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於異族的他,在因緣際會之下進入了門派,並走上了刀道之路。

也許是因為他在刀術方面有著過人的天分,讓他年紀輕輕就因為輝煌的勝跡而獲得了「刀神九千勝」的名號。

久而久之,師門以外的人們都以為他叫九千勝。至於綺羅生這個名字,也只有與他同輩的友人會這麼稱呼他。

 

與最光陰相識的契機,便是九千勝的名氣。

那時的最光陰似乎是第一次出外歷練,每個人選擇歷練的方式都不盡相同,而最光陰的修練方法就跟他這個人一樣直接,那就是到處尋找刀者並與之切磋。

 

當最光陰找上門並對綺羅生提出挑戰的時候,正好遇到他心情極差的時機。

那時的他剛結束一場比試,一場被人設計而不得不參加的比試。

然而他的個性與修養皆不允許他將怒氣發洩在一個無辜的人身上,但這並不妨礙他開個小玩笑捉弄人。

 

「每場比試都要認真以待,一旦答應,就必須抱著跟對手相殺的決心。而相殺之前,則必須要有相愛的基礎。」綺羅生輕嘆一口氣,「你與我初次見面,素昧平生談何交情,既無交情又哪裡來的基礎呢?」

 

最光陰沉思片刻,開口反問:「那吾要如何與你相愛?」

 

綺羅生愣了一下,他仔細觀察最光陰的神情,暗自猜測這是真心話亦或只是玩笑。

他看了一會,終於從那張面無表情的俊容察覺到對方是認真的。

 

「這嘛……」綺羅生揚起嘴角,「那就先從交朋友開始吧。」

雖然他是這麼說的,但他並沒有告知最光陰他的名字。

他們剛認識的那段日子,最光陰都是稱呼他為「九千勝」。

 

當綺羅生還在試探最光陰的時候,最光陰早就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來歷說給綺羅生知道了。

最光陰從未打算隱瞞自己的犬妖身分,甚至直接露出犬耳尾巴到處跑。但在普通百姓面前還是會將耳朵及尾巴藏起來。

綺羅生卻十分擔憂修真者對於精怪的不友善會傷害到這名犬妖友人,於是他找了件寬大的外袍以及毛絨的面具交給了最光陰,讓對方稍微遮掩一下。

 

「為什麼?」

 

對於最光陰的疑問,綺羅生只是說了幾個故事,婉轉地告訴對方修真者歧視精怪的現實。

 

「吾知道修道之人對非人的精怪不友善的事情,但吾與你不是朋友嗎?」少有情緒變化的最光陰難得皺起眉頭,「朋友之間,需要隱瞞欺騙嗎?」

 

坦誠以對,便是最光陰信任一個人的方式。

哪怕這樣的坦言,可能會為他引來災難。

 

綺羅生沉默許久才出聲回應,只是那句回答輕得宛如呢喃:「說的也是。」

 

當綺羅生告訴最光陰他真正的名字後,不出他意料,最光陰賞了他好一段時間的冷臉。

幸好之後他們還是和好了。

 

……等等!

 

綺羅生對於這段過往最後的印象,是他發動族內秘術,以自己的性命換回最光陰的一線生機。

照理說,他應該已經走過一次生死輪迴了。

既然如此,那最光陰不應該是這樣的年紀。

 

這時,綺羅生想起與年幼的最光陰相處的那幾天,他曾經在那孩子臉上看過的豔紅花紋,他的心漸漸沉了下去。

 

──在他失去意識後,最光陰到底做了什麼?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