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AU

※縝硯,雖然沒有CP感(被打

 

 

硯寒清打完卡之後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他先把東西放回原來的位置,才將一旁散落的資料依照順序放進文件夾裡頭,確定沒有遺落的事項後,他拿起公事包,轉身將文件夾放在上司的桌上,才抬腳離開辦公室。

一走出門口就被朋友發現他今天提早下班,朋友朝他跑了過來,搭上他的肩膀並提出在他家聚餐的建議,他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朋友還想繼續勸說,就被助理抓包他打混,動手將人拖了回去。

 

硯寒清無視了朋友的求救直接轉身離開,他走了幾步就發現本來還在大呼小叫的朋友突然安靜了,該不會是助理終於受不了爆發了一回,捂住了朋友的嘴吧?

想至此,硯寒清回頭看了一眼。

 

然後,他就與那名青年對上了視線。

青年向他點頭表示打招呼,於是硯寒清也點頭回應,他看著那名青年走進辦公室的身影,總覺得那模樣有點熟悉。

 

直到青年的背影消失在門後,朋友才做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並低聲抱怨了幾句。

這時,硯寒清才想起了那名青年的身分。

青年是自家老闆排行第三的兒子,名字是北冥縝,之前都在國外讀書。

 

十幾年沒見,當年那個小孩都長得比他高了阿……

 

硯寒清不是第一次見到北冥縝,只是他記得對方,對方卻大概已經忘記他了。

 

這間公司是由老闆跟他的朋友一起合作創業的,老闆的朋友是大了硯寒清幾屆的學長。

創業初期,忙碌公事的老闆無法分心照顧自己的孩子,於是硯寒清就被學長推薦給老闆,成了北冥家的褓姆,幫忙照顧四個小孩。

即使分離多年,硯寒清依舊記得那段照顧四個孩子的時光,甚至可以說是印象十分深刻。

 

算了一下時間,北冥縝也快畢業了,老闆大概在著手安排他之後的路吧。

排行老大的孩子一畢業就進來公司實習了,老二則是按照自己的喜好開了一間店……既然公司有繼承人了,其他孩子就能照著自己的喜好過日子。

 

硯寒清沒想到,他隔天一上班就得知了一個噩耗,對別人來說也許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是對於只想安穩過日的他來說,卻是個天大的壞消息。

 

老闆決定讓三兒子去分公司做事,並讓硯寒清過去幫忙輔助他。

 

硯寒清看了一眼在旁邊笑說「我相信學弟能夠擔下這個重責大任」的某人,覺得老闆做出這個決定十之八九有那人在背後推波助瀾的關係。

他想以能力不足為由推託,卻被老闆轉移話題並送客。

 

「唉……」硯寒清輕嘆一聲,他轉頭望向一起被丟出來的北冥縝,正思考要如何開口,就發現對方眼眨都不眨地盯著他瞧。

 

在這一瞬間,硯寒清想起了那個總是不發一語跟在他後頭幫忙的孩子。

北冥家的四個孩子,老大老二總是跑給他追、老四則是經常躲起來讓他找,只有北冥縝跟在他身後,也不說話,就用那雙眼盯著他瞧,像這種時候,硯寒清都會開口問──

 

「怎樣了嗎?」

 

只見北冥縝微揚嘴角,向硯寒清伸出手,「以後還請你多多指教了,硯老師。」

 

聽到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稱呼時,硯寒清臉上的表情僵了一下,而後他裝作若無其事地回握了北冥鎮的手,隨口說了一些場面話。

他有一種嚮往的悠閒日子離他越來越遠的預感,但──

 

硯寒清瞄了一眼北冥縝的表情,在心中暗自嘆息著。

 

反正人生這麼長,也不差這些時間,就幫他一段時日吧。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