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劍鞘梗

※接「歸途

 

 

噠、噠、噠。

腳步聲迴盪在空曠的禮堂。

 

路燈的光線從上頭的氣窗照了進來,成為深夜禮堂的唯一光源。

有個人站在燈光與陰影的交界處,靜靜看著牆上掛著的相框。

就在此時,一道橘黃色的光芒照耀了室內,站在那的白髮男子依舊不為所動,仿佛早就預料到這光團的到來。

 

光團逐漸形成一個人影,最後成了一名金髮男人的模樣。

男人搭上男子的肩,低沉而冷然的嗓音響起:「這次是什麼情況?」

 

男子挑起眉,笑說:「你排場太大,估計是看不到會說話的人像了。」

 

「嗯。」男人挽著男子的肩膀轉頭就走,「沒事就回去吧。」

 

「我們離開之後,那人像還是會繼續嚇人啊。」

 

「不會。」男人手指輕劃,從他的指尖出現一抹法印,緩緩降落至地面,而後漸漸擴大,超出了禮堂的範圍,過了一會便消失了。「祂不敢回來了。」

 

男子扶額,「阿倦,好歹要先禮後兵啊。」

 

「祂不出現,怎麼禮遇?」

 

「你可以把祂『請』出來。」原無鄉偏頭望向倦收天的側臉。

 

「那只有兩種結果,消失或是半殘。」

 

「既然道行這麼低微,為什麼會這麼多年都無法解決?」

 

倦收天轉頭看了原無鄉一眼,金眸多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因果。」

最簡單也最難插手的理由。

 

原無鄉啊了一聲,連忙追問:「這對你有影響嗎?」

 

「回不到執著之地,祂自然會找上債主,只是時間早晚的差別罷了。」

 

「那……」

 

倦收天直接打斷原無鄉的話,「子時已經過了一半,剩下的明天再說。」

 

「好吧。」

 

 

原無鄉之後還是在那住了下來,房東的收藏也不斷增加,只是一直沒有新的室友入住。

房東似乎並不在意,甚至開始把新買的收藏品放進出租的房間。

除了房東過來的時間,倦收天都會跑出來待著,對此,原無鄉也懶得多說,隨對方高興。

 

倦收天是沈默的,但原無鄉總是能夠察覺到他的存在。

在他忙到晚歸的時候,倦收天會主動離開宿舍過來找他,也不打擾他,只是安靜地站在門口等著他。

原無鄉從房東那邊聽說過金劍的故事,只是他無法將沈悶又專制的倦收天與殺孽深重的邪劍聯想在一起。

 

那時的原無鄉還是早八晚五的上班族,只是在陰錯陽差之下,恰巧踏入了這行。

學弟找他以及就學時期交好的幾個人出外遊玩,卻因為有人觸碰了禁忌,惹禍上身。他被捲入那場災禍受了傷,才真正見識到倦收天身為「邪劍」的那一面。

 

倦收天看著他手上正在流血的傷口,眼瞳漸漸轉變成金紅色,橘金的髮絲在無風的情況下緩緩飛揚,頭髮的顏色逐漸消退,幾乎成了白金色的模樣。

 

倦收天依舊面無表情,渾身散發出一股濃烈的殺氣壟罩四周。

即使倦收天的殺意並不是針對原無鄉,他還是難受得幾近窒息。

原無鄉並不懂這方面的事情,只是直覺認為不能這樣下去,於是他出聲制止了倦收天。

 

「倦收天!住手!」

 

「阿倦,不行!」

 

狹長的睫毛輕顫,倦收天看向了原無鄉,他點了點頭,瞬間恢復平時的樣子。

 

傷人的邪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了蹤影,傷勢最輕微的原無鄉趕緊打電話請人過來援救,這場意外的災禍就這樣落幕了。

 

但原無鄉的生活卻從那天起產生了變化,他開始能察覺到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像倦收天這種等級的器靈會被刻意關注,在原無鄉能夠影響倦收天的那一刻起,邪劍認主的事情便被宣傳開來。有不少人特地過來看看邪劍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聖,而這也帶來原無鄉踏入這行的契機。

 

在前輩的帶領下,原無鄉慢慢闖出了名號,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開始有人會上門委託他處理事情。

原無鄉辭去了工作,正式以這行為生。

 

雖然惡靈邪祟出現的時間幾乎是深夜或凌晨,但倦收天並不允許原無鄉太晚睡,子時結束是他的底線。

 

 

不久前,房東將金劍交給了原無鄉。

房東說,他會收留無處可歸的器靈,但只要器靈認主了,他就會將物品轉交給器靈認定的主人。

 

現在,原無鄉還在慢慢摸索和倦收天合作的相處方式。

倦收天是把殺傷力極高的利劍,過剛易折,原無鄉是唯一讓倦收天願意為之收斂的劍鞘。

而倦收天,則是原無鄉在這個人間唯一的牽掛。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