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不知道九千勝是怎麼處理的,他在九千勝的家裡待了好幾天,才又繼續上學的日子,當他到了學校之後,周遭人的態度並沒有什麼改變……不,唯一的改變就是叔叔的孩子不再來找他麻煩了。

多虧這樣的變化,他身上的傷痕終於能夠痊癒了。

 

九千勝的高中與最光陰上學的國小剛好順路,只是兩者的上課時間差了將近一小時左右,最初九千勝是讓司機分開載他們上課,直到某一天,最光陰提出想跟他一起坐車上課的請求。

為此感到意外的九千勝挑了眉,他用輕柔的嗓音問了最光陰為什麼,但最光陰只是搖搖頭,並沒有回答。

九千勝看著最光陰低下頭沉默不語的樣子,過了許久才輕笑應允。

 

隨著這段相處的日子,九千勝發現最光陰其實是個直覺很準的孩子。

當屬下來找他談話的時候,最光陰總會自己找個理由跑開,他原本以為是那孩子不想打擾他們才找了個緣由離開,後來發現,那孩子對於不同的下屬會有不同的態度。

 

有的人,那孩子會跟對方聊了幾句才離開;有的則是連看都不看一眼,跟他講一句就直接跑走。

這樣的差別待遇,九千勝一開始以為是因為屬下對最光陰的態度不一,所以那孩子才會有這樣子的反應。

但他後來問了一下屬下,卻發現每個人對於最光陰的處理應對都是一樣的方式。

疏遠有禮,便是他交代部下在最光陰面前該表現出的模樣。

 

也許單純只是小孩的喜惡罷了,但九千勝總是隱約有種感覺,他得知道最光陰這樣的態度差距究竟是什麼原因。

 

某個下午,他與最光陰一起待在屋簷下曬著暖陽,那孩子趴在他膝蓋上,半睜著眼,捂嘴打了個哈欠。

見狀,九千勝伸手輕撫最光陰的頭髮,過了好一會,就在那孩子快睡著的時候,他用極輕的聲音詢問為何不跟某幾個人講話,是因為不喜歡他們嗎?

 

最光陰蹭了蹭九千勝的手,回了一句,因為他們會讓我想起叔叔。

查覺到頭上的手指停了動作,最光陰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句大哥哥,然後就聽見九千勝笑說你想太多了,睡吧。

 

與平常相同的語氣,卻無法消彌最光陰心中的不安,他抬起手握住了九千勝放在他髮上的手指,也許是因為被微風吹拂好一陣子的關係,那雙比他大上許多的手有些微涼。

最光陰把九千勝的手抓下來,讓對方的手放在他的頸側,然後就閉上眼,睡了過去。

 

一陣風吹起,帶走了誰的嘆息。

 

之後,九千勝抱著可有可無的心態動了些手腳,去試探那些被最光陰躲著的部下,然後就發現了一些疑點。

要不是這件插曲,他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才會發現。

 

九千勝一向講求有功就賞有錯就罰,既然最光陰幫了他提早察覺這隱患,那他就花了點心力去更改最光陰在學校登記的聯絡人資料,然後把那孩子送回學校上課。

這年紀的小孩,還是要有玩伴才會開心吧。

 

雖然其他人礙於他的面子不敢對最光陰如何,但也不會多在乎那孩子的心理感受,而他也無法隨時去注意那孩子的情況。

 

要是那孩子想和他一起上下學,也沒有什麼好拒絕的。

能多一點陪伴的時間,就多一點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夜羽 的頭像
冷/夜羽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冷/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