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空、架空、哨響設定有

 

 

鮮紅的絲線纏擾在蒼白的手指上,慘叫聲隨著指頭撥動紅線的動作此起彼落。

直到空間陷入了死寂,再無活人氣息的存在,黑色的指甲才將線割斷,停下收割生命的舉動。

手的主人靠著牆,手臂環在胸前,低頭閉目養神。

又過了一會,輕快的腳步聲打破了寂靜,但憩息的人不為所動,直到那道聲音在他的不遠處停下。

 

「喂──我是叫你開路,不是讓你大掃除。」來者抱怨了一句,看人沒有反應,便歪頭笑說:「不會吧?這種程度的事情就累了嗎──妖神將,你體力什麼時候這麼差了?」

 

「別浪費時間。」他睜開眼睨了來者一眼,「拿到東西就回去。」

 

「哇,脾氣這麼暴躁,你多久沒做精神梳理了?」來者無視他的警告,笑嘻嘻的湊上前。

 

「與你無關。」他補了一句,「時間剩下五分鐘。」

 

「要我幫你嗎?保證不用一分鐘。」雖然是問句,但在說出口的當下就釋放出精神力。

 

厭惡被別人的精神力入侵意識的他不耐煩地建起了屏障,將那股精神力隔絕在外,卻給了對方靠近他的機會。

那個人抬頭咬了他的下唇,在他動手之前就往後退了幾大步,他看著笑得一臉得逞的人,沉了嗓音說出對方的名字:「戮世摩羅。」

 

「校規可是有說任務時間不得說出真名喔。一人一次才公平,網中人啊──讓我提醒你一件事情。」戮世摩羅舔了舔唇,沒把網中人變得更加妖冶的紅眼放在心上,「嚮導可不是只有用精神力才能緩解哨兵的焦躁哦──來,感受看看,現在你的腦袋是不是變得正常多了?」

 

「廢話就省下。你還有三分五十八秒。」網中人冷哼,語氣多了一絲嘲諷:「你花了一分零二秒。」

 

戮世摩羅往建築物的深處走去,還不忘反駁:「別把聊天的時間算進去,我咬你那一口頂多不超過五秒。」

他一邊走著一邊放出精神力查探前方,他相信妖神將的能力,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裡有除了他們以外的第三個人。

 

當精神力碰到障礙物的瞬間,戮世摩羅捕捉到一閃即逝的哨兵氣息,他還沒決定要繼續測試對方能力還是要收手的時候,堅韌的線破空而來綑住了他的腰,他被一道外力往後拉,退到了網中人的後面。

 

一般來說,用嚮導的訊息素刺激哨兵,讓他暴露自己的位置是比較常見的做法,但網中人這樣的行為是表示不允許他插手。

戮世摩羅揚起嘴角,對著網中人的背影發出感嘆:「看來,妖神將你這回可是幫別人做嫁衣啊。」

 

「閉嘴。」

 

 

雖然哨兵嚮導是屬於少數人群,但是在多方博弈之下,每個勢力都有屬於自己的哨響學院。

在畢業前兩年,學生只會有實習課程,由學校根據配對率安排哨響搭檔,並讓他們開始出任務。

因為學院隸屬的勢力不同的關係,出任務的學生可能會遇上其他學院的,這時候就各憑本事,看誰先完成了。

 

 

網中人的精神體朝著走道盡頭的暗處吐出幾條蜘蛛線,而後刀光一閃,斷掉的線落到了地上,一個人影緩緩從陰影裡走了出來,是名哨兵。

 

那名哨兵的視線越過了網中人,看向他身後的戮世摩羅,輕嘆一聲,「許久不見了,御魂笑光輝。」

 

戮世摩羅搭上網中人的肩膀,嗤笑道:「要我說多少次?我叫戮世摩羅。」

 

「喔?不得說出真名的校規,應該不限於是哪個學院吧。御魂笑光輝可是你以前用的假名啊。」

 

「都說了是以前用的,我現在可不是這個外號了。」

 

網中人可沒看兩人敘舊的閒情,直接出聲打斷,「帝尊,留嗎?」

 

「不叫我臭小子了?」收到網中人眼神警告的戮世摩羅笑了笑,「將東西搶回來吧,妖神將。」

 

「恩。」

 

 

戮世摩羅換過名字,也曾轉過學院。

假名也好、真名也罷,每個名字都是他的一段過往。

但,

現在與未來,

他只會是戮世摩羅。

屬於妖神將的帝尊。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