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最、網游、合作接龍

 

 

 

最光陰上線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點開好友列表,但是,不管是「江山快手」還是「九千勝」,頭像都是離線中的灰色模樣。

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不過既然師父說今天會上,那可能晚點就會看到人了。

 

正當最光陰打算先解日常任務時,他收到了好友的密語。

 

﹝絕代天驕﹞對你說:北狗,你現在有空嗎?

 

你對﹝絕代天驕﹞說:有空,何事?

 

﹝絕代天驕﹞對你說:我的朋友想練PVP的治療,需要陪練。

 

你對﹝絕代天驕﹞說:我從未打過PVP,也沒裝備。

 

﹝絕代天驕﹞對你說:他只是想看看單刀的技能,但我認識的單刀只有你在。

 

你對﹝絕代天驕﹞說:好吧。我是申你入組還是?

 

﹝絕代天驕﹞對你說:你直接申組,我們在主城等你。麻煩你了。

 

最光陰很快就找到了絕代天驕,他看了一眼站在對方身旁的角色,雖然跟師父同幫會,但他沒見過那名字,大概是新人吧。

「九千勝」是單體治療較佳的補職,而那個新人選擇的補職則是以團體治療出名的。

看那個裝備,估計剛滿等沒多久而已。

 

最光陰二話不說,直接向那人提出了切磋,那人愣了一下,才點了答應。

 

雖然「北狗」穿著副本裝,但與他切磋的補職裝備並不好,靠著這點差距,補職好幾次差點因為血量太低而敗北。

與補職切磋只有兩種結果,一是你把他打到奶不回來,讓他敗北;二是你耐心用完,直接認輸。

 

專心操作角色的最光陰聽到手機鈴聲後,才驚覺他們居然已經打了半小時,他看了一下來電者,發現是師父,便立即選擇了認輸。

最光陰在隊伍頻打了一句「有事暫離」之後,就拿起手機跑到窗邊。

看著手機螢幕上頭的「師父」兩個字,最光陰做了幾次深呼吸,稍稍舒緩內心的緊張感後,才接通了電話。

 

「師父?」

 

「抱歉,因為你一直沒回我密語,我有點擔心,所以就打電話給你。」

 

「我跟劍宿的朋友切磋,沒注意到頻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不要緊,既然沒事,那我就放心了。剩下的,就在遊戲裡聊吧。」

 

「恩。」

 

最光陰掛斷電話後,才反應過來師父的聲音有點耳熟,不過那時的他以為是湊巧,並沒有細想。

之後,也許是因為太久沒遇到了。

那晚的他們聊到凌晨一點多,以至於最光陰隔天早上爬不起來,直接睡掉了兩節課。

偏偏那堂課的老師,剛好與他的家人有點交情。

 

沒意外接到愛操心又囉哩八嗦的哥哥打過來關切的電話,最光陰揉了一會眉間,覺得頭隱隱作痛了起來。

 

「總之,這次的連假你得回家一趟。」

 

「恩。」

 

「如果你下次又翹課,我就直接過去找你,最光陰。」

 

「翹班來找我?」

 

「城主發話了,可以算出差。」

 

「……我知道了。」看來這次他家人是來真的。

 

最光陰本來和師父說好,連假會跟他一起打本,不過既然要回家,那麼上線時間可能就不一定了。他傳了簡訊跟師父講一聲,得到了下次再一起打本的回答。

下一次,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心情低落的最光陰一回到家就被哥哥拖著一起打掃,情緒瞬間變得更差了。

 

「這個你還要留著嗎?」掃到一半發現了多年前的相簿,他轉頭問向繃著臉擦桌子的最光陰,「不要的話,我就丟了。」

 

最光陰走過去接過相簿,他隨手翻了翻,想起小時候住院為了紀錄病情有拍過幾張相片,正要說不留的他,被一張照片吸引了注意。

 

照片中是兩個穿著病服的小孩對著鏡頭笑的畫面。

其中一個是他,另一個……

 

「學長?」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