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盯著綺羅生的臉看,他總覺得眼前熟悉的容貌多了一絲陌生,直覺告訴他,綺羅生有事情瞞他。

但他也沒跟綺羅生完全坦白,這點他們半斤八兩。

「朋友之間,有所隱瞞這種事情……」

 

綺羅生察覺到,雖然最光陰的想法沒變,但態度卻有了些許變化,似乎──在顧忌什麼?

他將這點記在心裡,繼續笑說:「就算是親人,也不見得就沒有任何秘密。有些話、有些事,都得找到適合的人訴說,但這個人卻不一定是你親近的人。相反的,有時候,你與一個人關係越好,就越會因為想要保護他而隱瞞許多事情。」

以至於,親手造成一場無可挽回的悲劇。

 

最光陰低頭深吟一聲,就在方才,他的腦中閃過一個景象,只是那畫面消逝的太快,讓他來不及捕捉。

本來沒打算理會,不過心底卻很在意那稍縱即逝的畫面……就好像、那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記憶似的?

琥珀色的眼眸露出迷惘的情緒,隨後陷入了沉思。

 

苦思許久還是毫無頭緒的最光陰決定先把這件事放在一旁,他抬頭望向綺羅生,對方不出聲打斷他的思緒,任由他揮霍時間。

最光陰張了張嘴,不管他想得再多,他在乎的只有一件事:「無論如何,吾與你都是朋友嗎?」

 

「是。」

 

「那麼──」最光陰揚起一抹極淺的笑,「做朋友的,就得有難同當。」

 

「嗯?」

 

 

在試煉大賽的時間結束的瞬間,十名參賽者全被送出了秘境,參賽者根據擂台賽名次的順序先後進入主辦方的評分廳,然後把在秘境裡頭得到的收穫拿出來,讓主辦方依此給予分數。

每次只會讓一個人進去評分,因此參賽者不會知道其他人在秘境獲得了什麼。

等到所有人都評過分之後,主辦方花了半個時辰將擂台賽與試煉賽的成績結合在一起,並根據多方面的考量來算出最後的排名。

最終,綺羅生與最光陰得到了不前不後的名次。

 

在秘境裡,他們假裝受了傷,讓以為有機可趁的參賽者露面出手,然後他們再反搶回去。

這樣的方法並不違反規則,只是得到的分數會稍微低一點。

在評分廳裡,主辦方除了確定參賽者拿出的東西是屬於秘境所有,還會從中隨機選幾個靈物來問參賽者一些問題,這些都是評分的標準之一。

畢竟,修為的高低無法與一個修道者有多少能耐畫上等號。

 

至此,舉辦一段時間的道之會正式落幕了。

 

有些門派直接動身回程,有些則是打算再待一陣子。也許是因為路途遙遠,又或者是想結識新盟友,當然也有可能是有什麼伺機而動的打算。

 

綺羅生的師門沒有多待一會的意思,在師兄師姐們收拾完行李準備啟程回家的時候,綺羅生私底下去跟掌門談了一會,他表示自己還有事情需要處理,暫時不會回去。

掌門只是不發一語瞧著綺羅生看,過了許久才嘆道:「我已經很久沒見到這雙眼了。」

他拍了一下綺羅生的肩膀,轉身帶其他徒弟先回去了。

 

有些話不用挑明,光是一個照面,他們就已經心知肚明。

 

 

另一方面──

 

 

最光陰一踏進廳內就聽到掌門讓他早點收拾好包袱,要準備回城了。

而飲歲,也難得沒有發表意見。

大概是因為掌門終於說了一句和他心意的話吧。

 

但人算不如天算。

 

最光陰還沒做出反應,綺羅生就過來拜訪了。

 

當飲歲與綺羅生對上視線之後,他拉了下帽沿,低哼一聲別過頭去。

自從踏入人間之後就沒發生半件好事!到底是走什麼霉運!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