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空

※現代AU+ABO(?

 

 

當網中人依照計劃走進暗巷裡頭,見到的就是戮世摩羅被一個女人壓制在牆上的畫面。

那個處於下風的臭小子還有心情笑著對他說:「嗨──」

 

網中人看了一眼戮世摩羅嘴角的血跡,心中的不悅又增加了幾分。

鮮紅的血液,能使他更加興奮,並將Alpha的能力發揮到極致。

但一想到那血來自於戮世摩羅的體內,就讓他不是那麼愉快了。

 

「喔?是救兵嗎?」那個女人輕笑一聲,將銳利的兵刃抵在戮世摩羅的頸側,「不想要他死的話,就照我的話做。」

 

「想殺他?隨便你。」網中人冷笑一聲,他從腰側拿出槍械,手速極快地扣下板機,對著兩人開了一槍。

 

女人很快就反應過來,她抓著戮世摩羅躲開了這一槍,這意料外的發展讓她變了臉色,神情驚訝地反問,「你想要他死嗎?」

 

戮世摩羅輕笑,「我與他,可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關係阿。」

 

女人瞇起雙眼,「就算你做了掩蓋,我還是能聞得出你身上的氣味夾雜著他的信息素──都被標記了,難不成還只是個砲友?」

 

戮世摩羅突然失去了玩笑的興致,他卸下柔弱可欺的偽裝,直接朝著女人的腹部狠揍一拳,力氣之大,讓女人飛了出去撞到牆上。

 

女人捂住腹部滑落在地,她不可置信地看向戮世摩羅,「怎麼可能?你不是受傷了嗎?」

 

「妳以為,這種程度的傷,能影響到我嗎?」戮世摩羅歪了歪頭,「再說──若不是這樣,妳能放心獨自一人前來殺我嗎?」

 

「你!那樣的傷足以讓一個Ome……」發現對方沉了臉色,女人放軟了音調,「再給我一次機會……看在我們以前曾經同盟過的情分上……」

 

「我給過妳機會了,他也給過妳機會。」然而換來的都是背叛。

當時剛來到這裡的戮世摩羅,用盡心思找了兩個人結盟,換取在這存活下去的機會。

勢力之間的鬥爭總是殘酷且血腥的,當他們變成弱勢的一方時,女人直接犧牲了盟友,並投降到敵對勢力的旗下。

 

「我不殺女人。」只是,他不殺她,不代表別人也不會殺她。

 

當盟友的下屬踏進暗巷的那刻,戮世摩羅轉身走了出去,網中人也跟著離開。

之後的事情,與他們無關。

交易條件已經完成,該是他們回去的時候了。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這個嘛──當然是繼續等待,等到併吞敵對勢力的下一個時機來到。」戮世摩羅停下腳步,「在此之前……」

 

「嗯?」

 

「妖神將,不是我要說你……」戮世摩羅偏過頭,與身後的網中人對上視線,「居然被她察覺到我的身分,你的標記有點不給力阿。」

 

「哼。」網中人大步向前,將戮世摩羅困在他的懷中,「小子,你忘記了是誰的問題嗎?」

需要他的信息素掩蓋身分,卻又不肯被永久標記,再加上這次因為意外讓他們分隔兩地的時間過久,所以才造成戮世摩羅的真實身分差點暴露。

 

「當然是,我的愛將你啊──我們都重逢這麼久了,你都不知道要補一下,難道這種事情還要我主動自己來嗎?」戮世摩羅抬手環抱網中人的肩膀,神情似笑非笑,將網中人的問題解讀成別的意思。

 

網中人與戮世摩羅無聲相望了一會,最終,網中人只是輕哼一聲,他沒有繼續說些什麼,而是低頭親吻戮世摩羅的雙唇,並伸舌舔舐那人唇角的血跡。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