情況,暗自打算只要那人一有不對勁,就馬上割腕餵血。

也許是因為元丹曾經認主過,在原無鄉的靈魂深處依舊還殘留著些許牽絆,他沒有花費太多心力就將元丹化為己用,成了暫時的南神君。

只要再舉辦繼位大典,將他的名字登錄在冊,他就會是新任的南神君,但他只想找個人接下這個位置,然後回來繼續和倦收天待在這裡。

 

原無鄉已經不打算再涉及神君府那些事務了,更別提他家的小朱雀根本不可能答應。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