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文名

※別賦(宮無后)X朱寒

 

 

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朱寒曾經找過他的父親,卻尋不到人。還是好心的前輩見他整天到處問人,才跟他說心無掛念的人是不會停留在這,而是早早就步入輪迴了。

前輩還說,這裡名為仙山,是一處位於人間與黃泉交界處的地方。死去的人因為執念眷戀諸如此類的原因而無法安心投胎轉世,卻又因為與塵世的因緣已了,無法回到人間,只能在人世與地府之間徘徊,久而久之,就出現了像仙山這般讓魂魄暫時逗留的地方。

等到魂魄毫無掛念之時,就會見到彼岸花海,只要沿著花海當中的小徑一直走,就能到達黃泉,過了忘川便能進入輪迴。

 

朱寒因為掛念自家公子的緣故,過了一段時日才見到了彼岸花,那時的他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走上了那條小徑。

若不是聽到公子呼喚他的聲音,他大概就會這樣步入輪迴,與公子錯開了。

公子一個人,一定會很寂寞吧。

 

越想越難過的朱寒走到正在看書的別賦身後,他伸手環抱了公子的腰際,額頭靠著對方的肩膀,輕輕地蹭了蹭。

朱寒的鼻尖充斥著他家公子獨有的冷香,這讓他有了一點踏實的感覺,心中的悲傷漸漸消散。

 

「怎麼了嗎?」似乎察覺到朱寒的情緒不太對,別賦拍了拍朱寒在他腹部交纏的手掌,並放輕了嗓音詢問。

 

「朱寒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在作夢……」

 

魂體並不會有感覺,所以剛到仙山的朱寒並不介意露宿野外的生活,直到與自家公子重逢,他才對居所上了心。

在前輩的幫忙下,他們找到了這間小屋,並住了下來。

 

仙山沒有市集、沒有商家,想要什麼就得自己動手,或者跟別人交換。

畢竟他跟公子在塵世都沒了親人,並不會收到來自人間的東西。

 

雖然別賦說不用,但朱寒還是慢慢往這個居所添加了不少東西。

即使依舊比不上公子在煙都的房間,但至少,這裡已經漸漸有了一種家的感覺。

 

「哈。」別賦輕笑一聲,繼續看著書,並沒有移開覆在朱寒手掌上的手。

既然朱寒不想講,那他也不會追問。

 

朱寒又靠在別賦背上發了一會的呆,才想起一件事情。

 

「公子!前幾天朱寒聽人說,後頭那座深山裡有一處很特別的秘湯,可以祛除疲勞又有輕微的療效功能!朱寒昨日已經探過路了……」

 

「喔?這就是你晚歸又帶著擦傷回來的原因嗎?」

 

「公子……」

 

「既然有療效功能,你怎麼不先把擦傷醫好再回家?」

 

「朱寒想讓公子先泡嘛──」

 

「嗯……這樣的經驗倒是沒試過。」

 

「什麼經驗?」

 

「與你一同泡湯的經驗。」別賦闔上書,放回了架上,「朱寒,帶路吧。」

 

「好,公子你等一下,我先準備一些東西。」

 

朱寒打包了幾件衣物便帶著別賦到秘湯所在地。

當他見到公子動手脫下衣裳的模樣,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一同泡湯就等於要與公子赤裸以對……!!

 

「公、公子,朱寒先去外頭等你,你慢慢泡……」

 

「朱寒。」

 

別賦只是輕聲喊了句,就讓朱寒停下後退的腳步。

朱寒呆站在原地,望向只穿著褻衣的別賦向他走了過來。

 

「你習慣喚吾公子,吾便不勉強你改口。」別賦抬手解開朱寒的髮帶,「你說過,你將吾當作親人,親人一起共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你為何要閃避?」

 

「這……」

 

「還是,在你心中,吾只是煙都的丹宮而已。」

 

「朱寒並沒有這個意思。」朱寒張張嘴,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別賦看了朱寒一會,他摸了摸朱寒的髮,「你去外頭等吾吧。」

 

那一瞬間,朱寒紅了眼眶。

他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情緒是什麼,只是覺得很難受。

 

朱寒伸手抓住要轉身離去的別賦衣衫,「朱寒從未跟別人一同共浴,連父親都沒,所以才會遲疑。」

 

「吾也是。」別賦輕揚唇角。

 

朱寒笑了,「那我與公子都是第一次跟旁人泡湯呢。」

 

因為那時的天色將近傍晚,朱寒本來打算泡一會就離開的,結果卻不小心睡著了。

後來,是由別賦揹著他回去的。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