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在下著雨。

從雨水拍打屋簷的聲音來推斷,這場雨勢很兇猛。

而這樣的雨勢所造成的聲量足夠掩蓋大部分的聲音,雨天特有的味道也能遮掩一些其他的氣味。

這個天氣讓人很容易進行抹去蛛絲馬跡的動作,也很適合處理一些不太能見人的事情。

例如正在他眼前上演的,一部慘劇。

 

每任家主培養繼承人的方式都不一樣。

現任的家主私下收養了不少孩子,並讓那些孩子冠上「玉」這個姓氏。之所以是私下,是因為在戶籍上,家主只有一個名為「玉千勝」的孩子。

那是繼承人才能夠使用的名字。

 

家主動了些關係讓「玉千勝」能夠在家自學,於是除了這個家的人以外,沒有人知道「玉千勝」長什麼樣子,更別說是發現長相及體格經常變換這種事情。

 

每當家主決定換人繼承「玉千勝」這個名字時,就會讓下任的「玉千勝」親眼見識前任「玉千勝」的下場。

 

他是第九個被家主收留的孩子,因為他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小到記不得自己的名字,於是其他孩子都叫他「小九」。

 

現任……不,正確來說已經是前任了。

前任的「玉千勝」是個天資聰穎的孩子,至少從沒聽過家主數落他的不是。

原本他們都以為那個孩子會是未來的家主,一旦繼承人的人選確定了,其他的孩子就會變成這個家族見不得光的死士。

 

年紀稍長才被收養的孩子也許會有怨言,但是對他而言,並沒有多大差別。

畢竟從他有記憶的時候開始,他就已經待在這樣的環境裡。

在陽光下的世界待過以後,就不會甘願繼續生活在陰暗的角落。

但若是從未見過呢?

 

事實上,他跟前任「玉千勝」的交情還不錯。

不得不說,對方真的很聰明。但也就是因為太聰明,導致家主的疑心病犯了。

家主對於擁有一絲不確定性的存在,唯一的手段就是扼殺。

前任「玉千勝」讓家主產生了他可能無法完全掌控的疑慮,所以就毫不留情地捨棄了。

 

身為下一任「玉千勝」的他,跟著家主到了這間隱密的地下室,親眼看著家主是怎麼處理前任的「玉千勝」。

說真的,若不是他從頭看到尾,也許還認不出那個面目全非的人,是曾經的「玉千勝」,同時也是……他唯一的朋友。

 

鼻尖的雨水味已經逐漸被鐵鏽味給取代。

 

這裡沒有時鐘,他只能從流出的血量與那人臉上的氣色來推斷時間的流逝。

這場處決並沒有持續太久,等到家主確定人沒有活下來的可能後,就將他們兩個留在地下室裡頭,自己一個人離開了。

家主在關上門以前,說了句:「好好記住他的模樣,玉千勝。別讓自己得到同樣的下場。」

 

他忘記自己有沒有回應家主的話,他只是一直看著那個人,那個人一動也不動,所以他也沒有動。

直到他反應過來,他才往那個人的方向走去,不過也許是坐得太久的緣故,他起身的瞬間差點跌到地上。

他揉了揉腳,讓雙腳的麻木感快點消退。

 

等到感覺好一點了,他站起來走到那個人的身旁,他遲疑了一下才蹲下身。

伸出的手不知道是為了確認,還是想要告別。

 

在碰到那人身體的霎那,沒有意外的,是滿手的冰涼與濕意。

他在那人的旁邊躺下,靠著對方微涼的身體,閉上了眼。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股暖意從他懷中傳來,漸漸驅散了他四肢的寒冷。

 

他睜開了眼。

 

剛睡醒的大腦還有些昏沉,他發了一會呆才反應過來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夢境。

他低頭看向胸前的被窩,應該是平坦的被單卻鼓起了一個包。他又轉頭看向旁邊的被窩,本來在那邊睡的最光陰卻不見人影。

見狀,他抬手掀開棉被,最光陰正窩在他的懷中呼呼大睡。

「不悶嗎?還睡得這麼開心。」他輕笑一聲,稍微調整一下睡姿後,就抱著最光陰又睡了過去。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