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文名

※別賦(宮無后)X朱寒

 

 

朱寒一睜開眼,映入眸中的是鮮紅色的布料。

剛睡醒的他思緒還有點緩慢,他一邊疑惑自己的被單何時換了顏色一邊湊過去蹭了蹭。

 

熟悉的冷香、透過柔軟的衣料隱約能感受到的結實肌肉、以及從頭頂上傳來的那句──

 

「醒了?」

 

朱寒眨眨眼,終於清醒過來的他這時才發現他正和自家公子躺在同一張床上,他還把公子當成抱枕那樣,手腳並用的緊緊抱住。

 

「公、公子……啊!」嚇了一跳的朱寒趕緊往後退,結果卻差點摔下床,幸好被別賦一手撈回懷中。

 

即使看不到朱寒的臉,別賦也能猜想得到那人此時一定滿臉通紅又一副驚慌失措的表情吧。

他拍了拍朱寒的背,修長的手指將烏黑及艷紅兩種顏色的髮絲捲在一起,那樣的畫面極為順眼,他笑彎了眉目,然而嗓音卻將那抹笑意掩飾得很好。

「吾有這麼恐怖嗎?」

 

「不是、公子不恐怖……只是朱寒越矩了。」

 

「朱寒,你又忘了。」別賦帶點懲罰意味的捏了一下朱寒的耳垂,「親人之間,哪來的越矩之說。嗯?」

 

朱寒伸手摸向剛才被公子捏過的地方,內心十分不解。

前輩不是說人死了之後不會有感覺嗎?

他怎麼覺得有股熱氣從公子摸過的耳垂一路延燒到腦中?

 

「但是、朱寒只有年幼時和父親同寢──」

 

「吾並沒有和親人相處的記憶,所以,吾只能從書中去了解家人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朱寒,你是吾現在唯一的家人了。」

 

「公子也是朱寒唯一的親人。」

 

「朱寒,多謝你。」

 

等到朱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演變成他坐在梳妝鏡前,別賦站在他身後幫他梳髮的情況。

從前都是他幫自家公子梳髮換衣,如今服侍與被服侍的身分對調過來,不禁讓他有些坐立不安。

可是公子說親人是互相的,偶爾也該換他做看看──

說真的,公子的動作真的很溫柔,即使遇到頭髮打結,也會細心的解開。

 

朱寒盯著鏡子瞧,鏡中的別賦正專心地整理他的頭髮。

自家公子低頭歛眸的模樣真是好看極了。

這麼想的朱寒不知不覺中看得出神了,直到別賦的一句輕喚才拉回他的意識。

 

「朱寒。」

 

「公子?」

 

「……你還是自己重綁一次好了。」

 

朱寒看向鏡中的自己,也許是因為別賦不熟練這樣的事情,他頭上的馬尾只要仔細一瞧便會發現有點偏。

可是──

 

「公子手真巧,這樣很好看。」朱寒摸了一會自己的髮,笑得十分開心。

這可是公子幫他綁的!

 

朱寒站了起來,他轉身望向別賦,「現在換我幫公子了。」

 

別賦應了聲,坐了下來。

 

剛開始一如往常,朱寒一邊幫自家公子打理一邊說著今天的行程,直到朱寒眼角瞄到桌上那條屬於他的髮帶。

那一瞬間,朱寒的心中產生了一個想法。

 

在朱寒探出手拿那條髮帶的時候,別賦沒有出聲。

這是一種默許。

 

朱寒抿起嘴,想讓自己嘴角的笑容別那麼明顯。

雖然他只是用那條髮帶在公子的頸側處將頭髮綁起來,但他還是覺得很開心啊。

 

果然偶爾換個髮型,心情也會跟著煥然一新呢。

 

朱寒開開心心地走出房子,開始一天的忙碌。

 

而屋內,別賦照著鏡子,手指輕拂頸側,那裡彷彿還殘留著朱寒指尖的觸感。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