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陰收拾完自己的房間後,順便連客廳也一起打掃了。平常他和室友都會順手整理,宿舍並不髒亂甚至可以說是乾淨。

此時的他只是想要找事情做,來分散注意力,不然專注於時間,只會覺得分針行走的速度太過緩慢。

 

去年的最光陰並沒有抽到學校宿舍,他正煩惱租屋的事情時,家人就打電話給他,說是有一個跟他同輩的遠親,正在找合租的室友。

最光陰根據家人給的資料連絡上那位遠親,約好時間就跑了一趟去看看宿舍,那是類似小公寓的宿舍,兩房一廳一衛,在客廳的角落還有簡易料理台,料理台旁邊就是通往小陽台的落地窗。

 

最光陰跟遠親聊了一下合租的條件,他覺得可以接受,於是當下就答應了。

那名遠親說他是和房東講好,直接租到他畢業,之前的室友是大他幾屆的學長,只合租了一年就畢業了,他只好再找人合租。

 

他們說好先租半年看看,如果兩個人相處得來再繼續合租。

 

與最光陰合租的室友因為這兩天沒課,所以就先回家了,對方本來打算隔天早上再回家,不過一聽說最光陰的朋友會來過夜之後,就改成今天回去了。

 

最光陰收到那人已經搭上火車的消息後,他算了一下時間,發現還有一小時多才要出門,他又賴了一會床,看了一下時間發覺只過去幾分鐘,他覺得等待的時光總是特別漫長,只好起床找事情做。

 

將宿舍打掃過一遍之後,時間也差不多到了。

 

最光陰將手機放進口袋裡,他跑到鏡子前,稍微整理一下儀容之後,就拿著錢包跟鑰匙出門了。

他到達公車站的時候,距離公車到站還有五分鐘,於是他拿出手機,發訊息給那人,問他到哪了。

等了一會,那人都沒有讀訊息,最光陰猜想那人大概在火車上睡著了。

 

那人跟他是在高中時期認識的,雖然他們選擇了不同的大學就讀,但畢業後一直有在聯絡,只是因為距離太過遙遠,再加上那人課業比較忙,所以直到現在都還沒見過面。

正確來說,是還沒在現實碰面,不過視訊電話倒是講了不少通。

 

這次他們說好來趟三天兩夜的自助旅行,最光陰本來是打算明天早上直接在火車站碰面就好,但那人說他那邊班次搭不上,乾脆提早來,在最光陰的宿舍借住一晚後,再一起出發。

 

既然那人沒回,最光陰也沒繼續發訊息,他搭上公車後,就隨便找個位子坐下,閉眼就睡。

等他醒來時,剛好下一站就是火車站,他按了下車鈴之後,才低頭查看手機的新訊息。

 

──我快到了。

 

──在一號門口等我。

 

最光陰發出訊息後才想起那個門口正對大馬路,平時人潮就不少,再加上附近有個商圈……

算了,如果找不到人再叫他找個顯眼的地方等好了。

 

最光陰一走到那邊,立刻就發現他要找的人。

那人靠著牆,一身白衣的穿著在人群中十分明顯。

 

當最光陰走到那人面前時,原本正在低頭看手機的人立刻抬起頭,對著最光陰揚起嘴角。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小最,好久不見。」

 

「你長高了?」

 

那人眨眨眼,反應過來最光陰的問話後,不禁輕笑,語氣夾雜一絲無奈:「這時候不是該先打聲招呼嗎?畢竟我們那麼久沒見了……」

 

「昨天才打過視訊。」

 

「但現實見面還是這一年多以來的第一次。」

 

「好吧。」最光陰很配合,「好久不見了,九千勝。」

 

「恩,好久不見。」

 

兩人並肩而行,稍微談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偶爾會夾雜幾句玩笑話。

恍惚間,似乎憶起了當年在高中校園裡的那段日子。

 

“下一次見面,我們都要離自己的夢想更近,才不會辜負現在的自己。”

 

最光陰停下腳步,他伸手抓住九千勝的手腕,像是低喃又像是詢問般地出聲:「現在,有沒有更近一步了?」

 

九千勝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最光陰在問什麼,他想都不想地回了:「不知道。」

 

「嗯?」

 

「等到未來的某一天,也許是實現夢想的那天、也許是對自己產生質疑的那天,到了那天再回想現在的自己,也許就會找到問題的答案了。」

 

九千勝轉了手腕,他握住最光陰的手,看了一下進入倒數的行人交通號誌,「但是首先,我們得先跑過這個路口,不然又要等很久了。」

說完,他就這樣抓著最光陰直接跑了起來。

 

「喂!」差點被自己絆倒的最光陰出聲抗議。

 

最光陰看著眼前那人隨著跑步動作而微微晃動的髮絲,突然想起一件過往。

遞交大學申請書那一天,九千勝在兩個志願中猶豫不決,一個是他自己有興趣的科系、一個是他家人希望他就讀的科系。

然後……

他看九千勝遲疑了很久,就直接開口說,遵循心中的聲音,找到自己真正嚮往的未來。

 

想至此,最光陰抿了抿嘴,眼角染上了笑意。

 

「你跑錯邊了,九千勝。我們要搭的公車在另一邊。」

 

「啊?抱歉。」

 

誰也說不準此時選擇的路是好是壞,但是總有一天,時間會把答案帶到面前。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