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嚮哨

※接 「藏」

 

 

身為S級嚮導的九千勝,在這些年來經常接到哨兵請求搭檔的邀請,即使他對於哨兵的態度並不友好,還是不斷有低級哨兵衝著他能力而來。

九千勝從未把這些人當一回事,但那名居住在他家的少年似乎並不這麼想。

 

這天,九千勝在路上巧遇嚮導公會的人,他被對方抓住,苦口婆心地勸了好一會兒。

「我知道你已經有屬意的哨兵,但那孩子才剛覺醒,先讓他觀看你跟別的哨兵出任務的情況,對他有益無害。公會也很清楚你的能耐,並不會讓你跟個累贅執行任務,你又何必將免費的積分往外推呢?」

 

九千勝搖搖頭,「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公會不是那麼不通情理的,既然你都直說有想要的哨兵搭檔了,公會也不會繼續催你,就算你在等那孩子拿到E級哨兵資格,但你有必要連任務也不接嗎?」

 

想起最近家裡突然暴增的碎紙,九千勝嘴角輕揚,「我記得,我已經拿到基本門檻的積分。照理來說,在明年以前,我都有權利拒接任務,不是嗎?」

 

「你!」公會人員板起臉孔,眸色隱隱產生變化。

 

見狀,九千勝傾身在公會人員耳邊低語:「別想要對我使用能力,你很清楚後果。」

 

公會的人咬咬牙,大聲喝斥:「隨便你吧!送上門的積分都不想要,真是浪費。」

 

九千勝沒有反駁,只是笑而不語望著公會的人,後者顫抖著身體,邁開腳步離開此地。

 

到家之後,九千勝並沒有跟最光陰說剛才的事情,而是等到他成為E級哨兵後,才提起這件事情。

時機還挑在最光陰問他願不願意成為他的嚮導。

最光陰原本正專注盯著九千勝瞧,內心既緊張又期待,沒想到對方居然牛頭不對馬嘴,不僅沒有回答,反而開口說了別件事情。

等到反應過來九千勝在說什麼的時候,最光陰稍微偏過頭,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

 

那時,他收到來自嚮導公會的掛號信,偏偏那段時間九千勝剛好有事要忙,好幾天不會回家,他擔心是什麼緊急的事情,就先開來看看了,沒想到裡頭是哨兵請求搭檔的申請書……

在那之後,只要是嚮導公會的信,他都會藏起來,除非九千勝詢問,不然他是不會主動拿出的。

 

對於最光陰的反應,九千勝並不意外,他輕笑一聲,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拉回話題,給了少年答應的回答。

 

最光陰轉回頭與九千勝對視一會,而後,他抿了抿嘴,做出一個可以稱得上是微笑的表情。

 

九千勝微彎的眉眼染上些許笑意,他靠近了最光陰,側過頭,試探般的在少年的嘴角落下一吻。

少年眨眨眼,遲疑了一下後,快速親了一下九千勝。

 

雖然只是蜻蜓點水般的一個親吻,但還是在兩人的心上,留下了滾盪的溫度。

於是,接下來的發展,變得那麼順理成章。

 

擁吻的兩人一邊脫去彼此的衣服一邊往房間走去,在結合熱的影響,兩人都感到一股炙熱感,不過當赤裸的肌膚與床單接觸的那一刻,最光陰還是打了個冷顫。

 

已經入秋的天氣,打赤膊的時候還是會有點冷,不過這樣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的,他便被另一個人的體溫給溫暖起來。

從內而外,徹徹底底的,被暖意佔滿。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