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在正劇結局之後,一如文章名

※別賦(宮無后)X朱寒

 

 

本來朱寒是遇不到他家公子的。

 

那時的朱寒,思緒十分混亂,讓前行的腳步變得緩慢,在不知不覺間,他停下了步伐,獨自看著一旁的彼岸花出了神。

那樣鮮豔的紅色花海,讓他想起了公子。

那名總是穿著一身朱衣,別名丹宮的公子。

那名、他從小服侍到大的公子。

 

他不在了之後,公子會不會記得點燃爐炭,公子那麼怕冷……要是炭爐熄滅了,公子的房間會變得更加寒冷吧──

唉,他真是糊塗了。

根據公子的身分,就算沒有了朱寒,也會有其他人去照顧公子的。

 

想至此,朱寒邁開了腳步,想要繼續行走的他,卻突然聽見不應該出現在此的嗓音。

 

「朱寒。」

 

驚訝的朱寒下意識就想轉身望向聲音源頭,卻遲疑了。

也許,那只是他太過想念公子而產生的錯覺。

每當公子離開煙都好一段時日,他總會這樣,因為聽到公子的呼喚而從夢中驚醒,然而總是在看清楚空無一人的房內時,瞬間變得失落。

 

「朱寒。」

 

可是這聲呼喚,好真實阿。

朱寒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轉過頭去。

反正,大不了又是一次的期待落空。

 

但是,當他看到那抹熟悉的赤色人影出現在眼前時,他又希望這一切是他的幻覺。

公子不應該這麼早來的,他想要公子好好的、好好的活著。

 

可能是因為朱寒異於平常的反應,見人呆站在那邊許久都沒有跑向自己,宮無后乾脆走到朱寒面前,他盯著朱寒訝異的表情,又喚了一聲,「朱寒。」

 

朱寒顫抖著雙手,像往常一樣,環抱住公子。他靠在公子的肩窩,確定了眼前之人是真的存在,而不是他的幻覺時,不禁低聲啜泣,「公子……為什麼?」

 

宮無后回抱了朱寒,他拍了拍朱寒的髮,輕聲問道:「朱寒,你說過,只要吾歡喜,你也會跟著歡喜。現在的吾,很歡喜。你不替吾歡喜嗎?」

 

「公子歡喜、朱寒就歡喜、很歡喜嗚……」

 

宮無后收緊了懷抱,他側過頭輕吻朱寒的髮絲。

 

在所有事情了結之後,他終於有了勇氣,將這股溫暖擁入懷中,珍惜與守護。

 

「朱寒。」

 

「公子?」

 

「以後,喚吾別賦。」

宮無后那段被剝奪被毀之殆盡的人生已經結束了。

這裡不是煙都,以後也不會有丹宮的存在。

現在的他,只是別賦。

 

 

之後的他們並沒有步入輪迴,而是在這裡待了下來。

雖然靈魂並不會感到飢餓寒冷,但朱寒還是照著在煙都的習慣,服侍著別賦的日常起居。

與此同時,朱寒一直改不了喚別賦公子的習慣。

對於這點,別賦並不強求。

只要朱寒開心就好。

 

 

「公子,你嚐嚐看,這是我新學會的糕點。」朱寒專心觀察著別賦吃下糕點的反應,見對方歛了眼眸不言不語的模樣,他不由得著急了起來,「不好吃嗎?公子你等一下,我馬上去做別的。」

 

別賦扣住朱寒的手腕,他揚起嘴角笑說:「很好吃,吾很喜歡。」

 

看著公子的笑顏,朱寒也跟著笑了。

自從來到這裡,公子的心情就一直很好,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多。

他也不再聽到那陣哭聲了,這樣的日子很好、真的很好。

只是──

 

「公子喜歡就好,那朱寒再去多做一點。」

 

「朱寒。」

 

正要轉身離開的朱寒因為這句話停了下來,「公子還有什麼吩咐嗎?」

 

別賦拿起一個糕餅並遞到朱寒面前,「一起吃吧。」

 

「這……公子,朱寒可以自己動手,不用麻煩公子餵我……」

 

「原來,你與吾這麼生分嗎?」

 

「朱寒不是這個意思……」朱寒見到別賦堅持的模樣,只能張嘴吃掉別賦手上的糕餅。

「恩,多謝公子。」

 

別賦看了一會朱寒的面容,才出聲提醒:「朱寒,沾到臉了。」

 

「嗯?哪裡?」朱寒用衣袖擦了擦臉頰。

 

「在這。」語落,別賦抬起手,拇指劃過朱寒的唇角。

 

「唔???」朱寒看著別賦伸舌舔去指上糕屑的畫面,霎時紅了臉龐。

 

只是對於自家公子近期越發親暱的舉動,他真的不知所措。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