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羅生望著篝火陷入了思緒,前生與今世的記憶在他腦中交雜在一起,使他的意識有了一絲混亂。

他皺起眉,一滴冷汗從額上隨著臉龐滑落,最後落至塵土裡。

 

此時,一個被塵封在記憶深處的童年回憶突然在綺羅生的腦海中浮現。

 

那天的他,第一次成功讓真氣循著體內脈絡跑過全身一遍後,立即察覺到了奇異之處,當真氣經過心口時,他竟感受到了兩種心跳的頻率。

他百思不解,翻了不少門派收藏的典籍,想從中尋得一絲線索,卻沒找到相關的記載。

雖然這奇特的雙重心跳並沒有影響到他練功,但好奇的他後來還是跑去詢問掌門為何會這樣。

 

掌門當時注視著他很久很久,才開口輕聲道:“天生雙心,必有其由。雙心是果,有果便有因,未來的某一天,命數終究會將雙心其因帶到你面前。”

語落的瞬間,綺羅生似乎聽見了掌門發出一聲嘆息。

 

造成雙心的原因到底是什麼,那時的他想了很多種可能,不過都是一些天馬行空的想像罷了。

之後,他將此事當作趣聞說給各位師兄師姐聽,並追問他們的想法,當時已經出外歷練過的師兄姐們只是笑著把更加詭異的所見所聞分享給他知道。

得知不少奇事的綺羅生開始覺得雙心也不算什麼了,於是他很快就把這件事情丟到腦後了。

 

──但是無緣無故,一個人怎麼會有兩種不同頻率的心跳呢?

除非,其中一個是別人的。

 

綺羅生抬手摸了一下耳尖的珊瑚角,他的耳朵從小就是這般模樣,並沒有隨著他修為進步而產生變化。

但這是不正常的情況。

前世是異族貴胄的他,雙耳早就因為修練至巔峰的功力而變成宛如珊瑚形狀的綺羅耳。

擁有了綺羅耳,才能施展族中以命換命的、牡丹密術。

 

先不提最光陰,如果當年的綺羅生在施了密術之後就步入輪迴,那麼此時的他應該已經因為小有所成的修為而讓雙耳產生變化。

但事實上,他的耳朵依舊是最初的模樣。

這也就是說,他並沒有死,而是從頭開始又經歷了一段新的人生。

唯有這樣才解釋得了為什麼他的耳朵沒有一絲變化,因為密術只能施展一次,而他已經用掉了這個機會,於是他再也不會擁有綺羅耳。

 

最光陰的情況,大概也是相差不遠。

因為某種原因,他們的人生又重新來過,只是最光陰卻小了他八歲……這也許跟最光陰付出的代價有關。

 

綺羅生閉上眼,他的左手輕拂著胸口,隔著淺薄的衣衫,掌心隱約能感覺到兩種節奏的躍動感。

他似乎能猜測到雙心來由了,一想到另一股心跳是來自於誰,綺羅生輕拍幼犬背部的右手指頭不禁微微顫抖起來。

 

他有很多很多話想說給最光陰聽、也有問題想問,但……

 

憶起這段日子以來,他與最光陰之間的相處,他就明白了最光陰跟他一樣遺忘了那段曾經的過往。

也許只要一個關鍵詞,最光陰就會想起來。

 

但綺羅生並不知道後來的最光陰做了什麼、付出了什麼代價,而這樣的記憶缺失是代價的一種,亦或是淺意識為了保護自己而採取的措施。

 

當最光陰回想起這段過去,又會帶來什麼後果?

綺羅生無法得知,也不敢去賭。

 

現在的他,不願、也不想再一次嘗到害死犬妖友人的滋味。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